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中国封建社会为什么无法自行发展

2018-11-07 14:47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中国封建社会为什么无法自行发展 许多时候,我们总是喜欢假设,也时常在假设,如果宋朝不灭亡我们会不会自行发展到资本主义社会? 如果明朝不灭亡我们会不会发展到资本主义社会? 如果 为什么会有这种假设?因为根据马克思主义的论述,按照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
中国封建社会为什么无法自行发展

许多时候,我们总是喜欢假设,也时常在假设,如果宋朝不灭亡我们会不会自行发展到资本主义社会? 如果明朝不灭亡我们会不会发展到资本主义社会? 如果……

为什么会有这种假设?因为根据马克思主义的论述,按照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一个社会会自行从封建社会发展到资本主义社会。按照这种理论,我们就有这样的想法:中国的封建社会迟早会发展到资本主义社会,只是改朝换代中断了社会发展进程,如果不是经历这些改朝换代事件……

可是,马克思主义没有解释:为何封建社会最发达的中国,在最发达没有战乱的时候也没有诞生真正的资产阶级并促进中国的资本主义发展?而当时生产力水平低下的西欧,却诞生了资本主义并最终发展到资本主义社会?

还有类似的就是:西欧资本主义在发展过程中也是战乱不断,但是战争却并没有中断资本主义发展进程!

面对这诸多疑问,马克思主义是无法给出答案的,马克思主义只是给出了个大概的范式,对于很多具体的问题--尤其是资本主义的诞生,在他那里找不到具体原因。

其实很多的历史必然,都是事后诸葛亮的结论(当然有时也包括博士我的结论)。

资本主义的诞生,对西方而言,有一种必然性,但对于全人类而言,却是一种偶然,就如同基督教文明对于全人类文明是一个偶然一样,因为不是所有的人类社会,都必然会产生这样一种社会形态和宗教!

我们综合考察最早出现成型的资本主义的国家比如荷兰,英国等西欧国家,然后对比亚洲文明--尤其是中国的状况,我们更能肯定,资本主义只能诞生在西欧的社会环境下,其他的地方可能会出现类似资本主义的 工商业的发展与繁荣,但是不可能发展成我们熟知的那种资本主义!

工商业繁荣并不等同于资本主义!这样的案例可以参考曾经的依赖商业为主的阿拉伯国家。

马克思主义并没有解释资本主义诞生的原因,以及为何诞生在西欧,而另外一个著名的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则认为资本主义的诞生和基督教新教有很大的关系,这也是他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里着重论述的,同时他也认为西欧有史以来的重商主义是孕育资本主义的不可或缺的条件。

根据博士我的观点,我认为诞生资本主义必须满足以下四点:

一: 重商主义

二:保护民权和私有财产

三:契约精神

四:科学实证精神(也叫科学主义)

这四个因素与资本主义的诞生和发展相辅相成,密不可分,一个社会只有具备了这四点,才有可能自行发展到资本主义社会,但这不是说具备了以上四点就必然能自行发展到资本主义社会,还有许多的其他的因素(偶然或是必然的)也影响着这种可能性到必然性的转变。

以上四条,几乎是任何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资本主义社会都必不可少的,即使是像日本这种被迫向西方资本主义学习搞变法而不是靠社会自行发展到资本主义的国家,他们真正进入资本主义社会后,上面四条都是一条不少,而当年中国鸦片战争之后一直没法徘徊在边缘没法真正成为一个资本主义社会,就和我们拒绝上面四条有莫大的关系!

其实在中国传统的封建社会里,上面的四条我们几乎一条都不占--契约精神相对来说还是有的,民间商人之间的信义还是有的,但是这种小范围的内的信义并没不代表着整个社会有着契约精神--尤其是通过相关的法律法规来确保这种契约精神。

必要条件一条都没有,那我们传统的封建社会想要自行发展到资本主义社会,那就是墙上挂帘子---没门!

 

一:重商主义的反面:重农抑商

 

重商主义对资本主义发展的影响,几乎不言自明了,资本主义的根基就是建立在工商业的基础之上的。这也是我们开头的那些假设的基础,因为有那么一段时间,中国封建社会的工商业也是发展到一定繁荣的程度的。

但是繁荣,并不代表着我们这个国家重视,相反,中国的封建社会一直奉行重农抑商的政策。

我们历史上最早提出“重农抑商”政策的,应该就是大变法家商鞅了,他为了把整个秦国改造成一部极具效率的战争机器(类似后世的军国主义)提出了“固定民众,奖励耕战,重农抑商”等相关的政策,用极其严苛的法律来管理民众,在这种情况下,民间商业几乎是被禁止了,当然国家为了采购一些武器之类的,保留着官方的商业机构。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秦始皇统一六国。

秦王朝灭亡后,其很多制度自然失效,包括重农抑商的政策,因此民间商业得以复兴,其最好的例子就是西汉初年流氓皇帝刘邦外出时候都找不到几匹毛色一样的马来拉车,只能用牛来代替,而与此同时,商人们却比皇帝还阔气,车马比皇帝的好,衣着也比皇帝的华丽,于是在绝对权力作用下引起了刘邦的嫉妒,于是他的幕僚搞出了一套“重农抑商”的国家政策(也有人说不是他搞出来的,具体是哪个皇帝不重要)--其实是商鞅政策的一种复活而已,从各个方面打压抑制商人,对他们苛以重税,降低他们的社会地位--诸如商人和他们的子弟不能从政当官,甚至不允许他们穿什么样的衣服---这绝对是皇帝的妒忌和心理变态,并通过国家的暴力机关来维持这种政策,从此之后,重农抑商政策被历代王朝所采用,在中国大地上实施了两千多年--唯一的例外就是元朝,元朝的商人的地位是相当高的,这也导致了当时中国出现了工商业的繁荣,但是由于元朝政权的问题使得这种繁荣随着其政权的灭亡而彻底消亡了。

