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美智库称沙特每月在也门耗60亿美元

2018-01-16 14:48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美智库称沙特每月在也门耗60亿美元 2017年12月18日发表布鲁金斯学会资深研究员布鲁斯里德尔的文章《谁是胡塞,为何我们在与他们开战?》称,两年半来,美国一直支持沙特打击也门胡塞武装。这场战争已造成了世界上最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并可能转变成为数十年


美智库称沙特每月在也门耗60亿美元

2017年12月18日发表布鲁金斯学会资深研究员布鲁斯·里德尔的文章《谁是胡塞,为何我们在与他们开战?》称,两年半来,美国一直支持沙特打击也门胡塞武装。这场战争已造成了世界上最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并可能转变成为数十年来最大的饥荒。

你需要知道的

首先和最重要的是,胡塞族是扎伊迪什叶派。什叶派本身在伊斯兰世界就占少数,而扎伊迪派又是什叶派中的一个小派,在教义和宗教信仰上都与伊朗、伊拉克等国的什叶派有显著不同。

扎伊迪派的名字取自扎伊德·本·阿里。阿里是先知穆罕默德的表弟兼女婿阿里的曾孙。公元740年,扎伊德·本·阿里领导了一场对伍麦叶王朝的起义。伍麦叶王朝是伊斯兰历史上第一个王朝,帝都设在大马士革。扎伊德在起义中牺牲,据说其头颅被葬在约旦卡拉克的一座神庙里。扎伊迪派信徒认为,他绝对是一个“哈里发”的楷模,国家原本应该由他来统治,而不是伍麦叶家族。

在扎伊德的传记中,令人印象深刻的一点是他与腐败政权作斗争。逊尼派和什叶派都认为他是一个正直的人。扎伊迪派把他尊为反腐败象征的缩影。胡塞族一直把反腐作为其政治计划的核心内容,至少在名义上是这样。

公元9世纪,扎伊德的追随者在也门北部崎岖的山区安顿下来了。在之后的上千年历史长河中,扎伊迪派为控制也门而战,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就。一代代扎伊迪派“伊玛目”统治着这个群落。在北部山区,大多数人口是扎伊迪派信徒。他们在18世纪和19世纪抗击了奥斯曼帝国和瓦哈比派。

奥斯曼帝国1918年瓦解,一个扎伊迪君主在北也门取得了政权,称为穆塔瓦基利亚王国。统治者即“伊玛目”,既是一个世俗统治者,也是精神领袖。他们的王国在20世纪30年代与沙特发生边界战争,把一些领土输给了沙特。他们也很高兴国际社会承认北也门为合法政府。他们的首都位于塔伊兹。

1962年,埃及支持的革命军推翻了穆塔瓦基利亚国王,建立了一个阿拉伯民族主义政府并定都萨那。在苏联援助下,埃及派出数万部队支持此次共和党人的政变。扎伊迪保皇党派则逃到了与沙特接壤的山区,为控制该国而打内战。沙特支持保皇党人对付埃及。以色列也暗中支持扎伊迪保皇党人。在1967年埃及与以色列的战争之后,它们失去了对也门内战的兴趣,沙特和埃及解决了他们之间的地区对抗。也门的这场战争以共和党人胜利而告终。

在1978年一连串政变后,一个叫做阿里·阿卜杜拉·萨利赫的扎伊迪派将军执掌了政权。萨利赫在也门执政了33年。1990年他统一了南北也门,在1991年的科威特战争中倾向于伊拉克,而且在1994年沙特支持的南部内战中幸存下来。他使也门对美国、对沙特的关系复杂化,但到上世纪90年代末,在反对“基地”组织的问题上,他基本上与这两个国家保持一致。尽管萨利赫在合作打击“基地”组织方面总是不尽全力,但2000年底,“基地”组织对美国海军在亚丁的“科尔”号军舰实施袭击,这拉近了美国人与他的关系。

然而,由于其在上世纪90年代的腐败行为,胡塞族成为一个名叫侯赛因·胡塞领导下反萨利赫的扎伊迪派抵抗力量。胡塞武装就是因这位有魅力的领导人而得名。他们指责萨利赫大肆腐败,为自己家族盗取国家财富,与突尼斯、埃及和叙利亚的其他独裁者相差无几。他们还批评沙特和美国支持萨利赫这个独裁者。

2003年是转折点

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深深地刺激了胡塞武装。这是一个关键节点。在美国为首的联军入侵伊拉克后,胡塞武装采用了这句口号:“美国必亡,以色列必死。”该组织还正式称自己为“真主追随者”。这是个也门的局外人基本上没有意识到的历史转折点,也是小布什在伊拉克的冒险行动所带来的另一个出乎预料的结果。

真主党成了胡塞武装的榜样和导师。尽管属于不同的什叶派,但2个组织具有天然的吸引力。真主党给了胡塞武装启发,并传授其军事专业技能。伊朗则是支持的第2来源,尤其是沙特成为胡塞武装和伊朗共同的敌人以后。

2003年后,萨利赫发起了一系列摧毁胡塞武装的军事行动。2004年,萨利赫的部队打死侯赛因·胡塞。也门陆军和空军被用来镇压也门最北地区的反叛活动,尤其是在萨那省。沙特人加入了萨利赫的这些行动。胡塞武装一次又一次打败萨利赫和沙特的军队。对已经花费数百亿美元的沙特人来说,这实在是奇耻大辱。

