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因这事 53岁女子伙同老情人将"干儿子"杀害分尸

2017-12-28 15:46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因这事 53岁女子伙同老情人将干儿子杀害分尸 王恒、聂如兰,一个是37岁尚未娶妻的大龄单身男青年,一个是53岁与老公分居多年的中年女人。因为情投意合,年龄悬殊的两人互相以干妈、干儿子相称,暗地里,两人因长期互相关心、帮扶,产生了一种另外的情愫。而正
因这事 53岁女子伙同老情人将"干儿子"杀害分尸

因这事 53岁女子伙同老情人将干儿子杀害分尸

王恒、聂如兰,一个是37岁尚未娶妻的大龄单身男青年,一个是53岁与老公分居多年的中年女人。因为情投意合,年龄悬殊的两人互相以干妈、干儿子相称,暗地里,两人因长期互相关心、帮扶,产生了一种另外的情愫。而正是这种情愫,导致了难以想象的事情发生。

2017年8月,湖北省荆门市京山县发生一起失踪案。平日里靠打零工为生的王恒,突然与家人断了联系。警方接到报案后,初步调查发现,这可能是一起错综复杂的杀人案件……

儿子去哪了?

8月4日清晨7点,京山县孙桥镇村民张蓉吃过早饭,利索地把家里打扫了一番。10点左右,张蓉接到儿子王恒的电话,他告诉张蓉,中午不回家吃饭了,他要去同福宾馆找一位朋友,晚上再回来。

张蓉没有想到,这竟是他们母子间今生最后一次通话。王恒已经37岁,没有正当职业,平时靠在工地打零工为生,尽管已经不小了,但他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对象结婚。在亲戚朋友的印象里,王恒不是一个本分省心的人,但在张蓉看来,儿子永远是最好的。

因为打工忙,王恒时常也不回家,但是不管多忙,他每天都会打电话回家。因为王恒说过要回来,所以当天晚上张蓉等了很久,期间一直给王恒打电话,打了多次,也没有人接听。张蓉心想,或许王恒有事不方便接电话。

就这样,一直到第3天的下午,张蓉仍然没有儿子的任何消息,这很不正常!王恒平时对张蓉比较依赖,仔细想想,这些年来,这是王恒第一次与她这么长时间失去联系。

王恒到底去找谁了呢?王恒的社交圈子,张蓉并不十分了解。她想了半天,想到县城里的一个中年女人聂如兰,她是一家宾馆的老板,王恒与她非常投缘,认她做了干妈。王恒曾跟张蓉说过,干妈对他很照顾。

张蓉想,或许聂如兰知道王恒的消息,便给她打了个电话。电话中,聂如兰对张蓉说,8月4日中午,王恒的确到她店里去过,但是待了一会就走了,说是要去找朋友。

又是去找朋友。张蓉心里越发感到惴惴不安,她一次又一次拨打王恒的手机,却发现怎么也打不通了。张蓉坐不住了,跑到京山县公安局报警,请求警方帮助找到王恒。

警方告诉张蓉,会竭尽全力帮助她寻找儿子,让她随时等候消息,同时,叮嘱张蓉千万不要放弃拨打儿子的电话,也多想想办法,联系下他身边的朋友,或许会发现线索。

8月9日下午2点,张蓉再次拨打王恒的电话,竟然打通了。然而,接电话的却是一个操着四川口音的陌生男人。陌生男人对张蓉说,自己姓陈,是京山县马刨泉水库旁边一家养鸡场的工人,这部手机是他8月5日早上在水库大坝附近捡到的。当时,手机泡在岸边的浅水里,回家后,他用吹风机吹干手机,再把手机充上电,手机就好了,刚开机就接到了张蓉的电话。至于王恒,陌生男人表示根本不认识他。

神秘女人取走了王恒的手机

在张蓉的请求下,小陈答应归还王恒的手机,双方约定8月10日中午在马刨泉水库大坝旁的商店里见面。

可到了第二天,当张蓉到了约定地点,再次拨打王恒的手机时,却发现手机又关机了。情急之下,张蓉找到警方,讲了打通电话的来龙去脉。

没费多少周折,警方在水库旁边一家养鸡场找到了捡到王恒手机的小陈。小陈告诉警方,王恒的手机的确是自己捡到的,但早些时候已经被一个50多岁的女人拿走了,她说手机是她儿子的。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小陈还带着警方找到了捡手机的地方。

警方在发现手机的地方周边进行了仔细的搜索勘查,发现了大片血迹,经法医化验得知,这是人血。此外,警方还在一棵树上发现了王恒的衬衫,树下发现了王恒的鞋子,可附近没有发现王恒。警方于是调来船只,在水库中多次打捞,没有在水里发现王恒的尸体。

马刨泉水库现场并没有施工队伍,在工地打工的王恒为什么跑到这里来?既然来了,又怎么不见人影,只留下了带血的鞋子和衬衫呢?根据现场情况,警方分析王恒极有可能遭遇不测。

