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一棵油松最低10万?山西警方打掉17个盗挖大树团伙 环球

2017-12-16 09:13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一棵油松最低10万?山西警方打掉17个盗挖大树团伙 环球 11月27日,山西省公安厅面向社会通报,省森林公安局打掉17个盗挖大树团伙。 长期盘踞在太行山,盗挖生长在大山深处的大油松、丁香树,然后非法倒卖给山东的树贩子牟利,是这些团伙的罪状。省森林公安局通
一棵油松最低10万?山西警方打掉17个盗挖大树团伙 环球

11月27日,山西省公安厅面向社会通报,省森林公安局打掉17个盗挖大树团伙。

长期盘踞在太行山,盗挖生长在大山深处的大油松、丁香树,然后非法倒卖给山东的树贩子牟利,是这些团伙的罪状。省森林公安局通告称,斩断了伸向“山西绿水青山”的黑手,是公安部门此次集中打击盗挖大树犯罪的重要成果。几年来,17个盗挖大树团伙挖掘大树牟利,据估算,他们对山西森林资源和绿色生态造成的损失超过千万元。此次打击盗挖大树犯罪,也是山西森林公安建立以来破获的跨区域最广、涉案人员最多、资源破坏最大、社会影响空前的特别重大的盗挖大树犯罪案件。

盗挖一棵树毁掉一片林

在打击盗挖大树犯罪的170多个日子里,森林公安的民警们已查明159棵大树被盗卖,追回47棵被盗挖的大油松。眼下,47棵大油松被寄留在一家苗圃内。等整个案件结案后,有关部门将对它们进行拍卖,拍卖款将返还给它们曾生长的地方。大树们的最终归宿现在仍不能确定,但它们再也回不到家乡,则基本成定局。

山西省森林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王春平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们追回的油松大树都是野生树,树龄多在50年以上。不少大油松以前生长在人迹罕至的太行山上的崖壁上,因生长扎根的地方地势险恶、土壤贫瘠,它们不能像扎根在平地上的树那样直直地生长,树冠、树桩都出现了扭曲、变形。

今年夏天,为了解盗挖大树犯罪行为所造成的损失,王春平曾赶到和顺县案发现场实地调查。一路走下来,他看到盗挖大树团伙为把大树从山里“弄”出来已陷入疯狂:盗挖一棵大树,他们不惜毁掉一片树林。

盗挖大树现场四处可见挖车、吊车的施工痕迹。大树生长的岩壁,因挖掘而发生坍塌。为把大树完好地运下山,挡在运输通道之前的大树、小树都被他们视为障碍。通向山外运送大树通道两侧,成片的树木被铲倒、树桩劈裂,然后枯死。

超过千万元的生态损失,是此次警方打掉17个盗挖大树团伙后,统计犯罪团伙非法收入及森林资源损失后所做出的估算。虽然盗挖大树团伙盗挖大树给太行山脉生态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失,但限于各种条件及计算困难,这些损失未能进行进一步统计。

民警调查知情人1300人次

省森林公安局打击盗挖大树犯罪,目前仍在推进中。梳理此次警方侦破盗挖大树团伙的过程,几个节点显示了山西盗挖大树犯罪之猖獗和警方为侦破案件所付出的努力。

今年6月20日下午,省森林公安局太岳分局3名民警赴山东办案。在济南天桥服务区停车休息时,停在旁边的3辆悬挂河北车牌、2辆悬挂山西车牌的货车引起民警们的注意,5辆货车车厢内分别装了1棵大树,且都是大油松,胸径达40—50厘米,都有十几米高。3位民警上前控制住两名司机进行盘问。见到有警察询问大树来源,其他货车司机及押车人如作鸟兽散,向服务区外跑去。

