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今日头条为什么不低俗,以及门户是否还有机会

2017-07-07 10:29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今日头条为什么不低俗,以及门户是否还有机会 媒体的读者和从业人员存在一个鄙视链,平面媒体的鄙视门户网站的,门户网站的鄙视今日头条和快手。 同样的鄙视链,还存在别的知识类作品上。比如曾经有一段时间,读外国文学的看不起读中国文学的,读中国文学的看
今日头条为什么不低俗,以及门户是否还有机会

  媒体的读者和从业人员存在一个鄙视链,平面媒体的鄙视门户网站的,门户网站的鄙视今日头条和快手。

  同样的鄙视链,还存在别的知识类作品上。比如曾经有一段时间,读外国文学的看不起读中国文学的,读中国文学的看不起读金庸的,读金庸的看不起读故事会的。

其实,从知识层次上来说,这些鄙视链也并非没有道理。但对于这些知识、欣赏类产品而言,总体的规律是呈现金字塔类型,居于鄙视链越上层的人数越少,而处于鄙视链最底层的占大多数。

作为不同媒体的产品形态,曾经的纸媒在平面时代垄断了当时所有的读者。PC时代,门户垄断了当时所有的读者。作为不同时期曾经的王者,这两者都汇集了当时最优秀的人才,垄断了几乎所有的读者,确实有足够的历史骄傲。

而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纸媒和门户,原有的读者只成为所有读者的一部分,甚至一小部分,已经无法覆盖现有所有的用户,只能称得上垂直,服务一小部分读者,难称平台。

服务于一小部分高端读者的媒体产品,认为服务所有用户的平台有点儿“LOW”“不太上档次”,其实合情也合理。

但这种“LOW”“不太上档次”,并不意味着“低俗”。上世纪初的白话文运动,所谓“雅言”“俗语”之争,背后也有着同样的鄙视链逻辑,当然最终取胜的还是“大多数人”。

今日头条为什么不“低俗”

2012年以来,四年间,中国互联网中小学文化程度的网民数量占比翻了一倍。当整个移动互联网的人群结构发生变化时,整个的产品形态也就不一样了,市井化、通俗化成为主流。

以一个大学学历,一二线城市的背景,来评价以中小学学历,三四线城市为主体的移动互联网人群的平台时,难免会失去客观。

当纸媒和门户无法根据人群变化趋势,调整内容产品,反而出现鄙视心态时,就给了新平台的机会。在中国,这一机会给了今日头条和快手。

而另外一方面,美国的互联网人口在2000年的时候就已经达到近2亿,作为整个人口才3亿出头的国家,在向移动迁移前,美国已经完成整个人口的互联网化。没有新的人群结构变化带来价值趣味的变革机会,这也是为什么美国没有出现今日头条的原因所在。

而在新旧平台的切换期间,“低俗”总是新一代媒体对下一代媒体通行的称谓。正如门户刚开始发展时,经常被平面媒体及监管部门抨击“低俗”一样。

实际上,这种“低俗”的背后,是读者群体的大规模扩张,以及知识层次的下移带来的价值观层面的更迭。能否忍受这一外界强加的“低俗”期,并加速发展,获取尽可能多的新增用户,对于新的媒体平台来说,是压力,也是真正的机会所在。

而当平台壮大到一定程度时,新增用户群体由边缘步入主流,此前的主流用户逐渐退居次席。新旧主流人群完成更替,话语权转移之后,再评论新增用户“低俗”的声音就会逐渐消退。

实际上,当中国新增互联网人口大规模涌入,移动互联网的“脏话期”到来时,也正是今日头条最被诟病为“低俗”的高峰期。但随着“脏话期”的结束,今日头条已经越来越少被人评价为低俗了。

“低俗”不再成为争议的焦点,这也意味着,新的平台获取新增用户的使命接近完成,大局已定。

门户还有机会?

腾讯前不久对OMG做了调整,加大了向天天快报倾斜力度,几大门户内部业务结构也几乎都进行了重构。洞察人群的变化当然是一种很高的能力,但当英雄出于草莽之时,被世人嘲笑出身的时刻才是真正的考验。

无论对于腾讯还是门户而言,都是已经功成名就大公司。能否有足够的勇气重新清零,在内容取向上能忍受向市井倾斜时,顶住老用户所谓的“低俗”评价,这才是业务调整成功的关键。

如何在取悦原来用户的同时,又能获得新增用户的认可,这是一项极难的工作。腾讯和凤凰,都采取两条腿走路的方式。在保留门户客户端的同时,又发展类似今日头条的新平台。

但按我的观察,无论天天快报,还是一点资讯,恐怕“俗”的还不够。尤其是在大局已定,还没有新的大“风口”出现的时候,在既有道路上会追得很苦。

除了等今日头条和快手犯错,一些机会还有。

老用户对精质内容的回归。新增用户通俗化的另外一面,则是旧有纸媒和门户用户满意度的下降,能否有新的产品形态满足他们。

付费阅读的另外一面,不过是此前纸媒时代的读者在寻求新的价值内容,199专栏付费价格,基本相当于报纸一年的订阅价格。付费阅读并不是中产的焦虑,相反,我观察到的付费阅读的订阅者很多都是刚毕业不久的年轻人,就算按比较宽泛的定义,他们也很难称得上是中产阶层,但他们是纸媒时代潜在的用户。

新用户的内容消费升级。抖音的出现,是移动互联网脏话期结束的一个趋势性产品。人们对于脏话的抛弃,转向对正常的审美追求,这是移动互联网的演进,也是普通人趣味的回归。用户对内容消费的升级已经显现,如何发掘市井生活当中的美好,是未来的方向。

分众。当大的风口过去,新的平台大体已定。人群的细分度挖掘,会成为接下来数年可能的内容风口。咪蒙的走红,其实也是紧紧抓住了自己的一部分女性群体,外界认为低俗,对于咪蒙的用户而言,却是乐在其中。无论是年轻人、中年人,还是老年人,他们的内容平台,其实现在都没有一流的产品,这是机会。

上一篇: 2017楼市下半场的预测:调控或会倒逼开发商以价换量   下一篇:头条!海绵宝宝要空降衡阳了!(图)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