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社会办医如何摆脱资本逐利天性

2019-03-10 15:02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社会办医如何摆脱资本逐利天性 医生们想要在竞争中成为赢家,也需要有好的平台支撑。有了自由的医生不再只是被医院挑选的角色,他们将主动挑选医院。他们将为自己选择最优的执业平台。凡是能支持医生个人在某个领域获得竞争优势的医疗机构,就是这个医生眼中
社会办医如何摆脱资本逐利天性

医生们想要在竞争中成为赢家,也需要有好的平台支撑。有了自由的医生不再只是被医院挑选的角色,他们将主动挑选医院。他们将为自己选择最优的执业平台。凡是能支持医生个人在某个领域获得竞争优势的医疗机构,就是这个医生眼中的最优执业平台。只要能让医生获得优于同行的诊疗成绩,医生就不会介意平台是公立的还是私立的。反过来,平台一旦损害患者利益,那就是在损害医生的个人利益,必遭医生们的抛弃。

 

现在的社会力量办医只是看上去热闹,但是能够健康发展的却寥若晨星。不计成本地挖名医,只是营销的需要,并非是名医的真实的医疗价值。许多打着名医旗号的社会力量办医的整体诊疗技术、医疗质量、患者安全等与品牌公立医院相比还有相当大的差距。原因很简单,名医大多数只是来走个穴的或友情客串几台手术的,平时干活的主要还是普通的医护人员,而社会力量办医的主力军是以缺乏临床经验的年轻人为主,通常还是被公立医院挑剩的或淘汰的,他们的业务水平不行,诊疗质量怎能靠得住。

 

一旦进入拼实力的时代,一些大型品牌公立医院的过剩人才就没有必要再留在那里了,在那个人才济济的地方自己反而不显眼、缺乏施展才华的机会。这时,社会力量办医才能获得能干活、干好活的医生。有了这些高性价比的人才资源,社会力量办医才有可能健康成长。政府出台的一系列鼓励政策才能起效。

 

在监管力度有限的情况下,鼓励社会资本进入医疗行业是有风险的,因为逐利是资本的本性,利润高于一切是资本的信条。在资本的眼中,利润的重要性高于医疗质量、医疗安全。贴在墙壁上的任何“仁、爱、慈、善”的字眼都是宣传品而已,许多与资本“结过婚”的医生都对此深有体会。

 

但是逐利不是医生的本性,今天的一切问题都与我们所处的社会环境密切相关,不能全部归罪于医生个体。医生只是未能完全摆脱人性的弱点,他们与我们普通人一样都会有一定程度的利己之心。

 

可控式有序竞争机制这个新系统就是要重新营造一个好的生态环境,利用医生的一定程度的利己之心,让其行为符合患者的利益。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们要让医生们都成为君子。

 

在可控式有序竞争机制之下,政府完全可以放心依靠医生的力量来监管医疗机构。也只有让医生成为监管的主力军,才有可能驾驭好资本这匹野马,让其造福社会。

 

6.6借力市场实现价格改革的目标

 

一旦健康的社会力量办医能够立足于市场,其可自主定价的政策就能真正发挥作用了。他们必定会给自己的服务定出一个合适的价格,这是一个让医生满意,让自己有合理的利润,与公立医院相比又有竞争力的价格。特别是一些诊疗效果好,总体价格低廉,主要依靠医生的个人技术,不依赖或少依赖仪器设备、药品/耗材的诊疗手段必然会重现江湖。因为赔本的原因,这类诊疗手段都快绝迹了。

 

以中医为例,当诊金无法养活医生时,医生靠什么生存?大处方呀!以前的中医生开的处方不但药材品种少,用量轻,而且都是尽量用便宜的药材。而现在的中医呢,一张处方开出二三十味药材的都大有人在,不但药材的数量多用量大,而且还专挑贵重药材。不就是在通过卖药材来弥补诊金的缺口吗?

 

看中医更便宜早已是过去时了,现在看中医的费用可不比看西医便宜,而疗效还很不确定,遇到有水平的中医可能几副药下来就搞定了,遇到水平不行的,那就费钱耽误病情,还不如早点去看西医划算。这样的状况,能怨患者用脚来投票吗?我们都要好好反思中医事业凋零的原因,一定要敢于直面优秀的中医生无法通过其诊疗技术养活自己这个现实问题。

 

实践证明政府定价过低,公立医院就会放弃某些赔本的诊疗服务,或者虽开展也要通过“搭售”的方式解决赔本问题。最后不是患者得不到价廉物美的服务,就是患者与医保的最终支出都上升了。

 

在新系统里,政府无须那么费劲去琢磨每一项服务的合理价格。坦率地说政府无论定什么价都是无法让医患双方感到满意的,因为合理的价格是买卖双方在市场上博弈的结果,政府是无法定出一个让买卖双方都认为合理的价格的。