发生在高速服务区的这起突发案件的案情很快明晰,两名被控制司机供述:5棵树全是盗挖的,2016年以来,他们分别2—8次不等,从山西出发前往山东泰安、莱芜等地运输大树。民警们意识到,这是一个经验丰富、组织有序的犯罪团伙。案情被迅速呈报至省森林公安局,省森林公安局一面与山东省森林公安局联系支援,一面派民警赴山东接应。6月21日凌晨,就在两地办案民警带着被抓回来的5个货车司机离开服务区时,又有一辆悬挂河北牌照、拉着两棵油松大树的货车驶入服务区。司机和随车车主接受民警盘问时吐出实情,此车的油松也是从山西盗挖而来,准备拉到山东出售。

6月22日,山西省森林公安组织警力,成立6·20系列盗挖大树案件专案组。让山西省森林公安局参与侦办此次盗挖大树案件的民警们没想到的是,他们会藉此破获自成立以来“特别重大盗挖大树犯罪案件”。

专案组成立半个月后,民警们经过两日两夜蹲守,抓获首案犯罪团伙成员张某斌。张某斌和其他涉案人员使用了2—3个非实名登记手机号码。民警们先后赶到长治市、晋中市确认张某斌手机号、机主信息等,从中筛查确定重点嫌疑对象49名,案件脉络逐步清晰,一个个盘踞在太行山盗挖大树的团伙露出了头……

根据所获得的线索,专案组成员辗转山西、河北、山东三省7市22个县,筛选排查两万多条有价值线索,走访、调查知情人1300人次。9月18日,6·20盗挖大树案件收网,对盗挖大树团伙犯罪嫌疑人进行集中抓捕,团伙成员全部落网。

犯罪团伙各自为政又相互联系

刑事立案36起,逮捕7人,先后刑事拘留39人次,取保候审119人次,移送起诉53人,这是山西省森林公安11月27日面向社会公布的一组打击盗挖大树犯罪执法记录。采访中,山西省森林公安6·20案件专案组民警,为记者勾勒了一幅“山西盗挖大树犯罪行迹图”。

最早一批盗挖大树团伙大致出现于3年前,其团伙头目很多有吸毒史。胆大、狡猾、贪婪,是山西省森林公安局6·20专案组民警们为这些盗挖大树团伙头目描绘的素描。随着盗挖大树赚钱的门路被更多人知道,圈子一天天扩大。

17个盗挖大树团伙各自为政,又相互联系,分工明确。这些盗挖大树团伙头目组织负责联系山东买方,山东买方通过实地查看订购,或者通过微信照片看树订购。选好大树后,盗挖大树头目组织熟练工人挖树,基本固定的司机车辆负责拉运,途中专人押送,高速出入口专人负责放行。从太行山盗挖的大油松,多被贩卖至山东莱芜、泰安等地。每贩卖一棵大油松,盗挖大树团伙头目个人从中可以获取数千元至数万元不等的收入。盗挖大树贩卖的暴利,让盗挖大树团伙几近疯狂。在盗挖大树犯罪行为多发地和顺县,一些群众阻止挖树,他们就采取暴力威胁。“我有一次到和顺县调查盗挖大树案件,向村民问路。对方不敢明着给我指路,只好暗中用眼神示意方向。”王春平回忆说。

在打击盗挖大树犯罪行动中,面对警方的强力打击,盗挖大树团伙头目们采取串供、销毁证据、虚构合法购买大树票据,甚至收买货车司机进行顶包……他们的伎俩没能得逞。

追击大树交易利益链

虽然向社会公布了盗挖大树案件,对山西省森林公安局来说,他们的侦破行动并未画上句号。今年夏天,在侦办17个盗挖大树团伙案期间,山西省森林公安局6·20案专案组民警曾赴山东调查取证。民警们穿着便衣走访发现,在山东莱芜、泰安的数十家培养景观树基地,常年收购油松,通过整形再塑,制成大型盆景转售全国各地。在一个景观树基地,民警看到从太行山“搬家”至此的一棵油松,经过养护已达到出售条件。面对民警询价,基地老板开出最低10万元的标价。

上一篇: 国家连出四个大招 确保2亿多农民工领到工资过年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