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徐实:市场准入就是政治

2018-02-05 10:23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徐实:市场准入就是政治 就在美国第二大运营商ATT取消销售华为手机后,2018年1月底,第一大运营商Verizon也宣告放弃销售华为手机。如果美国政府和军方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采购中国通信设备还算冠冕堂皇的话,以数据安全封杀民用电子消费品,这吃相就有点难看。
徐实:市场准入就是政治


就在美国第二大运营商AT&T取消销售华为手机后,2018年1月底,第一大运营商Verizon也宣告放弃销售华为手机。如果美国政府和军方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采购中国通信设备还算冠冕堂皇的话,以“数据安全”封杀民用电子消费品,这“吃相”就有点难看。
以往常有经济学家将市场经济等同于西方国家允许各种市场主体充分参与自由竞争、市场的门户完全开放。但随着中国参与国际贸易的日益深入,我们逐渐认识到,由于西方国家政府普遍设置市场准入机制,实质上构成非关税贸易壁垒。一方面,市场准入机制本身是政治的产物,另一方面,这些市场准入机制巧妙地利用了技术或道义的幌子,形成了一套强势话语体系。
欧盟为航空市场设定的准入机制就很有特色。2002年,欧盟在所有成员国境内实行新的航空标准,其中重要一条是对起降飞机的噪音作出了严格限制。这套看似“环保”的标准事实上是按照欧洲生产的空中客车大飞机的性能量身定制的。而俄罗斯航空公司当时使用的俄制飞机由于发动机噪音较大,无法达标而不能在欧盟境内的机场起降。历史上,苏联民用大飞机的研发水平一度接近西方国家。这套标准实施后,俄制民用大飞机的销售行情极为惨淡,不但退出欧洲市场,连在俄罗斯航空公司的位置也让给了空中客车,民用大飞机产业受到重创。
因为准入机制的存在,西方国家鼓吹的“贸易自由化”事实上是“单向活门”,例如,美国对于境内的企业并购有一套“国家安全审查”制度。当美国政府认为外国企业在美国的并购活动会危害国家安全时,总统可根据“国家安全审查”的相关法规暂停、阻止、终止、禁止该项交易,甚至事后撤销有关交易——哪怕已经完成的并购也可以“翻烧饼”宣布作废。
过去,西方国家乐于强调“市场开放”的一面,是为了利用自己在经济实力上的优势,给跨国资本攻城略地提供便利,去抢占发展中国家市场。然而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西方经历一段经济衰退及缓慢恢复阶段,而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这种背景下,以往态度游移的西方国家在面对中国经济的问题上正趋于一致,形成将中国看作竞争对手甚至敌手,在经济上“倒向”中国就是背叛的氛围,一出出以各种理由限制否决相关交易的叶公好龙闹剧不断上演。
在西方国家贸易保护主义越发盛行的情况下,所谓“欧标”“美标”正是保护主义的最大标志。国际统一的标准化至今没有达成,在目前的整体氛围下,中国要以自贸区形式与欧美谈整体降低市场准入相对困难。中国积极倡导自由贸易,就应高举市场对等的大旗。市场对等,市场准入也应该对等。从国际社会共同利益着想,我们一方面要继续在舆论上争取主动,另一方面仍可以在某些共同利益比较多的领域与欧美进行协商,做出临时安排,共同降低标准,互相进入。
上一篇:月薪过万的金牌月嫂,社会促进了他们的高薪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