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1920年代的艺术与1930年代的政治 青歌赛评委

2018-01-11 15:25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1920年代的艺术与1930年代的政治 青歌赛评委 朱利安贝尔 作为二十世纪初英国布鲁姆斯伯里文化团体的二代成员,同时又是积极投身于三十年代各种革命和战争的知识分子,朱利安贝尔(Julian Bell)的人生轨迹和价值抉择, 清晰地呈现了上世纪初历史潮流的风云激


1920年代的艺术与1930年代的政治 青歌赛评委


     朱利安·贝尔
     作为二十世纪初英国布鲁姆斯伯里文化团体的二代成员,同时又是积极投身于三十年代各种革命和战争的知识分子,朱利安·贝尔(Julian Bell)的人生轨迹和价值抉择, 清晰地呈现了上世纪初历史潮流的风云激荡和文化思想的发展变迁。彼得·史坦斯基(Peter Stansky)和威廉·亚伯拉罕斯(William Abrahams)共同撰写的富有浓厚学术色彩的传记《朱利安·贝尔:从布鲁姆斯伯里到西班牙内战》(Julian Bell: From Bloomsbury to the Spanish Civil War, 斯坦福大学出版社),正是紧扣这一主题,从朱利安的个体命运着手,有力地描绘出一幅丰盈厚重又发人深思的时代画卷。 
     《朱利安·贝尔:从布鲁姆斯伯里到西班牙内战》
      从布鲁姆斯伯里独特文化氛围熏陶下的童年生活,到剑桥大学时代的文学创作和政治热情,再到远赴中国教书游历,直至1937年参加西班牙内战不幸伤亡,朱利安短暂的一生,被裹挟在种种相互矛盾的倾向之中:一边是布鲁姆斯伯里对艺术审美和人文哲思的执着,另一边则是参与现实社会改造和政治变革的努力;一边是布鲁姆斯伯里对个体修养的推崇,另一边则是三十年代弥漫开来的集体主义激情。出生于1908年的朱利安,在其性格形成时期,正逢一战后英国和欧洲的现代主义文化运动快速蓬勃发展,尤其是布鲁姆斯伯里团体的文学艺术观逐渐明朗和深化,而且团体中的核心成员,包括重要现代主义作家弗吉尼亚·伍尔夫、E. M. 福斯特、利顿·斯特拉奇;艺术家瓦妮莎·贝尔(朱利安的母亲、弗吉尼亚·伍尔夫的姐姐)、罗杰·弗莱;艺术批评家克莱夫·贝尔(朱利安的父亲)等,在伦敦文化艺术圈的影响也渐趋顶峰。这些核心成员曾深受二十世纪初剑桥著名道德哲学家G. E. 摩尔的影响,将爱、艺术创造、对审美体验的享受以及对知识真理的追求,作为生活的重要目标。这一团体所信奉的文化价值理念,英国文化研究的奠基人雷蒙·威廉斯(Raymond Williams) 曾有过重要论述。在其专著《唯物主义和文化中的问题》(Problems in Materialism and Culture)中,威廉斯称赞布鲁姆斯伯里团体的“社会良心”,无论面对战争、野蛮专制、武力强权、还是各种歧视偏见的阴霾,布鲁姆斯伯里成员始终坚定不移地提倡个体自由和明达。他指出,布鲁姆斯伯里团体对智识审美的信仰,和英国古典自由主义传统有承接关系,他们认为“文明的个体”具有至高无上的价值,而社会进步只能通过培养越来越多“文明的个体”来实现。
     雷蒙·威廉斯
     传记对布鲁姆斯伯里团体文化理念的描述,与威廉斯的解读颇为一致。诚然,传记并未深入探究这一理念的复杂性,尤其是“文明”的丰富内涵,以及个体与社会群体之间的辩证关系。美国学者克里斯婷·弗鲁拉(Christine Froula)在其广被引用的著作《弗吉尼亚·伍尔夫和布鲁姆斯伯里先锋派:战争、文明与现代性》(Virginia Woolf and the Bloomsbury Avant-garde: War, Civilization, Modernity)中,就曾深入剖析了布鲁姆斯伯里团体知识分子对康德启蒙理念的继承,以及他们在一战前后如何努力通过艺术创作和公共论辩,反抗极权专政,参与推动欧洲文明的进程与世界和平的发展,而不只是追求个体的修养和完善。但是,传记从朱利安对老一代布鲁姆斯伯里团体价值观的继承和反抗中敏锐地捕捉到,朱利安以及他同时代的众多英国文人,在沉思与行动、超然与责任之间,经历了更为痛苦的挣扎和更加艰难的抉择。
     《弗吉尼亚·伍尔夫和布鲁姆斯伯里先锋派:战争、文明与现代性》
1927年,朱利安进入剑桥大学国王学院读书,和布鲁姆斯伯里团体中他的很多父辈文人一样,既热爱文学创作,又坚持理性思辨,还被选入以其成员才思敏捷、出类拔萃著称的“剑桥使徒”社团。但相比小说及其它艺术形式,朱利安更倾心于诗歌,他也可谓是布鲁姆斯伯里团体核心中为数不多的一位诗人。1930年秋,他在剑桥的本科学业结束后不久,第一部诗集《冬日乐章》(Winter Movement)由伦敦著名的查托-温达斯出版社出版,他也开始在英国诗坛展露头角。1932年,W. H. 奥登、斯蒂芬·斯彭德、C. D. 刘易斯、约翰·莱曼以及朱利安等年轻诗人的诗歌合集《新署名》(New Signatures),由伍尔夫夫妇创办的霍加斯出版社出版,在英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后来很多学者,包括塞缪尔·海因斯(Samuel Hynes)在其重要专著《奥登一代:1930年代的文学和文化》(The Auden Generation: Literature and Politics in England in the 1930s)中,都认为诗集是三十年代“奥登一代诗人”的标志性宣言。朱利安的好友约翰·莱曼在为诗集撰写的简介中,突出强调了诗歌在社会变革中的重要地位。他指出,三十年代的新一代诗人不只努力反抗世界上诸多他们认为需要改变的事物,他们作品中的激情与活力,也是对英国现代诗歌中的悲观主义和智识冷漠的挑战。
上一篇:政治过硬 本领高强 空调不制冷   下一篇:女子被逼停砸车,淡定坐在车内拍视频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