求是日报

菲戈足球学院人去楼空 纯真和梦想为资本买单 杭州卖肾

2017-12-23 11:04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菲戈足球学院人去楼空 纯真和梦想为资本买单 杭州卖肾 孩子爱踢球,孩子的家长张萍(化名)为他报了校外培训班,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为此踏进派出所的大门。 22日下午,成都红牌楼派出所里,27名家长携带着资料,终于来到派出所对成都百轩胜利联盟公司(菲戈足

菲戈足球学院人去楼空 纯真和梦想为资本买单 杭州卖肾


孩子爱踢球,孩子的家长张萍(化名)为他报了校外培训班,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为此踏进派出所的大门。

22日下午,成都红牌楼派出所里,27名家长携带着资料,终于来到派出所对成都百轩胜利联盟公司(菲戈足球学院成都校区)正式报案。就在一天前,成都足协答应要对菲戈足球学院成都校区的“失学”儿童进行负责任。家长群里喜大普奔。

他们原本不需要再来派出所报案,但最终还是决定走上这条路。昨天报案的家庭27个,共计13万1千元,而据家长群内不完全统计涉及被欠课时的大约有58个家庭,共计21万左右的学费。这并不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平均到家庭对孩子的培养上,或许只能算得上九牛一毛。但他们觉得,如果不站出来,也许跟他们一样受到伤害的家庭还有更多。

也的确如此。千里之外的上海,当菲戈足校上海分部人去楼空之时,有些学员的培训合同上标注的截止日期是2020年12月。

这一次,因为“菲戈”,因为世界足球先生的名号,让社会的目光聚焦到其实原本就在我们身边屡见不鲜的现象——“这样的事情每年都会发生,现在我们手头还有十年前相关的投诉没有解决。可怎么办呢?没有人能够推动。”国内某省市足协负责人控诉着行业良莠不齐、缺乏监管、体育与教育口互相推诿的一派乱象,但控诉却又显得如此无力和无奈。

留在家长和孩子们心间的伤痕,同样也刻在了中国足球的身上。希望,成都家长们的举动提供一个契机。

 

曾经红红火火的菲戈足球学院,现在已人去楼空

一纸无处追诉的合约

位于北京核心商区CBD的高楼大厦里隐藏了一片少有的绿色,这片叫做CBD文化区的足球场如今在地图软件上观看,依旧被标注为“胜利联盟菲戈足球学院”,这里也是他们最早在北京的办公地点。

球场外有一个工作室,胜利联盟的牌子和狮子形状的logo都没有摘除,玻璃门腰线上还印有胜利联盟菲戈足球学院和菲戈的照片。门框斑驳,玻璃门上隐约有刚刚撕下纸的痕迹。知情者说,上周又有家长跑来讨要学费,门上被贴上了“欠债还钱,无良培训”的标语。

一番萧索的景象和三年前的那个春天,简直天上人间。彼时,世界足球先生菲戈满面春风侃侃而谈,台下人声鼎沸。尽管市面上打着球星旗号的培训机构不在少数,但菲戈的亲自到来足以令人激动。

“我希望能够通过我自己的能力,送来葡萄牙最好的教练到中国,这也是我希望能够为整个世界足球青少年培训做的事情。”菲戈当时这样告诉腾讯体育。他和胜利联盟的合作方式是对方使用他的肖像权,而他为培训机构推荐和提供优秀的教练。

菲戈为这所中国的培训机构请来了C罗的启蒙教练华金担任青训总监,又从葡萄牙请来40多名高水平教练来扶持这里的工作,最终却落得一地鸡毛。整个百轩胜利联盟有限公司因为不断的扩张,导致资金链断裂,没有钱支付这些葡萄牙教练薪水的时候,菲戈不得不自己给华金打来一笔钱,支付外教们被拖欠的工资。当看到成都校区已经人去楼空的消息之后,菲戈本人也终于发表声明,表示早结束了跟胜利联盟的合作。

成都足协与菲戈足球学院合作签约仪式,菲戈出席人气爆棚

走进工作室,迎面可以看到“胜利联盟菲戈足球学院”的小接待台,台子前面还放了两台电脑,旁边的架子上还有两格堆满了印有“胜利联盟”字样的球衣。“他们的人都好久没有出现了,东西就放在这儿,谁也联系不上,连之前欠下我们几个月的场租还没有支付。”CBD文化区足球场的管理人员告诉我们。他说,上周还有一批家长来讨要学费,但公司根本就没有什么负责人,家长还误把他们当成胜利联盟的工作人员,“搞的我们都说不清楚,我们现在也是受害者啊!”工作人员指指玄关属于胜利联盟那小块地方,说:“他们现在欠着我们钱,占着我们地方,我们都找不到地方去投诉。”