明朝的朱元璋更是一个试图管天管地管空气的个人权力无限膨胀的帝王,而且心理极其变态,在他的统治下,商业遭受到了史无前例的打击,他严格限制商人的数量,不允许农民从商,农民一旦从商就会被视为流民加以逮捕,还时不时下令商人弃商从农,为了防止民间商人对外贸易,实施最最严格的海禁--不允许海民出海,别说贸易,就是出海打鱼都要被严查,为此他还把许多渔民内迁给地给他们种。同时,他还施行很多官方专营政策--比如说盐茶等生活必须品,这就进一步的压榨了商人的生存空间。

明清时期的抑商政策几乎大同小异,而这时,恰恰是西方文艺复兴和资本主义萌芽兴起的时代,这种火星撞地球般的巨大变革导致西方世界的人疯狂去探寻整个地球并试图将商业贸易拓展到全世界,而碰巧这时候我们比以往任何朝代都更抑制商业和海外贸易,使得我们错过了一整个时代!

但即使我们开放海禁,与西方人贸易,这能促进商业在某种程度上的繁荣,但这种繁荣也估计会和唐朝宋朝时代的商业繁荣一样,并不能促进社会有多大的进步!--因为我们的专制皇权还在,商业的繁荣不会带来社会任何实质上的变革,只是让更多的人变得有钱一点而已。

因为重农抑商的本质没有改变,士农工商的社会等级没有改变,商人即使有钱也无法在政治上面获得话语权来更改国家的相关政策形成重商主义--而恰恰相反,中国历史上那些商人通过捐官买官当上官员后,通常不是去宣扬重商主义,相反,他会淡化以前的商人身份,甚至是更加压抑商人来凸显自己的决心---这是国人非常奇特的心理。

士农工商,商人基于社会的最底层,虽然有钱,却没有任何政治权利,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一个读了几句书啥都不会的秀才,打官司遇到当官的是不用下跪的,还能有张座位,而那些富甲一方提供了无数就业机会促进了社会发展的商人,见到当官的只能老老实实跪着---其地位竟然还不如只会念几句之乎者也对社会几乎无任何贡献的穷酸文人! 其他的,可想而知! 而一遇到战乱,商人往往就会成为打劫和杀戮的最理想的对象!

经常有人反驳我,说:“博士你说中国历来是重农抑商,那为何在唐朝宋朝的时候我们的商业那么发达? ”诸如此类的问题,我遇到这种人总觉得好笑:商业发达和重视商业有必然的关系吗?中国的商业在夹缝中都能有如此成就,如果我们能采用重商主义,那估计全世界都是中国人的地盘了!

 

二:中国封建社会,民权和个人私有财产,那是不存在的

 

博士我以前的相关文章也提过,中国社会从历史一开始就和西方社会截然不同,西方社会从古希腊时代开始起就有城邦政治,民主代议制的公民大会,后来发展到罗马时代还有民权法来保障公民的基本权益,并设置了保民官来监督和防范政府和君主侵犯公民权利,他们的民众与国王(统治者之间),有着一种互为权力义务的关系,统治者的权力不能随意凌驾于民众至上,民众也不是无条件的服从统治者。

这种情况即使在欧洲黑暗的中世纪,也依然存在,通过封建分封体制形成的权利义务关系广泛存在着,统治者并不能肆意妄为,到了1215年,英国出现了影响以后人类历史进程的《大宪章》事件,以类似法律条款的方式进一步限制了国王(统治者)的权力,同时也进一步保护了民权和私有财产,并形成了人类历史上议会的雏形,为人类从野蛮走向文明,从专制独裁走向民主宪政,树立了崭新的范例!

不经意间,英国为人类社会铺平了一条康庄大道!

但中国,就完全是另外一个极端,我们的历史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民主民权的概念,我们的法律也只有犯罪法(古罗马时期民权法犯罪法都有)去威吓和惩罚百姓要服从统治者,我们只要求民众绝对的效忠和服从统治者,却从不要求统治者该怎么做去维护民众的权益---千万不要和我扯什么“民贵君轻”“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种空想主义,这种空想主义绝对不是我们实际文化的一部分!

春秋战国时期,我们多少还能类似于后来的西欧,虽然没有什么民主民权,但对于统治者,多少还有点人格上的独立,但是通过商鞅变法而强大的秦国统一六国,秦始皇开创性的建立他那套影响中国几千年的专制政体之后,所有中国人(除了皇帝本人),都变成了皇帝(统治者)的奴隶和私产,延续两千多年,这种状况几乎没任何改变,相反情况却一直恶化--其表现就是皇权是不断加强的,宋朝以前皇帝和大臣议政都是能坐着侃侃而谈的,但是到了宋朝就只能皇帝坐着大臣们站着了;明朝以前还有宰相丞相制度来相对地分皇帝的权力,但到了心理人格极度变态的朱元璋那里,宰相丞相制度彻底取消,皇帝的权利达到极致!而此时,英国限制王权保护民权的《大宪章》已经颁布实施一百多年了,我们却在专制黑暗的道路上,进一步走向深渊

上一篇:谈老人买保健品七天无理由退货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