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祖孙三代人 一样体育情

2018-05-19 19:13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祖孙三代人 一样体育情 奖状证书一大摞 一身运动装搭配黑色帽子,坐在记者对面的张长庚笑着问道:这样还行吧?如果不是特意说明,很难想象这个神采奕奕的老人已经年过80,年轻时候练得苦还是有点作用的。女儿张晓洁的一句话,让现场所有人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祖孙三代人 一样体育情

奖状证书一大摞
  一身运动装搭配黑色帽子,坐在记者对面的张长庚笑着问道:“这样还行吧?”如果不是特意说明,很难想象这个神采奕奕的老人已经年过80,“年轻时候练得苦还是有点作用的。”女儿张晓洁的一句话,让现场所有人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那就开始吧?”一直安静坐在一边的外孙张绩善意地提醒道。伴随这句话,一段关于祖孙三代扎根体育青训的故事,也就此开始……

  点着火柴看码表

  张长庚是新中国第一批一级教练,同时也是普陀区田径之家的创始人。曾培养出包括全国冠军崔日华在内的多位名将,在业内更有“想出成绩,就找老张”的名言。谈及这一点,张老笑着摆摆手,“其实也没什么,可能我自己是运动员出身,对弟子们的身体和心理比较了解,更容易和他们交心。业务上,就是比较喜欢钻研吧。”

  关于父亲对田径项目的热忱,家人们显然最有发言权。“我记得小时候母亲经常和他吵架,就因为他每次一回来就扑到书桌前面看数据写报告,很少照顾我们。”张晓洁“毫不留情”地揭发道:“真的,那个时候他想得最多的是怎么提高学生的运动成绩,为此还经常熬夜,我们和母亲那时候都有些受不了。”对于女儿的“吐槽”,张长庚理所当然地回应道:“人家小队员肯来跟着你练是信任你,作为教练就要对得起这份信任,当然要尽全力教好人家。”

  这份责任心,让教练和队员克服了无数困难。据张老回忆,当时的训练条件异常艰苦,连场地都要教练和队员自己搞定。“当时我们的队员都是业余性质的,有着各自的工作。为了取得更好的成绩,他们每天清晨5点起床,练几个小时后去单位上班,下了班再过来继续练到晚上8点。”由于当时电力不足,很多时候教练们只能靠着微弱的光照来看码表记录成绩。“手电筒算是奢侈品了,很多次我们都是自己点着火柴来看时间做表格的,为此队里火柴都要省着用,就怕到时候不够。”张指导喝了口水,继续说道:“其实当时不光条件差,待遇也不好,我们的工资只有专业队的1/8,但没人在乎这个,当时大家一心只想为新中国体育事业做出贡献。”他直言,“教练,尤其是基层教练需要不停去思考,寻找合适的训练方法,决不能安于现状,那是对运动员不负责任的表现!”

  付出超出了想象

  张长庚对体育的执着深深影响了女儿张晓洁,这位曾代表上海队获得1983年第5届全运会女子赛艇冠军的名将表示如果没有父亲的教导,自己不可能有这样的成就。“每次去队里之前,他总是提醒我一定要注意练好动作基本功,因为这是成功的基础。”

  因为这句话,张晓洁硬是咬着牙完成了每天大运动量又枯燥乏味的训练,“你可能都不相信,那时候我们每天从老的水上运动中心(位于黄浦江西岸、徐浦大桥脚下的上海划船俱乐部)划到南汇,横穿半个上海,然后还要自己扛着赛艇上岸,除了吃饭几乎都不休息,真的很累。”张晓洁笑了笑,补充道:“现在想起来,也正是有了如此高强度的训练打基础,后来才能在全运会夺金。”

  其实在五运会的赛艇决赛前,队里发生了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决赛之前的某天上午,我们教练的亲人去世了,当时所有队员在悲伤的同时其实也都松了一口气,觉得今天可以稍微放松下。没想到下午他就回来了,还和平常一样指导我们训练。当时心里又意外又敬佩,毕竟这不是谁都做得到的。”谁也没想到,就在决赛日之前的那个晚上,噩耗再次传来,一位队员的母亲去世了。“当时这个消息连她本人也不知道,我记得第二天领奖的时候旁边停了一辆车子,当时她还戴着金牌和我们一起庆祝,转眼就被塞进那辆车里,去送别自己的母亲。当时我们竞训处的处长流着眼泪看着那辆车子离开,那一幕我可能永远都不会忘记。”说到这,这位全国冠军的眼里泛起了泪光,“体育人的付出,真的超过很多人的想象。”

