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世界史:雅典暴民政治的最大污点

2018-10-09 14:52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世界史:雅典暴民政治的最大污点 这一切要从雅典所辖地阿提卡半岛说起,阿提卡半岛重要的地点有:雅典市。当时比雷埃夫斯利有一政敌,乃贵族党阿里斯提德,即将遭到放逐,传说他本人被一个不认识他的文盲请求将阿里斯提德之名写在一陶片上,阿里斯提德好奇地问
世界史:雅典暴民政治的最大污点

这一切要从雅典所辖地阿提卡半岛说起,阿提卡半岛重要的地点有:雅典市。当时比雷埃夫斯利有一政敌,乃贵族党阿里斯提德,即将遭到放逐,传说他本人被一个不认识他的文盲请求将阿里斯提德之名写在一陶片上,阿里斯提德好奇地问:“他做错了事吗?”文盲回答说:“我从未见过该人,不过他的外号叫作正义者,我听着讨厌罢了。”阿里斯提德应他所求,将自己的名字写了上去。

 

波希战争促进了雅典的民主进程,尤其是第二次波希战争,雅典靠海军获胜,参加海军者多为平民,与能自备甲胄和坐骑的有产者分属不同党派。鼓吹雅典建立强大海军的地米斯托克利即成民党领袖他于战胜后被斯巴达人与雅典的贵族党联手驱逐。他的民党继承人厄非阿尔特将战神山议会的权力全部架空了,令其沦为审讯凶杀案的法庭。

厄菲阿尔特遇刺后,民党的领袖伯里克利于公元前451年通过向审判员发薪案,便利贫民履行公民义务,他甚至津贴国家节庆节目的入场券,让贫民共享,并将充任“执政官”之资格开放给雅典少产与无产的第三、第四等级。“执政官”的选拔在此以前已凭抽签,但入选的资格很严,候选者必须证明:双亲皆雅典公民,生理无缺陷,生平无丑闻,尊崇祖宗,从未逃避兵役与赋税,他的一生在国民眼中变成透明的。

历史上少有出现雅典这般的直接民权,每位公民非但无须他人代表而直接参加治理国家,并且治国变成履行义务,不会出现现代民主政治底下“政府于我何有哉”的现象。在全体公民参加公民大会,500人委员会与审判员大家有份承担,而500人委员会中每月轮值的50名执行委员又每日抽出一名主席,全体公民都有出任国家元首一天的机会。

雅典民主的基础唯其是直接的,必然是狭窄的雅典民主底下,妇女基本上无参政权,外国人和奴隶更不用说,后者在雅典全盛期常超出半数。人人都轮流任一天国家元首的制度哪容得下移民?伯里克利于公元前451年通过公民必须父母都是公民之法,结果作法自毙,伯里克利的女伴阿斯帕西娅乃古希腊女性青史留名之凤毛麟角,与他智力上相匹配,但她是米利都人,雅典黄金时代民主领袖的子女遂无法得到公民权。

雅典民主有沦为暴民政治的倾向,尤其在伯里克利的黄金时代过去以后,雅典暴民政治的最大污点是判处苏格拉底死刑。然而,在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西方的学术思想中,暴民心理学式微,代之而兴的是理性的群众以及“三个臭皮匠赛过一个诸葛亮”的思想,因此又出现修正主义的风尚。苏格拉底的死确实是雅典文明的损失,也是全世界文明的损失

上一篇:不要“东厂西厂”的政治斗争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