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两兄弟自学成医制抗癌药救母 首列虚拟轨道列车

2018-01-09 10:35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两兄弟自学成医制抗癌药救母 首列虚拟轨道列车 这两天,徐荣治突然引发极大关注。因为一则讲述自制抗癌药救母经历的视频,不少癌症患者找到他,向他打听制药方法。但徐荣治自己说,自制的抗癌药副作用极大,自己也是万般无奈才开始做药给母亲吃,得了癌症还是
两兄弟自学成医制抗癌药救母 首列虚拟轨道列车


  这两天,徐荣治突然引发极大关注。因为一则讲述自制抗癌药救母经历的视频,不少癌症患者找到他,向他打听制药方法。但徐荣治自己说,自制的抗癌药副作用极大,自己也是万般无奈才开始做药给母亲吃,“得了癌症还是应该去医院看,不能误导大家。”
  生活刚好 母亲却病倒了
  2010年,对徐荣治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年。这一年,他刚刚买了房,生活一点点走上正轨。就在一切向好的方向发展时,母亲却突然被确诊卵巢癌。
  徐荣治说,母亲一开始只说是肚子疼、腹痛,去县医院检查后却什么也没有查出来。转院上海后,医生开始怀疑母亲患癌的可能性。大概一个月后,母亲卵巢癌确诊,而且癌细胞已经开始转移。
  之后徐荣治母亲的生活就开始在医院和家里之间往返。4次手术、56次化疗,原本身体状况就不太好的母亲在和癌细胞的斗争中更加衰弱。
  2016年10月,徐荣治母亲体内的癌细胞再次处于不受控的状态。考虑到老人的身体情况,医院建议家属放弃治疗,“做手术也不会有太大效果了,不要最后人财两空。”此时,母亲的治疗已经花费了80多万元,即使有医保负担部分治疗费用,家里也要花40多万。
  但比高额治疗费用更让兄弟几人头疼的是,母亲的身体已经对抗癌药物产生了耐药性,手术后的化疗对母亲来说已经没有太大意义。
  自学“成医” 自制抗癌药救母
  虽然放弃了手术治疗,徐荣治和哥哥却并没有放弃让母亲活下去的希望。
  多方打听后,徐荣治在网上查到了一个看起来还算靠谱的治疗方法:靶向药物抗癌。人命关天,徐荣治也不敢贸然尝试。机械专业出身的他开始自学“医术”,翻阅多篇医学论文后,徐荣治和哥哥决定让母亲尝试服用西地尼布和奥拉帕利两种靶向药物。
  一开始,他们从网上购买了已经制好的胶囊。三个月后的检查结果显示,母亲体内的癌细胞被控制住了。发现药物见效,徐荣治和哥哥开始学习自己制作胶囊,“因为别人做的可能有效成分含量不够,自己做比较放心。”
  决定制药后,徐荣治从网上买了天平、混料器等工具,用来将原料药粉加工成胶囊。他介绍说,一开始做是参考了网上的教程,之后又一点点总结经验:不能用普通纸张盛装药粉,损耗太大;不同药品要用不同颜色的胶囊区分,避免母亲吃错药……母亲每个月要吃200多粒自制胶囊,徐荣治和哥哥只能一有空就投入到“制药”的工作中。
  风险极大 副作用伴随疗效
  或许是新药起了作用,母亲体内的肿瘤标志物含量逐渐下降,徐荣治觉得“有希望了”。
  但希望背后,又隐含着极大的风险。徐荣治说,决定做药前,自己就曾担心过自制原料药的副作用问题,“但是不吃这个又能吃什么呢?”怀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情,徐荣治和哥哥再三斟酌,也和母亲仔细阐述了可能的副作用,最后还是决定试一试。
  母亲开始服药后,徐荣治的压力更大,“恨不得每天吃药都把我妈送到医院再吃。”事实上,这两种还未在我国正式上市的致癌药品虽然有效,但副作用也同样明显。“乏力、高血压、尿蛋白……体感很差”,母亲的痛苦徐荣治都看在眼里。看着无精打采的母亲,他也曾有过迟疑,不过母亲却从来没有怀疑过两个儿子。虽然身体百般不适,母亲依然每天打起精神陪伴着大家。
  2017年7月,原本应该去医院复查的日子,因为母亲精神状况良好,被拖延到了一个月后。不料8月的检查结果突然恶化,母亲似乎对新药也产生了耐药性。两个月后,2017年10月,母亲离世。
  回顾给母亲制药的一年时间,徐荣治有些庆幸,“多留母亲一秒也好”;但他也充满后怕,“毕竟是个别情况,原料药副作用明显,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还是尽量不要用比较好。”面对各种咨询,他还是会建议对方去医院就医。
上一篇:远赴大陆工作的女孩,工作只是想留在这里   下一篇:2017年山东经济社会发展述评 奥运安保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