  如今,张晓洁已经从台前转向幕后,转型成为了一名青少年篮球推广人。尽管身份变了,但她对于体育的热爱却未有丝毫减少,对于现阶段青少年存在的问题也看得比较透彻。“现在没多少孩子耐得住性子吃得起苦了,他们只想用最短的时间去拿到成绩。我这些年走访了不少校园,发现很多学生在基础都没有打牢的情况下就想一步登天。运球都没练好就想着得分,这怎么能行呢?”张晓洁颇为担忧地表示。

  为孩子做出选择

  “我父亲把接力棒传给我,再由我传给下一代,现在他又在培养新一代的体育苗子,看来我们家的基因里真有体育的特质。”张晓洁转过头看向了坐在一旁的张绩,骄傲地说道:“记得吧,你退役后本来可以不走这条路的。”听到母亲这句话,这位前上海棒球队的队员微微点了点头,答道:“没办法,已经对那些孩子有感情了,加上多年专业队累积的体育情怀,我那时候是真的割舍不下啊。”

  张绩口中的那些孩子,是甘泉外国语中学棒球队的队员,为了让那些孩子成材,这位原上海棒球队的主力几乎动用了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甚至不惜放弃了让许多人羡慕的工作机会,“退役后到甘泉中学给学生做了一些指导,但是并不算真正入职。后来体育局分配工作,我就去考了公务员,成绩不错,都准备去参加面试了。”可就在这个时候,甘泉中学方面表达了希望他继续执教棒球队,并征战市运会的愿望。“说实话,肯定是纠结的,毕竟公务员是很多人心中的好职业。”那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他做出这个选择呢?对于这个问题,张绩的回答和外公颇为相似:“毕竟家长把孩子送到你手上来练,总要给人家一个交代,队员没成材教练就先走了,这不等于是当了逃兵吗!”就因为内心的这份责任,张绩在稍加考虑之后,便义无反顾地走进了甘泉中学的校门。“不后悔,真的不后悔,”张绩坚定地对记者说道:“因为我听从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经过几年的努力,张绩和他的弟子们已经成为市运会初中组和高中组棒球项目的佼佼者。然而尽管成绩斐然,但多年扎根青少年体育的他对棒球项目的未来发展依然非常担心。“像篮球、田径、游泳这些项目选材的时候对身体条件有一定的要求,是择优录用,而我这个项目现在能找到人就算不错了。”

  在张绩看来,如何在课业与体育之间找到平衡是现在青少年体育发展过程中最需要解决的问题,“学生要面对各种考试的压力,这对我们这些基层教练来说就比较为难,家长要求训练的时间要尽量和课外补习的时间错开,有些时候他们结束已经晚上7点了,球场没有灯光,训练就没法进行,可是不练就不会出成绩,不出成绩家长就不愿意把孩子送来练球了。这样的恶性循环对青少年体育的发展肯定是不利的。”他还呼吁更多人参与到青少年体育事业中来。“合作肯定是大势所趋,有了更多力量的支持,青少年体育才能发展得更稳固,未来的前景才会更加美好。”张绩如是说道。

 

  “搞体育的,不能急功近利,不然出不了成绩的。”采访结束与记者闲聊时,张长庚看了一眼摆在面前的玻璃茶杯,说道:“就像这杯茶一样,要泡好,需要耐心。”

  随着国内体育产业在近些年的快速发展,青年运动员和教练们在获得更广阔舞台的同时也面临更多的诱惑,时刻躁动的心让他们难以专心于提高自己的业务能力。“现在各方面对新人的争夺比我们那时候激烈多了,一方面因为苗子少了,另外就是利益的考量多了,都想拿来直接出成绩,对于新人的培养自然不重视。”用张老的话说,现在的“茶叶”好了,可“泡茶者”的功夫却下降了。

  确实,不论是足球这样的热门项目,还是田径游泳这样平时并不被太多人所关注的项目,“短平快”似乎成为了所有人唯一的追求。天价引援或许可以让队伍在最短的时间内提升成绩,但联赛的繁荣却无法掩盖国家队层面的尴尬。现实与未来的矛盾,依然是项目发展过程中最大的困扰。

  很多人羡慕日本足球连续5届晋级世界杯决赛阶段,却并不知道他们每一届高中生足球联赛的决赛可以吸引4万多名观众;美国田径经久不衰的背后,是各级校园联赛的繁荣。正所谓“少年强,则国强”,未来如何在市场化深入的同时泡好“青训”这杯茶,依然需要各方面再多费些思量。


上一篇:祖孙三代人 一样体育情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