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侯旭东:谁说几滴水中不包含大海的某些特质

2018-04-15 11:13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侯旭东:谁说几滴水中不包含大海的某些特质 石洋(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您曾写过《渔采狩猎与秦汉北方民众生计》,阐述国家以授田等方式制造农民的同时,还特别强调了底层民众在生计选择上的能动性,以及这种能动性活动与国家上农国策的冲突。在新著
侯旭东:谁说几滴水中不包含大海的某些特质

石洋(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您曾写过《渔采狩猎与秦汉北方民众生计》,阐述国家以授田等方式“制造”农民的同时,还特别强调了底层民众在生计选择上的能动性,以及这种能动性活动与国家“上农”国策的冲突。在新著《宠》中,虽然从政治问题着眼,但将能动性与“关系的关系”、“现场感”、“合力说”等综合在一起,深度展示了相关理论的实践,启益弥弘。我想,借助这些视角重读社会经济史料,应会有许多新发现,或许也是未来该领域研究中新的生长点。在传统的秦汉社会经济史研究中,多将焦点放在生产力、生产资料和生产关系上,惯用集团(或阶层、群体等)、长时段来把握研究对象,以描写脉络、结构乃至模式。但近年很多学者意识到,这种探讨方法有一个重大短板,即“人”的缺席。研究中几乎不见具体的人如何趋利避害,更不涉及人如何在不同的集团或行业之间穿行。质言之,描绘的是没有弹性的模板。在解释齐民制形成、瓦解过程时,一般民众大抵只被动地接受摆布,徒具面孔,却了无活力。然而事实上,史料所见民众在逐利方面的能动表现相当丰富,是被长期淹没了。这里想请教侯老师,在史料连续性相对较差的状态下,社会经济史如何更丰富地呈现“人”的色彩?
 
侯旭东:的确,史学研究的核心是过去存在过的各色人等,从都城中的帝王将相,到乡村的凡夫俗子,乃至贱户、疍民之类。经济史的研究,特别是唐代以前的,似乎现在关注的学者不多,从《中国经济史》所发论文的研究范围大致可以看出来。我对相关问题很有兴趣,也一直在思考该如何开展,尽管实际做的研究很少。恐怕可能需要从两方面努力,一是立场与方法上的重新定位(研究者理论预设上的反思),走出以西方为中心的理论架构,转而从中国历史实践中去重新提炼理论架构,经济人类学可能会提供一些启发,从莫斯的《礼物》、马林诺夫斯基的《西太平洋上的航海者》、俄国学者恰亚诺夫的《农民经济组织》、卡尔·波兰尼(Karl Polanyi)等编Trade, and Market in the Early Empires(1957)、马歇尔·萨林斯《石器时代经济学》(1972/2009)等,到刘志伟先生的演讲《王朝贡赋体系与经济史》,《西南民族大学学报》2010.1有篇《西方经济人类学理论发展的历程》,可以参考。其中的关键是如何看待市场交换与其他现象的关系,交换的逻辑为何?注意其间的联系。黄宗智说过一句话:到最基本的事实中去寻找最强有力的分析概念。我们先要透过史料,去发现与辨识最基本的事实,基于此,再思考如何分析。当然,最基本的事实为何,看起来简单,实际并不简单。事实是什么这个根本问题,得多加思考。
 
上一篇:各大互联网公司还在走他的原道路,腾讯直接花钱买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