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体育创业项目,机会或在青训市场”

2018-02-25 14:24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体育创业项目,机会或在青训市场 近日,《2017年广东省体育产业发展形势报告》发布。报告称2015年广东体育产业总产出达3208.45亿元,增加值999.70亿元,占广东省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37%,占全国体育产业总产出的18.19%,位居全国第一。 几年前,受国务院46


“体育创业项目,机会或在青训市场”

近日,《2017年广东省体育产业发展形势报告》发布。报告称2015年广东体育产业总产出达3208.45亿元,增加值999.70亿元,占广东省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37%,占全国体育产业总产出的18.19%,位居全国第一。

几年前,受国务院46号文件影响,体育行业曾一时成为创业的热门。然而在一拨过山车行情后,体育产业创业则长期处在不温不火的状态。“从不觉得体育产业是一个风口。或许不温不火可能才是正常的状态。”总部在广州的体育产业创业孵化器“斯波实验室”(S P O N IA )创始人王楠杰如此回答。他认为,体育产业创业的现状是由中国体育市场的现状决定的。“中国的体育市场还处在非常早期的阶段,体育产业人才、体育文化、消费观念等这些基础的要素很多都还欠缺。”

行业共识:体育创业必须要有“线下”

2014年,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即“国务院46号文件”),提出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受此影响,体育产业一时成为热门。然而三年多时间过去,头拨玩家们经历了一拨过山车行情,体育创业则长期处在不温不火的状态。

然而,据知名创投数据库IT桔子的公开数据,在18个创投行业中,无论公司数量还是投资事件数量,体育产业都排在倒数。在1151家体育创业公司中,只有37家走到了B轮后。

2012年,怀着对体育的爱好和热情,王楠杰开始从事体育创业。最初他盯上了移动互联网的技术浪潮,创立了泛体育移动社区“洋葱圈”。彼时的王楠杰认为,从移动工具做起、寻找垂直社区的切入点是一种很好的方式。然而到了2015年,王楠杰转型成立了体育孵化器“斯波实验室”,“洋葱圈”社区不再作为核心业务。

“最早用互联网的方式尝试这个行业,然而我们渐渐发现,体育不是一个纯线上的生意,必须要接入线下资源。”王楠杰说。现在作为一家体育孵化器的负责人,他更看好体育创业中的青少年培训和体育教育门类。

在变现的压力下,必须要有“线下”似乎已成为一种体育创业者的行业共识。一直给人印象是纯粹体育社区的“虎扑”在2016年创办了线下篮球赛事IP———“路人王”,一年覆盖34个城市。今年1月12日,时隔三年后“虎扑”获得了由中金公司领投的新一轮6.18亿元融资。

在2017小蛮腰科技大会上,ID G资本体育投资董事总经理戴强也表达过类似的观点,他认为纯线上的体育创业项目门槛低、难以形成壁垒,并表示更看好青训和能原创线下赛事IP的体育创业项目。

体育创业,机会或在青训市场

据南都记者了解,“斯波实验室”是目前国内少有的专业体育领域细分方向孵化和创投服务机构。虽然尚处于初创期,但至今已成功孵化并参与早期投资十多个文体类初创企业,包括“看台文化”、“爱竞彩”、“哈比足球”等。同时,“斯波实验室”还在孵近20个文体项目。2017年9月,“斯波实验室”入驻招商局集团旗下的深圳招商启航厘米空间,在广深两地经营体育创业孵化。

据王楠杰介绍,目前他的孵化器内比较成熟的体育培训类项目是“哈比足球”,特色是提供本土化的足球青训教练培训,目前已为全国培养出2000多位青训教练,拥有一万名付费用户。他还把实验室内几家培训项目整合起来,成立了一家覆盖3-15岁青少年的青训综合服务公司。

王楠杰认为,过去青训和体育教育只是进行原始的地区和价格竞争,基本不考虑服务质量,这就给体育创业者留出了机会。而从商业角度来说,体育教育培训已有明确的商业模式,相对纯线上项目,现金流和盈利情况都比较好。

特殊孵化模式:对内独立对外合作

通过长期的摸索,王楠杰主持的斯波实验室逐渐形成了一种比较独特的孵化模式。“我们既不是纯粹的投资公司,也不是一家单一业务公司。”他说,尽管有计划筹备一个早期配套资金,但目前还没有采用管理合伙私募的形式,还是以现有资金投入孵化为主。