2011年,“阿拉伯之春”来到也门。胡塞武装参加了反对萨利赫的全国大起义。毫不奇怪,该组织主要关切的是推进扎伊迪社区的利益。当萨利赫被来自南方的一个逊尼派人物阿卜杜拉布·曼苏尔·哈迪所取代时,胡塞武装的反应可想而知。他们严厉批评这件事,并抨击哈迪。

在地区和国际社会的帮助下,也门各派别举行了一次全国性的对话,旨在解决萨利赫下台后也门的未来。会议提出由6个地区组成一个联邦的解决方案。以扎伊迪派为主的北方有2个内陆地区,为此胡塞族称这种划分对他们不公正。

2014年,他们开始与萨利赫秘密接洽,共同反对哈迪。哈迪非常不受欢迎,并被认为是沙特人的走狗。

超伊朗百倍!美智库称沙特每月在也门耗60亿美元

图为沙特军队正在向也门边境发射炮弹

战争日渐升级

经过几个月逐步推进,胡塞武装进入了首都萨那,2015年1月当萨勒曼国王在利雅得登上王位时,萨那落入了该组织手中。胡塞武装开通了萨那与德黑兰之间的民航直达航线,伊朗也承诺提供给也门廉价石油,有关伊朗和胡塞之间加强合作的传言迅速传开。重要港口荷台达落入了胡塞武装手中,他们开始向夺取亚丁——南方首府和该国在印度洋的最大港口挺进。

这对沙特国王及其29岁的国防大臣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储来说,简直就是个噩梦。一个夙敌与地区敌人正联手攻占位于其南部“后院”的邻国。战略要地曼德海峡可能也在胡塞武装手中。这对沙特皇宫中一个未经考验过的执政团队来说,是一个非常艰难的挑战。

对奥巴马政府来说,这种局面就更加复杂。美国情报官员称,实际上伊朗当时正设法阻止胡塞武装夺取萨那和公开推翻哈迪。伊朗更喜欢一个不那么激进的进程,但胡塞武装领导人被胜利所陶醉。此外,美国国防部副部长迈克尔·维克斯公开表示,华盛顿在打击“基地”组织方面,与胡塞武装有着富有成效的非正式情报关系。他暗示这种合作可能会继续。

沙特人选择出兵来支持哈迪,阻止胡塞-萨利赫同盟加强对该国的控制。“果断风暴行动”始于2015年3月,穆罕默德王储率先公开承诺要为沙特打胜仗。他们组成了一个支持他们的多国联军,包括阿联酋、巴林及沙特的其他传统盟友。但有2个国家拒绝参加:阿曼和巴基斯坦。

奥巴马支持沙特打这场战争。在沙特盟友和胡塞武装之间,这位美国总统毫不奇怪地选择站在长期盟友一边。美英两国的支持对于沙特皇家空军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沙特皇家空军装备有美国和英国战机。自那以来,沙特空军在也门投下了大量美国和英国制造的弹药。

在后来的近3年里,沙特对胡塞武装控制区的空中与海上封锁已造成一场人道主义灾难,数百万也门人处于饥饿和疾病的危险之中。以沙特为首的联军加紧封锁并逐渐夺取了更多地盘,但即便有从胡塞武装手中收复任何领土的话,哈迪对其也几乎没有实际控制权。他本人居住在利雅得。各方都被指责犯有战争罪。

萨利赫2017年12月与其公认的盟友(胡塞武装)决裂了,向利雅得表明他又站到了后者的对立面。几天后他就被打死了。胡塞武装虽然赢得了萨那之战,但现在受到也门其余政治派别的孤立。利雅得把他们描绘成伊朗的傀儡,但许多也门人却将他们视为抗击本国夙敌沙特和(以色列的后台)美国的爱国者,因为胡塞武装的宣传说,也门正遭受沙特-美国-以色列合谋攻击。

这场战争的主要后果是使胡塞武装和伊朗及真主党关系更近。当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利拿出了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伊朗支持胡塞武装用导弹袭击了沙特和阿联酋的目标时,她强调了这一点。胡塞武装自己的城市经常受到空中轰炸,在德黑兰的技术援助下,他们对利雅得和阿布扎比发射导弹。这场战争每月耗费德黑兰数百万美元,利雅得每月耗费60亿美元。

当然,德黑兰和胡塞武装正在玩火。如果导弹击中利雅得、吉达或阿布扎比,杀害数十人或更多,那么对伊朗实施报复的压力将是巨大的。特朗普政府没有良好的计划,提不出化解冲突的建议。

这篇文章简单说明了胡塞武装的背景,这里要突出强调也门的政治是多么复杂,以及可能多么动荡。萨利赫曾经形容掌管也门就如同在一群毒蛇头上跳舞。美国人被拖入一个战争泥潭,而他们对敌人几乎一无所知,这是个愚蠢之举。美国政府最近已呼吁沙特放松对也门的封锁。现在是认真考虑一个政治解决方案的时候了,而不要越来越深地陷入危险的“流沙”中。

上一篇:除夕火车票明起开售 多地热门车次票源紧张   下一篇:探访脱贫摘帽地区:“争当贫困户”乱象仍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