在上海长宁区,是上海富人(外籍人士)聚集、教育资源最好的地方,胜利联盟菲戈足球学院一度成为该地区发展最好的足球青训机构,鼎盛时期同时培训的孩子有500多人。由于销售机制混乱,经常签一年训练送20周时间,有些家长的合同甚至签到了2020年,如今无处讨还。

在广州同样出现了这样的情况,2016年9月胜利联盟广州公司宣布他们位于奥体中心的基地将关闭,当时据称部分家长的学费没有得到反退。但一名曾经在该机构担任助教的中方教练透露,公司后期还是妥善的解决了孩子的培训问题,委派给一家新的俱乐部去培训。当然,这些决定单纯是分公司的决定,因为总部当时已经不再作为。

近日辽宁方面也有家长在网上爆料,大连菲戈足球学院现在已经换牌子经营,上百名家长受害,能联系上的家长大多都是交付了1万元学年活动的,有的只上了一两个月,有的甚至一节课还没上。

而腾讯体育在此期间也联系了该公司的法人任轩东,手机已经处于停机状态,据说他人目前在英国。而总经理杨凌宇的手机尚未关机,但始终无法接通。

也曾像一道光芒照亮天空

张萍的儿子是成都菲戈足球学院如今“失学”的孩子之一。她并不打算让孩子走专业的道路,只是想让让孩子开心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于是迈上了报足球兴趣班的“漫漫长路”。

他们最初的想法可能代表了中国大部分的家庭,儿子喜欢踢足球,家长觉得对身体有好处。原本他们是希望加入学校里的足球兴趣小组,一周有四天训练都是在文化课之后,因为学业压力大,根本无法在下课后拿出那么多时间来踢球。于是,张萍和自己的爱人就商量给孩子报一个周末的课外兴趣班。

他们第一个选择是成都体育学院内一个毕业的研究生开的培训课,至今他们也不确定这个培训是什么性质的,有没有营业执照,是否有相关部门监管,但是价钱合适,至少在他们看来孩子练得也不错。一次课50块钱,一周一次,也可以选几次,孩子没有严格的年龄限制,除了一些特别大的孩子必须要分开,大部分都是混班。训练的内容跟很多培训机构的基础内容差不多,就是跑圈、热身和带球。对一个初级水平的孩子来说,这样的训练就已经符合家长的要求。但没多久,因为足球场地被学校收回要重建,这个足球班就取消了。

教练把张萍的孩子介绍到了自己相熟的另外一家培训机构,虽然条件情况跟之前的差别不大,但因为距离家太远,每次训练都面临迟到的问题,张萍不得不放弃。

一家人开始在网上重新筛选成都的足球培训机构,包括一些国内球星创办的他们也考虑过,但因为孩子只是想培养兴趣,没想走专业路,所以对于训练内容他们其实并没有什么太高的要求。最终选择了另外一家老教练创办的足球机构,一次课60元,她同样也没有了解这个培训是否是具备资质。刚进去教练就会询问你是想走职业还是兴趣培养,得知是兴趣培养,当即就把孩子分在了兴趣培养班。第一节课就是颠球,儿子根本无法完成那么多颠球,而同班的孩子其实也在做着重复的动作。再看看隔壁的专业班,的确都在进行激烈的对抗,教练在旁边谁表现不好就打头、大骂“你怎么踢得?”。张萍之前跟教练沟通过,知道他是一个对于中国足球非常有抱负的人,一心想培养足球人才,所以对于那些专业队的孩子严厉,她也能理解,但毕竟自己的儿子只是想培养兴趣,在这样的环境下很难找到真正的快乐。

在经历了三个中教为主的培训机构之后,他们终于瞄准了外教培训。第一个目标就是巴萨在成都成立的拉玛足球学院,从最初的接触,张萍回忆简直就是“傻眼了”。培训机构有正规的销售,训练前会提前跟家长介绍教练的情况,叫什么名字,并且让家长也提前提供孩子的姓名,以便上课的时候教练能够更好的指导。上课之前,外教会站在球场门口跟每一个孩子击掌说“give me five”,试训的孩子会穿红色的背心,以作区别。场外的助教会给家长仔细讲解今天的训练课主要练什么。令张萍意外的是,这边的训练课第一个任务并不是跑圈。“西班牙人认为足球世界接触球的运动,跑步是田径该做的,所以带球训练才是应该去练得。”助教的话让张萍豁然开朗。尽管一个课时150块钱,相当于之前中教的一倍,面对这样先进的训练理念和环境,恰好符合她兴趣培养的需求。

但只是因为拉玛学院距离家里太远,最终循着外教的思路找到了地理位置和培训理念都非常好的胜利联盟菲戈足球学院。尽管至今胜利联盟“跑路”后,自己续的课时费还石沉大海,但张萍到现在对于这个培训机构的训练水平依然还是非常认可的。

