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税改是美国政治万金油 但非经济万灵药 sohu新闻

2017-11-04 10:49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税改是美国政治万金油 但非经济万灵药 sohu新闻 如果没有税改,也就没有共和党了。美国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日前如此评价此次税改的重要性。然而,也正是此语道破税改天机:在目前的语境下,税改在美国的政治意义要远远大于经济意义。 11月2日,众议院共

税改是美国政治万金油 但非经济万灵药 sohu新闻

“如果没有税改,也就没有共和党了。”美国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日前如此评价此次税改的重要性。然而,也正是此语道破税改天机:在目前的语境下,税改在美国的政治意义要远远大于经济意义。

 11月2日,众议院共和党终于公布万众瞩目的税改议案。美国总统特朗普也表示,希望众议院能在感恩节前通过议案,并在圣诞节前提交总统签署。

 在去年大选中,共和党同时拿下总统大选并控制国会两院,但大权独揽的共和党在执政成绩方面却乏善可陈,尤其是废除奥巴马医改失败后,党内更是内讧升级。《纽约时报》嘲讽说:“这就像靠要个孩子来挽救一段失败的婚姻。”税改是将支离破碎的共和党团结起来的最后粘合剂。

 对总统特朗普来说,上任已9月有余,除了签署数个效力有限的行政令外,几乎没有可能奠定其政治遗产的改革措施,而其前任奥巴马总统在当选头一年便成功通过医改法案。

 在医改失败后,要打破外界对其“一事无成”的指责,税改便成为特朗普的最后“救命稻草”。因为除了税改之外,白宫和国会之间很难再找到目标一致、方向明确的改革倡议。

 此外,能否通过税改一改分裂、低效的党派形象,也是共和党拿下明年中期选举的关键。特朗普10月22日曾警告国会共和党议员,税改失败就等同于明年中期选举失败。

 党派要团结、总统要政绩、中期选举要拿下,都有赖于税改。可见,税改意义早已超越税收问题,成为令眼下滞涩不畅的美国政治机体重新运转起来的“万金油”。

 自去年特朗普赢下大选、共和党同时掌控国会两院,分析人士曾一度乐观认为美国迎来三十年来最好的税改机遇。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也早在去年6月就拿出了结构性税改方案。

 自1986年里根税改之后,美国30余年再未有过结构性税改。税改之所以被寄予厚望,是因为美国税收体制存在一系列结构性问题:法律过于复杂、合规成本过高、税收漏洞过大、税种设置不合理、税收公平性不足等等。

       而在所有这些问题中,减税恰恰是最不关键的,其原因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所言:由于各种抵扣和漏洞,美国的实际税负并不重。据经合组织(OECD)统计,2015年美国税收占GDP比重仅为26.4%,是发达国家中最低的。

但结构性改革难度大、多方利益博弈难,虽具长期经济价值但却与短期政治周期不符,而减税则最具有可操作性。因此,对于急于获得政治成绩的白宫和国会来说,回避结构性改革难点,将税改简化为减税,便成为最为合理的政治选择。

这一点,从当天公布的税改议案名称就可以看出:“减税和就业法案”。因此,议案的关键就在于减税:将企业税从35%降至20%,将个人收入税率从7档减至4档位,逐步取消地产遗产税……

减税将提高企业利润,令其扩大投资、增加就业,从而推动经济。这种未经验证的宣传口号可谓是共和党减税方案的最大迷思。无论是小布什还是特朗普,在鼓吹减税计划时,反复引用1980年代里根政府减税促进经济增长的先例。

然而,减税和经济增长虽具有相关性,但并非因果关系。减税不是促进经济增长的万灵药,这早已是经济学界共识。

里根总统的首席经济顾问、哈佛大学教授马丁·费尔德斯坦在回顾历史时说,降息而非减税是里根政府初期美国经济大幅反弹的主要原因。

同样,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威廉·盖尔的研究发现,布什政府2001和2003年减税也并没有导致企业雇佣更多员工。

并且,如果减税将促进经济,那么照理推断加税将损害经济。但克林顿政府1993年加税之后,美国经济却实现了罕见的高速增长。

一般来说,减税有利于企业扩大投资、增加个人消费,从而有利于经济;但税只是影响企业和个人的投资消费行为,以及整体经济发展多重因素中的一个,且往往不是最关键因素。

更为重要的是,设计不良的减税方案反而可能会恶化财政、扩大贫富差距、阻碍经济增长。因为当有些人税负减少时,一定有人税负增加。因此,减税必然涉及成本的分摊:要么在不同社会群体间横向分摊,要么在现在和未来的时间范畴内纵向分摊。
  前者意味着在企业、中产阶级家庭,以及拥有地产的富人在获得这次减税福利的同时,另一些社会群体要来分摊这些成本。例如,按照这次议案,贷款购房者税负将提升,地方政府税入或损失。又例如,政府财政赤字增加,可能导致社会福利开支减少。

而后者意味着,当下的减税获益,将由未来政府和纳税人来买单。按照此前的预算案,这次共和党的最大减税额度为未来十年只能增加1.5万亿美元赤字,而根据税务专家计算,目前的减税成本在未来十年预计达5万亿美元。

据摩根大通经济学家迈克尔·费罗利的估算,单是公司税从35%降到20%这一项,未来十年就将增加1.5万亿美元联邦政府赤字。

从历史上来看,1980年代里根政府时期政府债务急速膨胀,直到1990年代克林顿政府时期通过加税才逐步偿还。因此,减税固然在特定时间,对特定社会群体有好处,但其成本总要偿还。

上一篇:三只羊上高速致司机追尾死亡,放羊人有责任吗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