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政治风浪无法阻挡中美经贸合作

2019-01-08 15:00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政治风浪无法阻挡中美经贸合作 中美建交40年的历史,是中美经贸合作不断克服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障碍,实现惊人增长的历史。2018年是中美建交后经贸关系最困难的一年,特朗普政府挑起对华40年来最大的贸易摩擦和技术限制,然而全年中美双边贸易额将突破6000
政治风浪无法阻挡中美经贸合作


中美建交40年的历史,是中美经贸合作不断克服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障碍,实现惊人增长的历史。2018年是中美建交后经贸关系最困难的一年,特朗普政府挑起对华40年来最大的贸易摩擦和技术限制,然而全年中美双边贸易额将突破6000亿美元,创历史新高。
上世纪90年代,我曾先后在《国际商报》担任国际部主任、副总编,在中国驻旧金山总领馆担任经济商务参赞,参与了中美经贸的实际工作,亲身体会到中美在全球化浪潮中合作互利的这一大势。

fengch9119_0

波音看好中国市场前景
1993年1月,克林顿刚就任总统时,中美关系有很多不确定性。克林顿在竞选时对华相当强硬,相当多国会议员也表示反对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因为那时中国还没有恢复关贸总协定成员地位,能否享受美国最惠国待遇,要国会每年投票决定,因此形势相当困难。
乐观面是,克林顿当选三个月前,中美政府就市场准入问题达成协议,避免了一场贸易战,为我国与美国新政府打交道创造了某种良好条件。
为了促进从美国进口,争取与克林顿政府经贸合作有良好起点,1993年4月,由时任国家计委副主任甘子玉为团长的中国政府采购团赴美,我作为随团记者参与全过程。在首站西雅图,代表团受到波音公司和华盛顿州政府热烈欢迎。中国代表团签约购买价值10亿美元飞机,现在看来微不足道,但在1992年中美双边贸易额只有175亿美元的情况下,这算得上是一宗大单。签约当天,西雅图上空不时有飞机飞过,悬挂着五星红旗,庆祝中美飞机协议。庆祝晚宴上,我采访了当时的波音董事长。他说,20世纪初波音的第一任总工程师就是中国人王助,中国人为波音发展作出了贡献。波音特别看好中国非常广阔的市场前景。主持晚宴的华盛顿州中国交流理事会理事长柯白尤其兴奋,玩笑不断。旁边一位美国朋友说,当时理事会工作非常艰难。柯白成天打电话做工作,有时一手接电话,一手打电话。我问柯白,他坦然一笑说:那是暂时的。后来,柯白成了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总裁。
代表团随后访问了美国三大汽车公司分别位于底特律、纽约上州和堪萨斯城的总装厂。在福特公司堪萨斯城举行的晚宴上,福特副总裁马克斯二世作了热情洋溢的演讲。他说,福特准备在中国建设全亚洲的设计研发中心,中国的人口、经济增长的前景充分说明,它将是福特未来最有希望的市场。代表团购买的汽车数量并不大,美国三大汽车公司的热情的确出乎大家意料。
西北各州热衷直航中国
1996年底,我调任中国驻旧金山总领馆经济商务参赞。1997年2月至3月,我连续走访领区俄勒冈州、华盛顿州和阿拉斯加州。在俄州首府波特兰接待了南航代表团。招待会上,波特兰港务局局长希望我帮助做工作,开辟中国和波特兰直飞航线,并大谈波港何等重要。我不解,当时中美直航的城市,在美国也没有几个,哪能轮得上波特兰?问南航代表团,他们也说,了解了解吧。招待会上,波特兰女市长凯茨拍着锦州石化在当地成立的凌波公司总裁林先生的肩膀对我说,何参赞,我们非常感谢林先生给我们解决了11个就业机会。美国人很现实,只要一点实事好事,都是大事。这使我们很受启发。
同样的情况我在华盛顿州也遇到了,当时该州的西雅图-塔科马港务局邀请我们去参观,提出希望开辟西雅图直飞中国的航班,并告知已和海航接触。我觉得西雅图倒有点希望,但时机仍早,还需要双边经贸规模再大些。多年后,这一设想终于实现,海航的北京、上海直飞西雅图航线为中美交往增添了一条重要通道。
1997年3月,我接待中国经贸代表团访问阿拉斯加。州经济部的芭芭拉安排我们到安克雷奇机场参观,大力介绍安克雷奇是如何重要的货运转运机场,尤其是联系亚洲和北美。她提出,希望中国政府考虑开辟北京直飞安克雷奇的航线,开始可以货运。我不解,安克雷奇与中国贸易规模比波特兰还小,州政府怎么这么积极。但看出一个共同点,美国西海岸除了加州(旧金山、洛杉矶)已经和中国有直航外,其他三个州从南到北俄勒冈、华盛顿、阿拉斯加毫无例外地积极希望开辟直航。这说明两点:第一,他们都希望发展对华经贸和人员往来;第二,他们着眼长远,即便现在尚不具备条件。
政治“毒气”不敌经贸热情
1997年克林顿开始第二个任期后,美国部分政客和媒体恶意渲染中国对美“政治献金”。但上文中的西北各州完全闻不到这个“毒气”,倒是纷纷寻求合作。
1998年,臭名昭著的考克斯报告无中生有地攻击中国“盗窃美国核机密”。但这一年,笔者多次与同事或国内团组访问硅谷,在英特尔、惠普、思科、甲骨文及美国国际半导体协会等处,无一不受到热情接待。一次在英特尔访问时,董事长格罗夫赞扬英特尔在上海的封装厂,并带我们去看他的办公室。
1999年4月,中远在西雅图庆祝“柳林海”号货轮首航西雅图20周年,中国驻美大使李肇星、驻旧金山总领事王永秋,驻美使馆和驻旧金山总领馆商务参赞出席了活动。美方到场的政商界人士更多,气氛极为热烈。茶歇时,我与驻美使馆商务处一位同事通电话,她告诉我华盛顿政治气氛很冷淡。我把这话告诉主持大会的华盛顿州中国交流理事会理事长柏瑞琪。柏大笑,并在大会上对李大使说:“亲爱的李大使,如果您在那个华盛顿(指首都)不舒服,请到真正的华盛顿(华盛顿州)来。”
活动结束后,中方外交团队移师旧金山。李大使代表石广生部长出席世界贸易中心协会年会。他在年会上发言说,由于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1998年加州对世界出口下降了6%,但对中国出口增长了13%。换言之,中国是加州出口唯一实现增长的地方。话刚落音,全场掌声雷动。
1999年6月,在硅谷中心圣何塞一场招待会上,对中国历来不大友好的联邦众议员坎贝尔出席并讲话。会方介绍我与坎贝尔认识。我对他说,由于亚洲金融危机影响,1999年上半
上一篇:王树少将已不再担任国防大学副政委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