在这里训练有一件事情令她印象深刻,第一堂训练课结束后,孩子们都习惯性的跑去找家长喝水准备离开,以往中教的训练课就是教练自己默默去收拾训练器材。但是来自葡萄牙的教练突然把孩子叫回去,让他们来一起帮忙收拾,有的孩子开始分工谁去收什么,但是教练还不满意。“我不希望你们只是自己做自己的事情,你们要时刻记住你们是一个团队。”外教要求孩子们必须互相帮助把器材收起来。场边的张萍看到这一幕,感觉好暖心:“我觉得孩子在这里不仅能够学到英语,还能学到礼仪、足球理念和团队精神。”就这样,相当于每个课时130元左右的价钱,给孩子报名了一年的课时。

孩子们的纯真和梦想最终被资本辜负

事实上,整个菲戈足球学院里任职的20多位外籍教练都是来自于里斯本足球学院,水平有口皆碑。广州分院当时一名叫做NUNO的葡萄牙教练,带领孩子们赢下了广州民间青少年足球比赛的冠军,郑智的儿子代表广州华侨外国语学校也去参加过这个比赛。曾经的上海分部外教总监,目前担任鲁能足校的选材主管,他在里斯本竞技的U15梯队当过助理教练,是葡萄牙球星纳尼的恩师。

直到现在,回忆儿子在菲戈足球学院学习那段日子,张萍都觉得很开心,“在训练班练了一段时间,儿子参加学校的一次足球比赛,就被体育老师选中要招进校队。”

被资本辜负的梦想与纯真

由于拖欠工资,从2016年3月开始成都菲戈足球学院就间断性的出现了外教罢训的情况。虽然心有疑问,但出于此前的良好体验,张萍继续让孩子留在了培训班。那段时间的训练是有中方助理教练执行的。

停训的事情愈演愈烈,直到外教给一个英语比较好的家长发信息说他们已经离开成都:“因为我们是一个团体,我们的负责人正在跟总公司交涉欠薪的问题,很抱歉我们不得不离开。”家长才意识到了这个事情的严重性。

2015年5月,胜利联盟完成了B轮融资,9月完成了B+轮融资,之后开始全国扩张,一下在14座城市建立了27所学校。盲目的扩张导致入不敷出,而且菲戈足球学校并没有自己的培训场地,都是租用的,对于一些运营不好的分公司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总公司在管理方面存在绝对的权威性,不放权,而且管理层没有任何的足球领域特别是青少年培训的经验。”一名在上海分院从事过培训的教练这样说。

而打开菲戈足球学院所有分院的价目表,无论是哪个城市,一个季度的学费都在1500元到2500元之间,并没有针对城市消费水平进行划分。而一名外籍教练的收入一个月在3000欧到3500欧左右,同样是全国统一的工资,这就导致在一些生活水平相对较低的城市,比如南宁、包头一直亏损,也成为很快就关门的一批学院。

除此之外,财务混乱也是很严重的问题。一名在上海分公司工作过的员工透露,销售人员薪资结构都是北京说了算,销售的底薪非常低,主要靠提成,也就导致招收学员变成了“大派送”,中饱私囊的情况比比皆是。签一年的训练,然后送20周的课时,每单做下来都是亏损的。“有的销售直接就用私人的微信账户收钱,不入公司的账,因为外教也不容易察觉是不是多了一个孩子,这其实就是在犯罪。”这名工作人员透露。

导致整个公司迅速走向崩盘的,还在于2015年的那次收购。胜利联盟高调入主中甲球会内蒙古中优,全面负责俱乐部的管理和运营工作。收购俱乐部的巨额投入,以及对俱乐部的整体运营不利,年底出现了球员欠薪的情况,因此无法提交新赛季的注册,导致多名队员提出仲裁为自由球员。从快速扩张到收购职业俱乐部,一步步都导致胜利联盟最终的坍塌。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间或出现外教长期罢训的情况,最严重的时候,菲戈曾经自掏腰包解决过一段时间的薪资问题。而广州分院方面甚至还曾经找斯科拉里和恒大寻求过帮助,但最终还是没能改变亏损的局面。

即便已经到了这个局面,胜利联盟还在一遍遍地为家长们画着这张“饼”。2017年9月,张萍之前买的课时已经用光,成都分院的负责人提到新学年的优惠政策,而且反复跟大家强调,公司的外教已经在返回成都的路上,公司的财务问题已经解决,甚至表示原来的股东已经完成了转让,合同在西班牙签署的,未来将会被一家英国职业俱乐部托管。正是这一步步给家长带来的希望,让不少家庭再次续了学费,少则几千,多则上万。

