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不懂政治的昏君吗, 你怎么看

2019-01-11 20:15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不懂政治的昏君吗, 你怎么看 明朝中后期,自嘉靖以来的皇帝有一个算一个都是人精,都是善弄权谋。不知道这和嘉靖的基因是否有关。就令我们认为最木讷的崇祯皇帝全部手段也是非常了得,他最大的问题不是在于不善于运用权谋,而是他的疑心病过重,还死要面子。
不懂政治的昏君吗, 你怎么看

明朝中后期,自嘉靖以来的皇帝有一个算一个都是人精,都是善弄权谋。不知道这和嘉靖的基因是否有关。就令我们认为最木讷的崇祯皇帝全部手段也是非常了得,他最大的问题不是在于不善于运用权谋,而是他的疑心病过重,还死要面子。他收拾魏忠贤和袁崇焕的手法其实都非常老练。天启是一个善于躲在幕后的皇帝。
 
善于躲在幕后,不能怪朱由校。因为朱由校从小不受重视,别说他了,就连他老爹也不受重视。甚至都没有好好念过书,那就更别提像清朝的皇帝那样受过职业的皇帝培训。他继位的时候才16岁,还是一个正在迷恋乳母的烦恼期。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什么,就被推上了皇位,因为自己刚当皇帝的老爹死了。

 

 
因为此刻正是东林党刚刚跃居明帝国第一大党,组阁成功。可谓众正盈朝,杨涟、左光斗、赵南星、高攀龙、孙承宗、袁可立一时间占据着朝廷里重要的职位。
现在我们聊起了杨涟、左光斗等等这些人,那都是正人君子,特别是《五人墓碑记》我们读书的时候都读过,是刚毅且铁骨铮铮的汉子。
 
但是,东林党虽然表面很正直。但是他背后毕竟代表着一部分利益集团。这部分利益集团恰恰就是在明清两朝享有特权的士绅阶层。在明清两朝读书人,特别是有功名在身的人,是享受免税免劳役特权的,读书人的地是不用交税的。这意味着什么?那就是很多老百姓不得不把自己的土地挂在这些读书人的名下,这样可以避免向朝廷交税。跟读书人分成,无论如何都要比给朝廷交税划得来的。除此以外,还有各种各样的税赋,比如做生意的走南闯北的厘金。开矿的矿税。

 

 
这样一来,实际上动了朝廷的面包。朝廷的税收大幅缩减。从泰昌元年到天启元年朝廷的税收从580余万掉到320余万,几近腰斩。朝廷越是没钱,那就是要越要加派赋税,越是加派赋税可收入的税费就越少。
 
所以士绅阶层这一块,对朝廷而言,就变成了一个毒瘤。你要跟他说,这样下去不行,你应该让利。所谓动人财路,人家就跟你拼命。东林党一句话就弹弹回去了,”祖宗成法”。读书人不缴税,这可是朱元璋定下来的,你朱由校不能说废就废吧。的确朱由校也不会傻到去和东林党硬刚。事实上执政之初,朱由校和东林党关系还是很融洽的,即便在斗争最激烈的时刻,也没有撕破脸。基本上都由东林党自己的理念去治国,毕竟自己是杨涟等人拥立的么,所以在政治上非常重用并依赖东林党。
 
但是蜜月期截止到天启3年年初。面对日益陷入僵局的财政状况。朱由校开始走上了与万历同样的道路,那就是派出自己的内监出去收税。内奸一旦掌握了这样的权力,便人人趋之若鹜了。

 

 
因为这个眼光不是他自己的,而是客氏的,刻是最初看中了魏朝,但魏朝相对还是本分一些;后来觉得魏忠贤更好,因为魏忠贤更奸诈,更无耻,更能帮自己实现利益。
 
在这关键时刻朱由校决定帮客氏一把,他竟然把自己的乳母赐婚给一个太监。但是这个赐婚却有着非凡的的政治意义。因为那一刻宣告,”朱由校、客氏、魏忠贤”三者的利益联盟正式成立。朱由校比崇祯朱由检聪明的地方在于,他知道笔杆子是掌握在文人手里的,他自己不直接去得罪文官集团,他更懂得如何撇清自己。
 
所以《明史》里,无论魏忠贤是如何的恶,对东林党是如何的罪欲滔天,但是这些事情朱由校”一概不知”。因为朱由校在”忙着干木匠活儿”,魏忠贤最喜欢在朱由校当木匠的时候去汇报工作。所以朱由校有理由讲,我根本一切都不知情啊,这些都是魏忠贤干的。
上一篇:陈雍:坚持首善标准 强化政治监督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