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1960年索马里的政治变动看这里

2018-10-10 14:46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1960年索马里的政治变动看这里 法国政府对于领地的法律地位问题之所以又回到无所作为的老路,这是根据一种并非没有理由的假设而来的:法属索马里的阿法尔人和索马里人之间传统的对抗是如此之顽强,以致会勾销,至少也能冲淡双方互相矛盾的政治愿望。巴黎还认
1960年索马里的政治变动看这里


法国政府对于领地的法律地位问题之所以又回到无所作为的老路,这是根据一种并非没有理由的假设而来的:法属索马里的阿法尔人和索马里人之间传统的对抗是如此之顽强,以致会勾销,至少也能冲淡双方互相矛盾的政治愿望。巴黎还认为,虽然不十分确定,由于领地当时的经济形势极好,它可能不会发生严重的政治骚乱,可是吉布提的繁荣却又在吸引越来越多的索马里人移居进来。当地的法国官员们同吉布提居民很少直接的接触,因为在领地法律地位问题的谈判失败后十四个月中一直没有什么明显的政治活动,他们就产生了一种虚假的安全感,以为已经是天下太平无事了。

而实际上,在暗底下索马里民族主义情绪正在聚集力量,他们建立了人民运动党这一组织形式,这是当地的索马里人和阿拉伯青年们在摩加迪沙的支持下于1960年建立的。人民运动党费了几年的时间才建立起组织的力量,在这一期间,一些旧的党派逐渐瓦解消失。这样就使人民运动党成了具有最强大的组织和对领地青年有广泛吸引力的唯一政党。在它没有找到一位索马里人领袖来继承马哈茂德哈比的衣钵之前,它一直没有出来公开活动,在1962年11月18曰的立法议会选举中这位领袖就成了这个党的候选人。

他名叫穆萨艾哈迈德伊德里斯,是一个二十九岁的银行职员,出乎一般人的意料,他竟当选为代表法属索马里的国民议会议员。虽然他只得到四千七百十票,而且在二万三千八百六十二名登记的选举人中实际投票的还不到半数,但他得到的选票比票数最接近的那位竞选人、前任议员哈桑古莱德的选票仍多出三倍。尽管哈桑古莱德曾一再努力为领地争取内部自治权,可是他现在已被看成只不过是一位温和的伊萨族领袖,而不是一个热烈的索马里民族主义者。

在那次选举中另一个也许是间接遭殃的知名人物是参议员卡米勒,他近来的不得人心,从他的阿法尔同族人都不支持他所推举的那个候选人一事也可得到证明。不仅大量的阿法尔人没有去投票,连欧洲人去投票的也寥寥无几。候选人众多(一共有八位),这也是使伊德里斯获得胜利的一个因素。另外,他的竞选口号(在修辞方面颇有讲究)虽然意义含糊,但很配合潮流,很能迎合广大投票人的心理。他问选民:非洲在前进,而你竟甘愿落后,埋没无闻吗不过他在讲话的末后仍用法语喊了:“第五共和国万岁!”

他的当选不仅标志着领地的青年登上了吉布提的政治舞台,而且也反映了广大群众对那些久握大权的人的不满,在年轻的民族主义者眼中,这些人,其中也包括阿里阿里夫,已经卖身给法国人了。这次选举后不到一个月,阿里向领地议会呼吁,要像他一样的对共和国总统有坚定的信任,这就使他更加失去了众望。值得注意的是,在1962年12月下旬吉布提的码头罢工中,阿里夫受到了码头工人的嘘声和侮辱。1962年11月的选举所造成的出人意料的变化,加以工人运动的越来越具有政治色彩(如码头工人的罢工和1963年“五一”劳动节的示威游行所表明的),这就又导致了领地选举制度方面的另一次出于政治上考虑的变革。参议员卡米勒在法国政府的支持、也许是它的怂恿之下,向议会提出了一项议案,打算让阿法尔人第一次在领地议会中占多数席位。他建议恢复1958年11月选举前所实行的制度,按照那个制度,某个党的候选人如果赢得一个选举区中的多数选票,这个党就获得了分配给那个选举区的所有的席位。

上一篇:凤梨能撬动台湾政治吗?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