然而刚刚续费一周,张萍就被通知外教又要停训了。从希望到失望再到绝望,张萍决定给孩子先办停课,这几个月孩子也在外参加一些比赛。等到12月准备去复课的时候,发现公司根本没人接电话,后来才听到一些家长说那里已经彻底人去楼空了。找到当时负责成都分院的负责人,还好仍能联系上,但是对方表示其实胜利联盟也已经拖欠自己的工资有几个月,因为知道法人都已经“跑路”,所以他也提出辞职,离开公司。至于之前收了家长的学费,那是公司行为,自己无法负责。

这一切都是胜利联盟的骗局。打开工商局公共信息的网站,该公司在2016年11月之后从未有过任何股权的转让,更别提所谓的“在2017年9月已经转让给一家英国俱乐部”的事情。而腾讯体育也发现,胜利联盟最初成立邀请菲戈出席剪彩仪式的时间是2014年3月,而工商局的网站上,他们的成立时间是2014年8月。

事实也证明了,胜利联盟从一开始所勾勒出的盈利模式也完全是乌托邦。上海分部的运营能力是整个联盟里的佼佼者,即便如此,最好光景下每个月的净利润不超过20万人民币,一年的利润在200万出头。要知道,签约菲戈一年的费用是400万欧元——整个胜利联盟一年的净利润,甚至无法抵消掉葡萄牙巨星的代言费。

“任轩东们画出一张饼,希望吸引其他的资本跟风,用资本运作的方式来圈钱。这样的想法也没错,但症结在于,管理团队既没有青少年足球培养的相关经验,也没有持之以恒的耐心。剩下的唯有急功近利的蠢蠢欲动。”一位业内人士的评价,未必全中,亦不远矣。

给孩子找培训机构 你有合同么?

在前往红牌楼报案的家长中有些人很犹豫,因为他们有的只有当时对方开具的收据,有的甚至合同收据都没有,只能凭借成都分院最后提供的孩子所欠学时的excel文档作为唯一的证据。要想维权,他们唯一能够寻求的最有利的帮助就是公安机关。一旦进入司法程序,也将会是一个漫长的流程,而且能够得到的补偿在原有基础上不会多出太多,更何况对方又是一个法人已经“跑路”到国外的公司。

成都足协本着负责任的原则,已经提出方案,全部接收这些孩子,根据他们家庭位置和所欠学时合理安排到足协注册的合格培训机构进行培训。“因为菲戈足球学院是在我们这里报备的审批的,符合我们的要求,所以允许他们开设培训。但是现在出了问题,我们能负的责任也只能是这样。”成都足协某相关人士这样表示。

据了解,关于商业培训机构的纠纷全国每天都会有上百起,但最终能够解决的却少之又少,究其原因最关键的还是行业内没有明确的规范。“有些负责人的还会找当地协会进行审批,只要教练和机构符合资质就能够拿到一个证书。但是一旦出了问题,就会牵扯到教育口,这又是体育和教育口需要相互合作的问题,关系好的还好,可以在相关领域内对其进行一定的制裁。如果没有配合的,最终只能不了了之。”一名多年从事体育培训工作的知情人士这样表示。

而在这个行业内还有一部分人,根本就不会通过相关协会报批,甚至连营业执照都没有,通过小范围的宣传招收学员、收取学费,一旦这样的机构“跑路”,唯一能寻找的组织也只剩下消费者协会,但是没有营业执照的机构根本无法管辖到。

“这个行业现在很混乱,没有明确的监管机制,很多人抓住了家长‘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心理和在教育方面相对薄弱的法律保护意识,在这个领域赚钱。一旦出现问题,家长永远是受害的一方。谁家的钱不是辛辛苦苦赚来的?但是花在孩子身上,没有人会心疼,打了水漂对于家长和孩子的心里都是一种严重的伤害。”一名长期从事足球管理业内人士这样说到,“在这部分的伤害,很有可能影响到家长对于整个足球的认识,这样不负责任从事足球培训的机构其实也是搅乱足球发展的一部分因素。”

除了商家利益的驱动,家长们面对理想的培训机构往往会忘记最基本的法律保护意识,想到索要一纸合同的又有多少?而想到过核实教育机构营业执照的又有多少?

“曾经真的很好过。”就在成都的家长准备去报案的前一天晚上,张萍突然发来了这样一句话,下面发了几张成都分院的教练米格尔和威廉的照片。阳光下,他们跟进球的孩子击掌,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他们激情地指挥比赛,孩子奋力奔跑;他们双臂张起,瞪着眼睛一脸惊诧,孩子明白是自己错失了好机会,掩面遗憾……每一张照片都是那么生动的反映了他们的快乐,也流露着家长由衷的赞赏。

然而,如今在他们每个人心里都留下了一道无法抹去的伤疤。

上一篇:难以置信在中国踢球竟然还能收国外的邀请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