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三心”“二意”新译、新释莎翁

2017-11-30 15:43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三心二意新译、新释莎翁 早知道傅光明先生在孜孜新译莎士比亚全集,已埋头耕耘了五个年头。他谈自己的翻译缘起时说:这是一个浮躁、喧哗、骚动的尘世,我的余生,只想三心(安心、静心、潜心)二意(执意、刻意)地完成新译莎翁这么一件值得付出整个身心的事
 “三心”“二意”新译、新释莎翁

早知道傅光明先生在孜孜新译莎士比亚全集,已埋头耕耘了五个年头。他谈自己的翻译缘起时说:“这是一个浮躁、喧哗、骚动的尘世,我的余生,只想‘三心’(安心、静心、潜心)‘二意’(执意、刻意)地完成新译莎翁这么一件值得付出整个身心的事”。[1]所谓“三心”“二意”有新意、亦有深情,掠美作为标题吧。

傅光明新作《天地一莎翁——莎士比亚的戏剧世界》是傅译莎翁全集的“副产品”,分别导读莎士比亚四大悲剧(《哈姆雷特》、《奥赛罗》、《李尔王》、《麦克白》)另加一部《罗密欧与朱丽叶》,共5篇文字结集而成。它不仅生动介绍了莎翁名作的剧情、写作时间及背景、版本等,且就故事原型演变、人物形象塑造、舞台表演历史、宗教渗透影响作梳理和分析,可谓精彩纷呈。由于作者不仅是专业的文学研究者,也是多年的编辑人,出版过散文随笔多种,这本导读集探讨“莎学”而一扫晦涩深奥,读来宛如对坐而谈。既然预计耗费十年之功的傅译全集尚在持续掘进,未显真容。那么,这本质地厚实、行文灵动的《天地一莎翁》正可作为“先锋”,让我们一睹光彩。

《天地一莎翁——莎士比亚的戏剧世界》,傅光明著

一.兴味有迹可循

提到傅译莎士比亚全集,忍不住溢出几句。傅光明是我的师长、同事及朋友,从参加工作初见到现在,忽忽十余年,日常都称之为“老师”。然而,傅光明从不摆长辈架子,对旅行、运动、影视、音乐绘画等一切好玩之事兴趣满满,激愤时,还要口无遮拦地嘲讽几个人物、指点一下江山。记得最早听他说新译莎翁全集,我很有些惊讶。一来,中文世界已有朱生豪、梁实秋两种莎译版本才华惊艳,在前人光环下做事肯定得背负不小压力;二来,莎翁作品浩瀚,翻译泱泱全集若不投入超人精力、漫长时间,根本不可能完成。我暗自嘀咕,这恐怕是扛上了一个费力且极易费力不讨好的巨型工程。那些各种自在好玩,都只能压抑下去吧?

平常与傅光明见面不多,但凡见到,总能聊到莎翁,而且喋喋地一开头就打不住:如何像军人一样遵守规则,早起直至午后连续翻译;如何从多种版本、数处注释以及反复比较,得到一个妙不可言的措辞……更有意思的是,傅光明自觉不自觉地开启了一种“以莎翁为中心”的模式。他说跑步、踢球要坚持,这样腰颈椎才能不罢工地支持伏案译莎;他说要再去伦敦和莎翁故乡转一转,看看莎翁当年所属的环球剧场、去感受更纯更近的莎士比亚风;以至于兴奋地宣告,某网站有最精彩的《李尔王》、《麦克白》、《威尼斯商人》电影视频……一个人把自己的趣味弄得如此有的放矢,恨不得到处打上莎翁印记,还真有点“不疯魔不成活”的劲头儿。然而,也偶有画风突变。应该是在学生答辩后聚餐的一次,傅光明提到莎翁,陡然变成庄严脸说:我感觉不是我新译莎士比亚,而是莎士比亚救了我,他是来“度”我的。如今回想起来,未必一字不差,但大致意思不错。所谓“救”、“度”可能有很多内容,我也听闻新译中遭遇了一些曲折,如中途更换出版社之类,其他不知究竟。可以确知的是,原先认为傅光明新译莎翁是场苦役,倒实在有些多虑了。

上一篇:推动科技和文化的融合 猎枪网   下一篇:加强农村文化建设,江西出实招 一刀毙命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