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 高密爆炸

2017-12-25 11:00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 高密爆炸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早在2003年在浙江工作时,习近平同志就到浦江下访,开创了领导下访制度。十几年来,浦江的信访量断崖式下

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 高密爆炸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早在2003年在浙江工作时,习近平同志就到浦江下访,开创了领导下访制度。十几年来,浦江的信访量断崖式下降,实现了初信初访归零、进京非法上访归零、进京集体上访归零的目标。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同志提出的一系列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的新思想、新观点与新论断,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基层社会治理的根本遵循。

  推行“党建+”制度,发挥党组织中流砥柱作用。社会治理的重心在基层,难点也在基层。基层党组织在基层治理中处于核心地位,发挥着中流砥柱作用。党组织能统筹各种政治资源、组织资源和治理资源,有效提升基层社会治理水平。近年来,浦江县以强化基层组织战斗力为目标,全面实施党员联系户制度,突出抓好乡镇“全科干部”、村级党支部“全责书记”、农村“全心党员”三支队伍建设,搭建起了“党委(政府)——村党支部(干部)——农村党员——农户”的基层治理组织框架,完善了基层社会治理的核心运行机制。这一“上能通达党委、下可顺达群众”的一体化治理体系,充分发挥党员先锋模范作用和联系群众优势,形成网格化治理格局,使党员成为网格区域治理的带头人、监管人和责任人,农户则是网格区域治理的参与者、互动者,双方共同不断地促进基层社会治理水平的有效提升。

  领导干部从“指挥员”转为“战斗员”。基层社会矛盾不是解决不了,而是缺少具有担当精神,能主动解决问题的“战斗员”。过去,一些地方采取消极的“维稳”政策, “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不解决”,从而陷入 “治理成本递增、收效递减”的怪圈。浦江坚持深化和完善领导干部下访接待群众制度,设立下访接待日、构建县乡信访事项快速办理机制、落实法定途径分类处理信访投诉,推动县领导、乡镇(街道)和部门领导、村(社区)两委干部不做“绅士”做“战士”,把“指挥部”推进到一线积极化解矛盾,从“指挥员”转向“战斗员”,形成了“县级领导下访接访、乡级或部门领导随时接访、村级干部积极接访”的常态化工作格局。同时,全面实施“千名干部进村社”制度,向全县429个行政村派驻指导团,由1名县管干部、2名机关干部和1名政法干警组成,全面指导村社工作。群众可以直接向指导团成员反映问题。实时开展信访矛盾纠纷排查化解工作,直面矛盾,把群众诉求化解在当时、当地,有效避免了乡镇(街道)“中梗阻现象”。

  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社会治理理念。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要“形成有效的社会治理、良好的社会秩序,使人民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加充实、更有保障、更可持续”。人民群众是社会治理的主体,要实现有效社会治理必须发挥人民群众的主体作用。从治理效果看,十八大以来浦江能在生态治理中保持社会面始终平稳可控,实现由“乱”到“治”的转变,关键在于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治理理念,着重突破了三大困境:一是突破价值困境,解决治理“为了谁”的问题。浦江生态治理是为了维护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所以始终把坚持公平公正作为最根本原则;二是突破主体困境,解决治理“依靠谁”的问题。通过基层党建引领,让人民群众参与到社会治理中来,增强人民群众的主人翁意识;三是突破效率困境,解决治理“怎么做”的问题。在社会治理中,浦江敢于用法、善于用法,把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贯穿于治理的全过程,更好地维护人民群众合法利益。

  打造全民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社会治理是一个多元化、综合化的系统工程,需要构建“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社会治理体制,为实现人民美好生活营造良好的社会环境。近年来,浦江探索以政府为主、社会多元主体参与的协同治理机制。积极培育第三方参与治理途径,成立了30个以律师和群众工作员个人名义命名的调解室,14个专业调委会和一批民间流动调解室,并设立“义门基金”,吸纳群众工作员、“两代表一委员”、法律工作者、村两委干部等加入调解员队伍。同时,着力发挥基层自治作用,按照合法性程序,在全县429个村(社区)开展村规民约制定修订工作,推动村民(居民)自治。依托村规民约,成立全科网格员队伍、“老娘舅”调解队等服务队伍,让更多群众参与社会治理,有效保证了矛盾纠纷不出村。

上一篇:明年开始农村将面临这几个坎,后悔没早点看到   下一篇:中国拒当全球垃圾场后,终于用铁废料秒杀了日本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