 

其实政府只要盯着市场价格,及时跟进,医疗服务价格就会逐步调整到位。在新系统的游戏规则里,诊疗质量是排第一位的,第二位是性价比,在有序竞争的保护下,放开的医疗服务价格可能会有波动,最终总会趋于合理。

 

政府一边通过带量采购挤掉药品、耗材、设备的水分,一边紧盯着市场价格及时调整公立医疗机构的各项医疗服务价格,医保报销比例同步调整,“腾笼换鸟”政策便可顺利落地。采取及时的动态调整方式可尽量减轻调整过程中对公立医院利益的损害,同时也要保障患者的利益。

 

让买卖双方都在政府掌控的平台上进行活动,医保部门对各项服务的市场价格尽在掌握中,调整起服务价格来也就简单多了。对于一些属于独市生意的项目怎么办?万一服务提供方利用患者的刚性需求漫天要价怎么办?这时候政府要进行干预,如测算医生在提供该项医疗服务过程中所消耗的资源成本,与其它价格已经在合理水平的项目进行比较,客观地测定其合理的价格,进行适当的限价。一般情况下政府可不去干预市场,特殊情况下该出手时就要出手。

 

是否可以大胆尝试一下,放开公立医院的中医诊金收费,让医生自主定价?他们肯定不会胡乱开高价,一定会看着自己的服务性价比在竞争对手中的排位来定价。患者也必定会在自己的邻居医生工作室先查看医生的诊疗成绩,比价后才选定医生。那时,接诊的医生一定会想办法替患者省钱。患者支付的诊金是他们唯一的收入来源,在药材上的花费高了反而会拉低他们的成绩,同等功能与效果之下,他们一定会用便宜的药材替代贵重的药材。这样是不是会对中医事业的发展更有利呢?中医事业要发展一定是依靠广大患者的拥护,而不是靠政府的扶持!

 

6.7借竞争之力激活公立医院改革的内动力

 

旧系统让公立医院处于强势地位,医生处于弱势地位。新系统将则让医生与医院获得平等的选择权。管理水平高的医院将成为医生们竞逐的对象,诊疗水平高的医生也是医院竞逐的对象。

 

各医疗机构将成为“机场”,需要提供优质的服务吸引医生入驻。不用政府费心设计考核指标,医院将主动选择改革,主动放弃粗放式的管理,通过精细化管理降本增效。这不再是应试所需,而是医院自身生存的需要,其动力完全不一样。

 

同行竞争使得医生产生强烈的控费意愿,他们不但有控自己的动力,还有控医院的动力。如因其所在医院的管理效率低、流程不畅,让患者的诊疗成本增加了,那么医生的成绩就会受到影响。这时,首先跟医院管理层急的肯定是在这家医院执业的医生,而不是医保。

 

医生将成为倒逼医院提升管理水平,保证医疗质量的一股重要力量。

 

为了自己的成绩与排名,医生不但要重视自身的诊疗质量,还要重视其合作伙伴的能力,“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中医医生可以单兵作战,而西医医生则需要团队作战,诊疗质量不但与医生个人的能力相关,还与团队中其他成员的能力相关,护理团队、相关医技科室、后勤保障工作等都是影响因素。

旧系统依靠不断的检查督促医院,但应付上级检查已经是各医院各部门的基本功了。同样是挂着三甲医院的牌子,其真实的诊疗水平、诊疗质量相差悬殊,就是各家医院玩等级评审过关游戏的结果,受害的是我们患者。

 

竞争将使得医生对一切干扰其诊疗质量的因素都不会放过,上级检查好对付,想蒙在本院执业的医生是绝无可能的。医生之间虽然也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但是同一家医院的医生也会因共同的利益诉求而结成监督医院管理的同盟。哪家医院的管理跟不上,拖了本院医生的后腿,后果会很严重。

新系统让医生成为监督医院管理的一股重要力量。这不但为政府节省监管成本,而且监管效果还会好得多,患者是最终的赢家。

 

6.8小结

 

可控式有序竞争机制将改变现在的游戏规则,让医院、医生在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时,客观上造成了患者的利益最大化。同时也解决了过度医疗、骗保/套保问题,助力医保控费,使得医保基金得到高效利用。更让政府从监管医院的困境中解脱出来,真正转变成为医疗市场的裁判员。

 

图7-1为精准匹配医患后引发的系列反应,抓住这一个关键点,让系列反应的结果如医改所愿。

 

新游戏规则之下,现今政府颁布的医改相关系列政策/措施将逐步发挥预期的作用。不是政策不好,是环境没有变,好政策跑不动。

 
上一篇:申请门槛低准入条件简单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