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共建共治共享 推进社会治理精细化 今日点击

2017-12-23 11:15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共建共治共享 推进社会治理精细化 今日点击 社会治理,关乎人民的福祉,更关乎社会的和谐发展。基层自治,是社会治理的神经末梢,是决定社会治理是否高效的最关键环节。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 方向已明确,关键在落实。

共建共治共享 推进社会治理精细化 今日点击

  社会治理,关乎人民的福祉,更关乎社会的和谐发展。基层自治,是社会治理的神经末梢,是决定社会治理是否高效的最关键环节。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

  方向已明确,关键在落实。

  这几年,贵阳市不断创新社会治理模式,以社会治理精细化、多元化、法治化为着力点,注重发挥好基层自治组织的作用,不断提升社会治理水平。在加强基层自治方面,创新提出了“六小联通”的基层治理模式,发扬“钉钉子、扣扣子、担担子”的精神,全力让蓝图变为现实。

  “六小联通”是指“楼栋物管自管会”“小微社会组织联合会”“商户摊贩自管会”“志愿服务联合会”“共驻共建联合会”“商务楼宇园区服务社”等六个创新型基层组织。

  目前,“六小联通”已在花溪区、白云区、南明区、清镇市等地建立试点。

  近日,记者来到花溪区,走访了解“六小联通”的工作内容、开展效果及发展现状。

  A 联通爱心:志愿服务联合会推进社区治理

  “所有同学依次排好队,一个个的来。”

  12月20日中午一点半,记者来到花溪区明珠社区溪北居委会,一群戴着红领巾、背着书包的小朋友有序地排着队,依次从老师手里领取小点心。领取了点心的小朋友互相喂食,快乐的笑声回荡在居委会四周。

  溪北居委会工作人员李寄介绍,这些孩子都住在明珠社区,分别在周边花溪一小、吉林小学等小学就读。他们的父母都是双职工,工作比较繁忙,中午不在家,下班都是五六点了,而孩子通常四点半左右就下课。为解决居民实际问题,在2013年3月,居委会成立了爱心午托园,又称“四点半课堂”。

  目前,几乎每天中午和下午放学后都会有20多个孩子来到这里,由爱心午托园的志愿者进行照看。

  去年三月份,李寄来到居委会,成了爱心午托园志愿者中的一员。“我们主要负责孩子的接送、午饭以及放学后的辅导。”

  爱心午托园的志愿者除了本地的居民外,还有来自贵州大学志愿团队的大学生。这些大学生志愿者几乎每个星期都会来给孩子辅导作业、上心理辅导课、开展动手动脑的游戏活动等,逢年过节,还会给孩子们送上小礼品。

  为了解决孩子的午饭和午休问题,居委会还设置了厨房和午休房。“孩子的家长除了交孩子的伙食费外,其他全部不用管,切实解决了后顾之忧。”李寄说。

  今年,爱心午托园还举办了夏令营活动,并邀请了辖区内的书法、剪纸爱好者给孩子上课,培训孩子的兴趣爱好,并开展消防知识宣传和消防演练等活动。

  “爱心午托园”是溪北社区志愿服务联合会的成员之一。

  据悉,以前,溪北社区的社会组织很多,但是比较松散,不成体系,没有整合到社会治理中来。为此,溪北社区于2015年5月成立了志愿服务联合会,目前有文艺队、维修队等21支队伍,共同推进辖区社会公益服务。目前,这21支志愿队伍的服务范围涵盖了整个花溪区。

  联合会成立以来,不仅在文化、生活等方面为居民提供大量服务,还带动众多辖区居民主动参与志愿服务,让居民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和睦和亲密。

  随着居民参与志愿服务积极性的提高,联合会的文艺队从原有的4支队伍扩大到了6支,丰富了辖区居民的精神文化生活,在平安社区建设、创文、党的十九大精神宣传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除了带来精神文化的享受,联合会各志愿组织成员还为居民提供了切实的便民服务。

  67岁的邓世均是志愿服务联合会维修队中的一员,自加入维修队以来,他每个月都要为居民疏通下水道,一年至少100余次。

  “很多搞下水道疏通的不仅收费高,效率还不高。”志愿服务联合会会长周玉莲说,有着10余年下水道维修经验的邓世均,只要居民有诉求,他立马会赶到居民家中。

  B 联通商心:商户摊贩自管会合促街区治理

  “到你走了。”

  “这回,我将军。”钟玉才说着,放下自己的“炮”,并将刘建忠的“兵”拿下棋盘。

  ……

  12月20日下午五点过,在花溪区溪北社区园亭路连心亭里,78岁的钟玉才和65岁的刘建忠正在兴致勃勃地下象棋。

  “这里环境又好又安静,就在家门口。天气好的话,我和老刘几乎每天下午都在这里下象棋。”钟玉才说。

  顺着园亭路一直往上走,路面干净整洁,人行道上每隔两三米就有一张长椅,不少市民在此休闲。

  “以前哪会是这样哦。”钟玉才说,以前这里是“脏、乱、差”的典型,垃圾遍地,污水横流,甚至还有猫狗的排泄物,“臭得我都不愿意出门。”

  园亭路环境的改善,始于2015年9月溪北社区服务中心正式建立园亭路商户摊贩自管会。据自管会副会长龙小云介绍,作为“六小联通”的一部分,该自管会是花溪区首个面向商户的自管委员会,主要是针对商户摊贩而设立的,旨在通过制度约束,让商户共同协商解决各类问题,实现共治共享。

  当时,园亭路正在改建,溪北社区便以此为契机成立商户摊贩自管会。同时,园亭路临近花溪公园,只有一两百米的距离,这里“脏、乱、差”的环境,严重影响着花溪公园的旅游形象,“可能因为一个小小的环节,游客便会对花溪留下不好的印象。”龙小云说,园亭路两边都是商户,环境卫生问题若得不到解决,不仅是游客给“差评”,商户自身的经营也面临严重的挑战。

  商户摊贩自管会由居委会工作人员、网格社工、门面出租户和商户共同组成,目前,园亭路的12家商户全是自管会委员。

  商户摊贩自管会是如何发挥作用的?都发挥了哪些作用?

