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钱理群对谈洪子诚:重申“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概念

2017-12-01 14:45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钱理群对谈洪子诚:重申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概念 编者按:钱理群和洪子诚两位老师来了。一个,手里拿本《探索与争鸣》杂志,这期是人工智能与未来社会专刊,AI是近些日子他坐在养老院的书桌前最爱琢磨的话题;另一个,面前摆个中学小卖部里常能买到的那种红白相
 钱理群对谈洪子诚:重申“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概念

编者按:钱理群和洪子诚两位老师来了。一个,手里拿本《探索与争鸣》杂志,这期是人工智能与未来社会专刊,AI是近些日子他坐在养老院的书桌前最爱琢磨的话题;另一个,面前摆个中学小卖部里常能买到的那种红白相间的笔记簿,待会儿,他会从中抽出几张密密麻麻写满字的活页纸,对照着开始演讲——我是如何成为钱理群的同时代人的?

钱老师和洪老师分别是中国现代文学和中国当代文学研究领域最为重要的学者之一(这个“之一”或许都可以去掉)。显然,他们是不同的,钱老师爱笑,张大嘴哈哈哈,很像弥勒佛,文字上也是荡气回肠大开大合。洪老师羞赧得多,他用“怯懦”和“犹豫”形容自己,但多少多少年来,我们早从文字里得知这“犹豫”的背后是清醒的自觉,是不易磨损的坚硬。

因洪老师《文学的阅读》(2017.5),钱老师《鲁迅作品细读》(2017.10)出版的机会,凤凰网读书会得以邀请到两位先生进行对谈。在对谈中,我留意到一个时间点,70年代。70年代钱老师在贵州,在那个艰难的文革时期,他集结了一些青年一起读鲁迅,从鲁迅处寻找力量,寻找社会和精神的出路。70年代洪老师也在大量地读书,读的是托尔斯泰、契诃夫和曹禺,尤其花了不少时间钻研的,还有《聊斋志异》,那种简洁、传神的语言和叙述方式……不难理解了,洪老师身上所赋有的,那一代人中较稀有的对作品细腻的审美感觉,或许正由此而来。

以下为对谈实录。

“北大双侠”钱理群、洪子诚

“文学”在他那里,是“作为方法”的

主持人:我先介绍一下我们的两位嘉宾,钱理群老师和洪子诚老师。他们都是北京大学中文系的退休教授,也都是我的老师,两位都是有精神追求和精神品格的学者。我个人认为钱老师是一个积极浪漫主义者,洪老师是一个消极浪漫主义者,所以今天两位学者的对话可能是偏于理想主义的,是历史和现实之间的一场有精神内涵的对话。

洪子诚:对话的题目是高远东老师拟的,对钱老师来说正好合适,这是他二三十年来思考、实践的核心问题。对我来说这个考题就有点难。我征得同意,就从个人化的方面,也就是和钱老师的关系谈起。首先要感谢这次活动的主办方。我跟钱老师虽然是朋友,但见面机会不多。还没退休的时候,他属现代文学教研室,我是当代文学,活动不在一块儿。退休以后他搬到昌平那边,见面就更难了。有时候跟他的学生姚丹他们说,想办法制造一些机会,让我们见面聊聊天。但是想不起什么由头。和谢冕老师,会有一些诗歌问题商议,而且他是美食家,我跟着他学习“食不厌精”,知道有好的菜馆,就会拿这个作为由头聚会。可是这个对钱理群来完全失效。几次和他一起吃过饭,问他菜做的怎么样?他总是一脸茫然说:“今天吃的什么?”他是个纯粹精神性的人。我不一样,我会买菜做饭,从电视看球赛,会无所事事发呆。钱老师不会家务,不听音乐,不购物,也不看足球;每天睁开眼就开始思考思想学术问题。所以今天要感谢主办方,距离上一次跟他见面已经快一年了。这是第一点。

上一篇:朋友圈三天可见,不是高冷是冷漠   下一篇:太原高校宿舍纷纷模仿维密秀,是否合适引争议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