“如果有公司想要进来孵化,我们会对项目进行考察以决定是否立项”。立项时王楠杰扮演的角色是投资人,会占有一定的公司股份,而在立项之后,一方面斯波实验室为项目公司免费提供办公用地和各类科技孵化服务,一方面当有一些外部合作订单时,斯波能够整合需要的项目作为一个“斯波空间”的品牌接单。

“对内时是各个公司独立运营,对外时又好像是一个公司。”王楠杰说,这种孵化器模式是基于他们在体育行业连续创业的经验自发形成的,可能也不是一个固定下来的模式。团队可以专注于各自项目运营发展,节省时间和成本的同时提高效率。

而在商业模式上,斯波实验室也与其他孵化器有较大不同。与传统孵化器相比,斯波实验室没有在办公空间等基础设施、创业服务上做营收;与投资型孵化器相比,斯波实验室除了股权分红和退出收益,还有一部分是作为整合品牌对外接单的收入。据王楠杰介绍,目前向斯波空间下单的主要是广东一些地方政府和商业地产公司,比如广州保利集团若比邻社区商业项目。

押宝体育“大数据”

“踩进去坑里,再走出来就好了,以后就能避免后来的项目和合作伙伴再次走进坑里。”现在体育教育板块的项目就是他们现金流的主要组成部分,而未来还有一部分寄托在内部孵化项目“快体育”上。这本来是斯波内部使用的一个研究工具,后来决定将其产品化,做成一个“体育和健康产业的信息聚合和分析平台”。可以理解为一个体育行业的商业数据库、“大数据”,目前已收录国内外超过4万家体育项目和公司。

在体育创业圈摸索了6年,这个圈子的生态是怎样的?王楠杰介绍,在体育创业的一端,是华人文化基金这样的专门文化产业基金、B A T的文娱投资部门、“国家队”深创投和招商局,还有科技风投如ID G等的体育投资部分。另一端则是大量中小创业者,里面既有资格较老的虎扑体育,也有较新的keep、悦动圈、趣运动、懒熊体育等。曾经的王楠杰也是在创业者这一端,而现在斯波实验室要做一个中间层。“我们现在的目标是3-5年内让全国1/5到1/3的泛体育初创项目都和斯波打过交道,服务或者支持过。”他说。

创客观点

“体育创业还有很多的机会”

“体育创业者应把体育作为一个标签进行跨界扩展,包括教育、文娱、游戏甚至更多领域,这才是互联网的打法。”在采访中,王楠杰多次对记者表达了这一观点。他认为,进入体育行业的很多创业者都是出于自己对体育的热爱,这种热情固然是好事,但也容易造成两个问题。

“一是容易限制想象力,丢失互联网创业跨界的优势。”王楠杰说:“体育应该只作为一个标签而不是一个领域限制,未来斯波实验室可能超过一半都不是纯体育项目。”据他介绍,斯波实验室之前也孵化过“老道消息”这种知名泛科技自媒体,只是因为创始人个人对体育的爱好走到一起,项目内容本身和体育完全没有关系。

虎扑董事长程杭也有过类似说法。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说,体育是造出来的定义,本质上只是人健康生活和互动娱乐的一种方式,未来虎扑也将“跳出体育”,提供更多健康生活和互动娱乐的内容。

此外,王楠杰认为不少体育创业者对商业方面关注不足。“很多体育创业者都说对哪一块很看不惯,上来就想改变行业。”王楠杰说,“这种理想没有问题,确实体育有很多地方非常传统、需要革新。但对于我们来说实在是比较长远的事,很多都是还没触动到行业自己就已经倒在了商业的道路上。所以我说体育创业本质还是做生意,首要考虑的是活下来。”

针对体育创业的商业判断和规划,王楠杰向记者介绍了目前他设想的孵化器立项“6-2-2”比例。即超过六成在立项时要有商业模式,以改良原有行业为主,比较看好青少年培训和体育教育;两成可以不考虑盈利进行高科技探索,比如深圳分部现在有几个探索虚拟现实和区块链应用的项目;还有两成短期不要求盈利但要有盈利预期。

王楠杰认为,国内的体育创业从2014年起,到2018年上半年,算是第一个阶段的完成,在此期间会淘汰掉50%的创业项目。“留下来的创业者们将对体育这个行业有更深的理解。”他说,“原本的体育市场确实还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好。但正因为如此,这里也就有了很多的机会。”

上一篇:国米打倒数第一如同打尤文 梅阿查嘘声四起   下一篇:平昌冬奥收官,中国传喜讯令韩国民众集体崩溃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