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他是上海足球永远的“老克勒”

2019-02-11 20:06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他是上海足球永远的老克勒 春节前还与朋友聊起方纫秋老先生,听说他身体很不好,想来年纪大了,都会迟缓,但是不料前天下午东方体育报编辑告诉我,方老去世了,我猛然一惊,怎么方老走得这么急? 在我印象里,方老从来是上海滩足球界老克勒(优雅而时髦),穿
他是上海足球永远的“老克勒”


 
春节前还与朋友聊起方纫秋老先生,听说他身体很不好,想来年纪大了,都会迟缓,但是不料前天下午东方体育报编辑告诉我,方老去世了,我猛然一惊,怎么方老走得这么急?
 
在我印象里,方老从来是上海滩足球界“老克勒”(优雅而时髦),穿着体面,很有老派味道,有几次在市里的活动上遇到他,只见他头发梳得整齐,小心地打了油,身着背带长裤,脚上一双白皮鞋,“小葛,侬好侬好“,我还没开口,他已经老远向我打招呼,伸出手来,颇让我“受宠若惊”。
 
方老先生从来就是这样有腔调,上海男人味十足。如果在社交场合看到他,你根本想像不到他是一位足球教练,这样说法可能得罪人,应该是“与想像中的足球教练不同”。
 
我第一次见到方纫秋指导,时间要追溯到30多年前的1982年春。那时,我刚进入新民晚报体育部(当时叫体育组),跟随副组长李为华去武汉采访全国足球甲级队联赛,这也是我第一次出差采访。
 
当时联赛是分组赛会制,一个组的球队集中在一个地方,隔两天打一场,这样做是当时的传统,也可能是为节约经费。几支球队住在一家招待所里,说是招待所,也就是五十年代造的苏式建筑,大大的一长条筒子楼,一层楼一个厕所,一个公用卫生间连着洗澡间,平时不比赛楼道里很热闹,相互串个门,借个卡带(那时有录音机卡带已经很时髦了,录像机是后来的事了)。
 
球队之间也没有什么秘密,只要不比赛,嘻嘻哈哈打闹在一起,年轻人总有发散不完的精力,不像现在的球队,来来去去一阵风,只往五星酒店钻,就像是与世隔绝。
 
我们从上海坐长江轮约3、4天(具体几天我也忘了,因为是逆水往长江上游开,时间会比武汉到上海多一天或者半天),当天晚上风尘仆仆赶到招待所,行李一放下,李老师便说:“走,我们去看看方教练”。
 
这时,已经是晚上近10点了,我们敲开了方指导的房间门,球队下午刚训练过,晚上他早早休息了。但是他一点架子也没有,很客气地与我们握手。当李老师听说他已经睡下后,赶紧说,“你先休息,我们明天再过来!”
 
那时,我还刚从一个准球迷“转业”到一个专业记者(还是见习记者),看到报纸上的方指导出现在面前,感觉到很紧张,方指导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说:“你是新来的吧,我们以后好好合作。”一时间,我感觉方指导就像是一位亲切的长者,心中的紧张立时去了不少。
 
第二天,我们对方指导的采访顺利进行,方老指导一点架子也没有,有问必答。这是他带上海队的第3个年头,1979年上海队降级后,从非洲援外(那时的中国足球教练,可是非洲足球的开荒者哦)回来的方指导临危受命,带领上海队于次年重新打回甲级队。
上一篇:载着中国体育强国梦扬帆起航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