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他找到中华5000年文明的铁证,却死在了28岁

2019-10-06 11:06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原标题:他找到中华5000年文明的铁证,却死在了28岁 “中华上下有五千年文明……”这个现如今人尽皆知的道理,却曾被质疑:“证据呢?” 1936年之前,或许还没人能拿出“实锤”的证明。 直到1936年,抗战全面爆发前夕,一个年仅25岁的博物馆助理在整理破碎

原标题:他找到中华5000年文明的铁证,却死在了28岁

“中华上下有五千年文明……”这个现如今人尽皆知的道理,却曾被质疑:“证据呢?”

1936年之前,或许还没人能拿出“实锤”的证明。

直到1936年,抗战全面爆发前夕,一个年仅25岁的博物馆助理在整理破碎陶片时,突然想到了老家的一个盗洞。他寻着这个线索,找到了被岁月掩埋的惊人真相。

他竟以一己之力发现了良渚文化,把中华文明的起源推至5300年左右。

今年7月6日,良渚古城遗址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那些被历史封存的砖瓦玉石、城廓阡陌,实证着中华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史。

也记录了这个年仅28岁的年轻人,如何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创造不平凡的成就。

他叫施昕更,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记住他的名字。

如果在现代,一个人能有如此重大的发现,预想的过程或许是这样:编撰出书、一举成名、获奖无数……但在那样一个动荡的年代,这个故事的结局却令人潸然泪下——

国破山河在

1911年,清王朝已经只剩出气没有进气的时候,施昕更出生在浙江省余杭县良渚镇一个小商人家庭。因为家里摊上了官司,到13岁的时候,已经供不起他读书了。校长见他勤奋好学,多次上门劝说,说服其父,借钱送他到杭州贡院读初中。

施昕更深知学习机会来之不易,所以更加努力学习。1926年中学毕业后,考入浙江省立高级工业学校艺徒班,半工半读。

1929年,浙江省举办了规模盛大的杭州西湖临时博览会。刚毕业不久的施昕更经人推荐,担任了历史展厅的讲解师,期间,他接触了许多文物和矿物标本,眼界大开。正好当时的浙江省政府想利用西湖博览会的展品,成立永久性的文化机构浙江省立西湖博物馆,而施昕更因为在西博会工作出色,得以进入博物馆任自然科学部地址矿产组助理干事。

在此后的5、6年间,施昕更潜心研究地质学。到了1936这一年,施昕更参加了杭州古荡遗址的发掘工作,在对出土的石器进行整理时,发现有几样看上去很熟悉,尤其是一种长方形有孔的石斧,跟老家良渚一带盗洞边散落的器物非常相似。

他隐隐觉得,古荡与良渚之间应该有莫大的联系,于是回到良渚两次进行调查。在一天傍晚,从安溪岳母家回来途经一条沿山小路时候,他捡到了一块黑色陶片,觉得跟别的陶片不同。第二天再去实地考察,发现这一带散落的陶片极多,分布又呈现明显的小区域,好像有先民居住的痕迹。

施昕更继续调查,终于在1936年的11月3日这一天,于一个狭长型的干涸池底,发现了几片黑色有光的陶片。后来的研究证明,这几块陶片,就是发现良渚文明的开始。

但施昕更当时还不知道他有了多么重大的发现。他拿着陶片向馆长请教,馆长鼓励他继续发掘,说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这样,从1936年底开始,施昕更在寒冬里以最低的经费,极少的人力独立负责了三次发掘工作。

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想做一件这样有开创性质的工作有多难?施昕更的发掘工作在当地引起震动,一些不明就里的农民以为他在盗墓“自肥”,对发掘工作横加阻拦,还有的合伙乘夜私盗,毁坏了不少农田,这些都被算在施昕更头上。

首次发掘有所收获之后,良渚的黑陶在杭州古玩市场上卖价飙升十倍,古玩商人唆使村民挖掘出售,盗墓之风更加盛行,施昕更本来计划做长期研究,考虑到局面已经无法控制,只能赶紧做了抢救性发掘。

这三次发掘取得了重大成果,施昕更于是给梁思成的弟弟梁思永写信,在梁的鼓励下,将发掘所获将以整理。施昕更没有经过科班训练,没有专业考古知识,就是凭着一股劲,把全部精力投入其中,从室内整理、撰写报告到绘制图幅,差不多全由他一个人来做。

经过半年时间,报告完成,主题为《良渚》,副题为《杭县第二区黑陶文化初步报告》。

然而正准备交付印厂付印的时候,国难来了。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11月5日,日军在杭州湾登陆, 11月24日,吴兴沦陷,12月13日,南京沦陷,日军分三路南下进攻杭州,12月24日,日军攻入杭州市区,杭州沦陷。

仅仅1个半月时间,浙江1市17县大片土地尽丧敌手。

日军给浙江带来了深重的苦难,1937年11月5日登陆当天,日军屠杀金塘村民263人,19日攻陷南浔,屠杀400余人,24日攻陷吴兴,屠杀300余人,12月24日杭州沦陷,日军入城“自由行动”三天,屠杀杭州市民4000多人,700名妇女被奸淫致死,3700多家房屋被烧毁。

杭州失陷,屠杀未止。1938年3月4日,日军田中有朋大队包围余杭县午潮山,将避难于此的妇女老幼用刺刀相逼、集中起来,把男人押到院子里跪在地上,用重机枪扫射,屠杀400多人。3月26日,日军再次扫荡余杭与吴兴,屠杀585人。

除了屠杀,日军还在浙江先后三次大规模使用细菌战,混杂使用包括鼠疫、霍乱、伤寒、痢疾、白喉、炭疽等细菌,波及7市30个县,每攻下一处要撤退的时候,或者在村中水井投下细菌,或者强逼战俘吃下带有细菌的食物,有拒绝使用的战俘就活活烧死或者枪杀。受此所害的中国百姓,不计其数。

这样深重的国难前,哪还有文化人容身的地方,日军登陆杭州湾后,博物馆内迁浙南,杭州沦陷,《良渚》付印中断,原稿中有部分内容丢失,施昕更边走边对报告内容进行补充、撰写、整理,几经周折,终于在1938年付印问世。

报告一经发表,立即引发学界关注。而此时的施昕更已在馆长推荐下,投笔从戎,到温州瑞安县担任抗日自卫会秘书。

然而不幸的是,他因积劳成疾,于1939年4月患病入院,在缺医少药的情况下,溘然长逝,年仅28岁。

同样令人痛心的是,施昕更费劲辛苦发现的许多文物或因来不及搬迁而毁于战火,或在辗转过程中散落遗失了。

春生草木深

翻开施昕更的《良渚》,我们会发现,这不仅仅是一篇专业的考古学报告,而蕴含了他对国家民族命运的思考,他何以对良渚倾注心血的原因,以及他的心志。

他问了一个问题。

“我们上古的祖先,坚忍的开辟了这广袤的土地,创下了彪炳千秋的文化,我们今日追溯过去,应当如何兢兢业业的延续我们民族的生命与光荣的文化呢?

他认为,自己要通过发掘和研究古迹这种方式,宣扬古代文化,来“健全民族的意识,而发生爱护乡土的观念”,激励更多的人将中国文化“发扬而光大之”。

上一篇:巴黎反恐部门接手调查警察局总部持刀袭击案   下一篇:张维为:香港乱局让更多中国人了解了西方的虚伪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