了解案情以后,时任京山县副县长、公安局长杨剑和分管刑侦副局长向少武等人对案件高度重视,要求刑侦大队立即启动命案侦查机制,展开先期调查,并向荆门市公安局刑侦及相关业务部门请求技术支持。

警方把调查重点放到取走王恒手机的50多岁女人身上。经过调查,警方得知,取手机的女人正是同福宾馆的老板聂如兰。警方找到聂如兰后,聂如兰说,那天张蓉来找自己之后,知道王恒失踪了,因此自己也在找王恒。在寻找王恒的过程中,她也打通了小陈的手机,因为自己急着找王恒,就把手机拿走了。

面对警方的询问,聂如兰的说法和之前对张蓉的说法一样,王恒的确来过聂如兰店里,但待了一会就走了。聂如兰再三拜托警方尽快找到王恒,自己愿意全力配合。

警方初步认为,聂如兰没有明显的可疑之处。与此同时,针对王恒身边其他人的调查也在继续进行着。

消失的房客

据京山县公安局民警陈俊回忆,王恒是派出所的常客,平时喜欢酗酒,酗酒之后就爱闹事,近两年里派出所关于王恒的报警记录就有16条,都是他和别人吵架引发的。

警方走访得知,8月4日下午,王恒在同福宾馆与一名黄姓客人发生争吵。蹊跷的是,黄姓客人与王恒争吵之后,很快就退房走了。

警方辗转在安徽一家宾馆里找到了黄先生。面对民警,黄先生承认自己的确和王恒产生纠纷,但并没有动手,两人只是对骂了几句。当时,自己正在屋里睡觉,王恒以检查治安情况为名,强行敲开了他的房门进入屋内。在屋内转了几圈之后,王恒就骂骂咧咧的走了。之后,黄先生因为有事,就退了房。

王恒的朋友王某向警方反映,8月4日中午曾与王恒见过面,他说要去县里找女朋友,说女朋友对自己很好,经常给自己钱花。据王某反映,王恒天生有一只眼睛不好,小学只读了三年书,家里没有房子,而且脾气还不好,曾经找过几个女朋友,因为酗酒、家暴,女朋友都离开了他。

王恒的另外一个刘姓朋友的说法和王某的说法基本一致,刘某告诉警方,王恒曾经告诉他,自己和一个女人在县城合伙开了家宾馆,打算年底结婚。

警方根据现有信息判断,王恒口中所说的女朋友,很可能就是同福宾馆的老板聂如兰。但当警方再找聂如兰核实时,聂如兰却矢口否认是王恒的女朋友,说王恒岁数和自己女儿差不多,两人根本不可能做男女朋友。王恒只是自己的房客而已。

聂如兰说,之所以认王恒做干儿子,完全是为了生意,王恒不仅自己住店,还时常介绍些客户过来。但因为王恒喜欢酗酒闹事,后来两人的关系就疏远了。调查中,聂如兰的女儿也否认了母亲和王恒的男女朋友关系。案子一时间陷入僵局。

谁是老头子

警方重新梳理调查中发现的诸多线索,焦点又重新回到房客黄先生反映的一条线索上。据黄先生讲,当时王恒闯进自己房间,曾数次质问,“住在屋子里的老头子,哪去了”。据黄先生观察,王恒似乎与这个“老头子”有过节。

“老头子”是谁呢?王恒为什么要找他?好在同福宾馆并不大,只有十多间客房,根据监控,警方很快就查清了神秘的“老头子”的身份。

“老头子”姓徐,在一家单位做保安。据宾馆其他房客反映,老徐也是同福宾馆的常客,他和老板聂如兰的关系很好,平时经常来宾馆,有时候还帮着聂如兰值夜班。

在警方找到老徐的时候,老徐交代说,自己和王恒见过几次面,不是很熟,也没有什么矛盾。不知道他在哪儿。

据京山县公安局技术科主任谢良波回忆,当警方对老徐住处进行搜查时,发现了重要线索:老徐的电动车车轮上有一些血迹,经DNA鉴定,正是王恒的血。可是,无论警方怎么盘问,老徐就是不开口说出事情原委。

警方判断,老徐可能是在袒护另一个人。事实上,案件初始阶段,警方就把聂如兰纳入了重点怀疑,从她急着取走手机开始,到她在这个案子里格外积极的表现,警方都感到不合逻辑。

很快,警方调取了同福宾馆周围的监控视频。视频显示,聂如兰和老徐曾多次一起骑着电动车出门。其中,一段监控视频显示,两人在一天半夜里骑车外出,电动车的行驶方向正是马刨泉水库。当时,聂如兰提的袋子中可以看到某品牌的二锅头,这和水库现场发现的碎酒瓶品牌一样,而据调查,聂如兰和老徐平日里都不喝酒。此外,还有一段视频显示,聂如兰和老徐曾带着编织袋离开宾馆,回来时,编织袋却不见了。

种种迹象表明,聂如兰与老徐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上一篇:强化非公企业和社会组织党建 血债派   下一篇:向亲妹借腹生子,生下女儿后却反悔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