  据龙小云介绍,自管会成立以来,通过每个月召开协商会议,针对环境卫生、乱停乱放等各种现象,及时提出解决方案,实行包保责任制。同时,严格执行“门前三包”的相关规章制度,从卫生管理、环境绿化、秩序管制等三方面开展相关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自管会委员不仅要自我监督、自我规范,还要监督别人,一旦发现问题要立刻上报或督促问题责任方解决。这种民主监督的方式,不仅没有让商户之间的关系变僵,还推动了沿路“温馨家园”的建设。

  “以前大家都不熟悉,见面也不打招呼,合作更是没有。”2015年,袁东球刚来豪享来牛排店当店长时,周围的环境卫生差,大家也互不来往。

  在商户摊贩自管会成立之后,每家商户的门前干净了,商户之间的交流逐渐增多,关系变得亲密起来。一出现环境卫生问题,大家就聚在一起商讨,该怎么分工、采取什么措施……

  令袁东球惊喜的是,自管会成立之后,不只是处理事情更容易了,而且还在经营模式、经营理念、客源等多方面都实现了资源共享,共同发展。“养生馆的老板经常会将我们的牛排推荐给客人。”袁东球笑着说道。

  龙小云说:“我们将把园亭路打造成示范街,将商户摊贩自管会推向全区,扩大覆盖面。”

  C 联通民心:楼栋物管自管会助力院落治理

  “老周,又在给兰草浇水啊?”

  “是啊。你看,这两天又长出了好多新叶子。”

  记者跟随77岁的解秀云走进位于花溪区溪北路附近的蟠龙巷老干院落,刚踏进铁门,便看见周家宁老人端着淘米水,给走道旁的几盆兰草浇水。

  “每天的淘米水、洗菜水都要用来给这些花草浇水,我们从家里抬出来的时候刚冒出芽,你看现在这长势多好。”周家宁指着院子里郁郁葱葱的花草,自豪地介绍。

  “这些植物都是各个居民家里的,大家自发搬到大院里来美化环境。”解秀云说,自从蟠龙巷老干院落成立院落楼栋物管自管会后,院落的绝大部分事情都能自己解决,通过自管会,不仅省时省力,提高了小区院落自治能力,也调动了大家的热情,实现共治共享。

  而在这之前,这个院落却是另一种面貌。“困扰大家的事情不少,不是铁门坏了就是下水管堵塞了,很多时候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谈起院落以前的管理情况,解秀云颇有感触。

  据悉,花溪区在“十二五”期间,构建起“一核多元”的城市基层社会治理组织框架,探索出了“五力共治”的社会治理基本途径,在社会治理和群众工作中取得了重大成效。随着花溪区建设全域文化旅游创新区的快速推进,各项产业发展迅速,城区面积和居住人口也在迅猛增长。处于社会治理最末梢和公共服务最前沿的各个小区、院落、网格,作为矛盾的聚焦点、利益的交汇点,以及政策的落脚点,工作压力也猛增。

  在这样的背景下,蟠龙巷老干院落里包括解秀云在内的部分老党员自发组织,于2011年底成立楼栋物管自管会,由5名党员任管委会委员,成员中还有22名党员。

  “前两天路上的井盖坏了,党小组成员立刻报给了溪北居委会,当天井盖就修好了。”对自管会最新的工作成绩,解秀云表示很满意。

  现在,从院落的环境绿化、安全防范、公共停车,到志愿服务和邻里关系协调,蟠龙巷老干院落都实现了共管共治。除了解决平时的大事小务,在物质层面实现共治共享外,更多的是精神文化层面的共建共享。

  据解秀云介绍,党的十九大召开以来,自管会的老党员积极带头组织学习党的十九大报告和习近平总书记在贵州省代表团的重要讲话精神。

  除了学习党的十九大精神外,自管会每到重要节日也会组织活动。

  “去年的中秋节我们就组织了一台‘中秋夕阳红’文艺晚会,春节我们还打算组织一个活动,主题就是‘喜迎新时代’。” 解秀云说。

  “每年的活动,从策划到主持,都是解阿姨带头弄的。”溪北居委会支书周玉莲在一旁补充道。

  据周玉莲介绍,像蟠龙巷老干院落这样成立院落楼栋物管自管会的院落,花溪区目前共有17个。“院落楼栋是社会治理中最小最细的‘神经’,只有将这些细微的神经疏通了,管理好了,社会治理的成效才会更加明显。院落楼栋物管自管会的成立,是对社会治理模式的创新,将群众的事情办好。”周玉莲说。

  “以小区、院落进行细分,以‘网格’为治理单位,是对社会治理模式的创新,是对‘一核多元、五力共治’的深化。”花溪区委群工委基层建设管理科负责人沙光园说。

上一篇:女子婚后上交工资卡,生活费不足致其孕期营养不良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