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网易新闻中心

2019-07-17 08:29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中国十年,年终策划,南都,海归,网易新闻中心

  姓名:欧阳鑫 年龄:31岁

  职业:IT人士 居住地:北京

  代表阶层:海归

  在中国,欧阳鑫会突然想起在苏格兰的日子,怀念那里的空气、草地。在北京,眼下却如此单调。窗外北风四起,吹打着只剩枯枝的榆树和柳树。“换个角度,你会看到很多不同,”欧阳鑫说,“到了春天,树木又会发芽,抽出新绿,你会发现,这其实很美。”是的,还有几个月,北京的早春将如约而至。而在中国做IT,你同样需要好的时机。“适当的时候,出现了适当的人”,然后就有了现在的欧阳鑫的产业——走遍欧洲·欧洲自助游网。

  “那是一个500亿的市场,而现在没人做。”圣安德鲁斯大学市场营销专业毕业生欧阳鑫,在一年的精心准备后,终于开始规划自己的理想。

  同时也领略了创业之艰,“我们最开始希望,今年注册用户要达5万,至少也要1万-2万人,但目前才6000人。”

  一、创业

  68平方米的两室一厅里,有办公桌,财务椅,展板,堆满墙角的资料,电脑和沙发。这是欧阳鑫在北京生活的全部——公司和宿舍。

  正式员工只有三人,包括他自己和创业伙伴,加上一个财务。“余下的市场推广,都是兼职。”欧阳鑫相信,在这个简单而局促的房间里,定会产生数以百亿的收益,“这也是朝阳产业。”如果在百度、Google上搜索“欧洲自助游”,欧阳鑫的网站一定会出现在首位,这印证了他对市场的判断。

  2003年去英国留学前,欧阳鑫任职广州一家通讯集团上海分公司。从江西财经大学毕业后,他在深圳广告公司、网站从事营销工作已经4年。

  “我想把市场营销作为今后的工作方向”,目标已定,大学财务专业的知识,显然捉襟见肘。于是,欧阳鑫想到了出国。

  出国留学,对于现代化进程中的中国家庭来说,已经不再遥不可及。那些先富起来的一批,以及官僚子弟冲击了作为主流的“公派留学”地位,到欧阳鑫这一代,出现了新的变化——“我家里没人当官,也不怎么富有,我工作多年攒的积蓄,既不是去玩,也非镀金,我是去学知识,我知道留学的目的。”最主要的是观念。现在,当他回到中国,便开始为之而奋斗。他努力调整自己,“变化是显而易见的,差异也是有的,这也是我时常怀念国外的原因。”他在祖国看到了商机。在英国两年,欧阳鑫喜欢背包去旅行,在毕业答辩后的一个多月里,他几乎走遍了整个西欧大陆。“我回国后发现,旅行,尤其自助游,已经成为国内青年的时尚,但绝大多数是在国内,以及中南亚,去欧洲地区的很少。”创业,除了激情,很大程度上,是在考验一个人的耐心。他更多的时候是守着电脑,或者接听电话,或者出门谈业务。只有在冲凉的时候,欧阳鑫才有时间思考。“其他时候,像个陀螺,围着公司打转。”

  二、留学

  2001年9月,19岁的威廉王子进入圣安德鲁斯大学开始他4年的大学生涯,成为欧阳鑫著名的校友。

  这通常是他介绍母校的名片,仅此而已。圣安德鲁斯,这是一座位于英国北部海滨的中世纪小城,50%的居民都是学校的学生、教员以及雇员。对欧阳鑫而言,学语言的魅力远大于威廉王子。

  “对于中国人而言,英语十足是个麻烦”,在江西财经大学时,欧阳鑫为考试而学英语。4年后,重新捡起课本,欧阳鑫得放下所有工作,每天除了背单词还是背单词。现在,欧阳鑫则跟其他海归一样,不经意间常蹦出一两个单词,然后用着普通话,费劲地解释着。

  欧阳鑫十分清楚,市场营销在国外发展速度远远超过中国。但很大程度上,这些课程需要自己去总结,保守的英国人更愿意学生看上五十本书,然后从中总结归纳,而不是看完十本书后,发表自己的独到见解。通常老师会告诉越轨的学生,“你所讲的东西,这些书里都有,你绞尽脑汁,却是在重复别人的工作。”所以,他更多时候是呆在图书馆里,海量阅读。

  当然,他还有俗事缠身。至少每个周末,他得去酒店打工,贴补生活费。每年10000多英镑的学费,每周40-80镑的住宿费,以及30多镑的生活费。折算成人民币,这个数字,几乎是一个普通中等家庭半生的积蓄。欧阳鑫囊中积蓄已然见底。

  “每天工作8小时,每小时4-5英镑,平均每人清理10-12间客房,折叠铺盖,清洗地板,时间掐得满满,从早上一直到晚上,中途半小时时间吃饭。”这通常是没有家庭背景的留学生习惯的生活方式。“有的留学生甚至还不止8小时,忙完了这一家,又去下一家,累到不行为止。”也有欢乐的体验,譬如旅行。这个如今构成欧阳鑫事业的主体,起初仅仅是个人爱好。“你得承认,国内外的区别。”在英国,欧阳鑫背着背包去西欧国家远足,如同他从江西老家坐火车到深圳那样便捷。

  “我在旅途中看到的,除了欧洲人,最多的是日本人,有时候是一些初中生,背着大背囊自助游,我当时在想,中国会发展成什么样呢?”

  三、应聘

  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前期,中国海归主要贡献是在科技领域;90年代后期,海归更多的是走在创业路上。但现实中,这条道路往往被延长了好几年。

  在圣安德鲁斯大学华人学生中,随着归国日子临近,日渐分为两派:悲观主义和乐观主义。“我觉得我有实践经历,又有了先进的专业知识,完全能够帮助国内企业做大做强。”2004年9月,欧阳鑫毕业论文拿到优秀,顺理成章毕业。在西欧转了一圈后,他回国的第一站是广州。那时候,他雄心万丈,“最初的想法,是到内地中西部去,那里更需要现代专业的营销人员。”“我希望能找到一个年产值过亿,某个区域品牌,又有面向全国甚至向全世界推广的实力。”很显然,这种框架,太过于自我量身定做,而忽略了国情。他住在朋友家里,每天坚持发一两封求职信,整整持续了两个月。“信息太不对称了,几乎没有多少西部城市的信息”,之后,欧阳鑫工作方针由地域转向行业——房地产、保险、互联网或者汽车行业。

  “出国前我做了2年以上营销负责人,我希望这份工作能做到营销总监的职位,有上升空间。”他向广州本田公司投递简历,一直没有消息。

  在参加南方航空公司下属网站市场部经理职位面试上,他提出十万年薪的要求。

  “这薪水不能再低了么?”“至少不能比我出国前差啊”,欧阳鑫懊恼地说。他给这家公司做了一个计划后,再也没有音讯。

  在去一家国外公关公司应聘时,他发现,这家进入中国已经20年的著名公司,包括总监及其以上职位均由外籍人士坐着,于是他认定,“几乎没有任何发展空间。”两个月过去了,欧阳鑫一度动摇过。在过去20年内,中国有60万人留学海外。到目前为止,已有16万人学成归国。2006年,据《文汇报》报道,仅仅上海,找不到工作的海归达到了7000人。

上一篇:烟台市区普通高中统招生今明两天录取 这些特长不再加分   下一篇:温州启动全球精英创新创业大赛 落地项目最高可享600万元政策支持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