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好的作品是能影响社会的 专拍哥

2017-12-09 11:33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好的作品是能影响社会的 专拍哥 他是演艺圈里的神秘人,荣膺过华表奖影帝却很少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他身为演员又热衷文学,历经8年时间磨出一个剧本。最近,已过不惑之年的果靖霖因为电视剧《生逢灿烂的日子》成为热门人物,他在这部70后一代人的致青春之作

好的作品是能影响社会的 专拍哥

      他是演艺圈里的“神秘人”,荣膺过华表奖影帝却很少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他身为演员又热衷文学,历经8年时间磨出一个剧本。最近,已过不惑之年的果靖霖因为电视剧《生逢灿烂的日子》成为热门人物,他在这部70后一代人的“致青春”之作中,集艺术总监、编剧、主演于一身。

       事实上,这位实力派演员在影视剧、话剧舞台上一直佳作频出,无论是《与青春有关的日子》里那个潇洒义气的“高洋”,还是此后在柏林电影节获奖作品《狗十三》中威严隐忍的“李玩父亲”,抑或是《新亮剑》中的“楚云飞”,果靖霖塑造的角色或痞气,或儒雅,或隐忍,这次在新剧中饰演的老三郭小洋更是让观众爱恨交织。12月6日,果靖霖接受了大河报记者的专访。

       1

       不真动感情打动不了观众

       果靖霖出生于北京工人家庭,小时候住在北京人艺附近,经常见到文艺界人士来来往往,偶尔还去后台玩耍,耳濡目染,便对戏剧产生了兴趣。16岁那年,电影《普莱维梯彻公司》招小演员,果靖霖去参加面试被选中,主演了人生第一部电影。

       1990年,果靖霖考上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和徐峥成了同班同学。毕业后,果靖霖以优异成绩考上了中国青年艺术剧院,成为一名专业话剧演员。最初热衷于先锋戏剧的果靖霖一度认为“戏剧应该引导观众”,但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这个观念发生了变化,觉得“戏剧应该服务观众”。之后,他开始转战影视界,“影视剧对大众的影响比戏剧大,还能养活自个儿”。

       2009年,39岁的果靖霖凭借电影《袁隆平》一举拿下第13届华表奖最佳男演员,在这个近不惑之年得到的奖项,也让他被归类为影视圈“大器晚成”的男演员之一。

       虽然演员是主业,但凭借着积累的写作底子,果靖霖当起了“业余编剧”,偶尔帮朋友完善一些剧本。电视剧《生逢灿烂的日子》的剧本是果靖霖一个人的原创,写的是自己最熟悉的青春和往事,其实故事很早就在他心里酝酿了,但一点点下笔琢磨就用了七八年。他不擅长电脑打字,写剧本全靠手写,然后再由助手录入电脑。反正没人催稿,他总是写写停停,如果中间思路突然转换,哪怕已经写了整一集,一样全部推倒重写。

       果靖霖评价剧本优劣的标准,首先是能不能感动自己:“我是演员,如果我演戏的时候,我不真动感情,我绝对打动不了观众。那么作为编剧,所有你们会哭的地方,我一定是写的时候比你们先哭过了,我的稿纸上有很多的黄点点,那就是我当时哭的。”

       2

       人物是好是坏要交给观众去评价

       《生逢灿烂的日子》开播之后,虽然年代还原感强、生活气息浓郁等深受观众的褒扬,但也因该剧选角年龄普遍偏大而受到争议。

       对此,果靖霖坦言筹拍此剧时资金并不充裕,确实都是请了老朋友过来帮忙,19岁时便结识的故交姜武,年龄只相差一个月的好哥们张嘉译都被他邀请来担当主演。连在大银幕上大红大紫,已经鲜少接拍电视剧的大学同学徐峥也被他拉来,在剧中客串了一位电影制作人。

       “虽然我们年纪大,但是我们心态年轻啊。”对于当时选角的心态,果靖霖说,“首先我们真正经历过那个年代,确实能拿捏得比较到位。再有,像我们这拨老演员,功夫我都了解,我们能集体赖在这儿演,相信大家通过表演还是可以让观众认可这个角色的。”

       对于这部剧中的郭家四兄弟,刘佩琦饰演的老父亲曾这样评价:“老大憨,老二愣,老三鬼,老四看不透。”果靖霖希望通过性格、经历迥异的郭家四兄弟,展现四种截然不同的人生选择,其中他自己饰演的老三身上的自私与隐忍,善良与纠结,懦弱与刚强,都如硬币的两面时常闪现。

       果靖霖表示,在写剧本的时候就想挑战一下传统电视剧的写法。“我希望写出一个心理相对比较复杂,具有多面性的人物。剧情中的一些内容其实就是我曾经的人生思考,我只是把问题提出,并没有什么导向性。任何人都有对和错,这就是人的复杂性,我创作了这些人物,他们有最真实的痛苦与欢乐,至于他们到底是好是坏,还是要交给观众去评价讨论。”

       在他看来,一个好的作品是能影响社会的,收视率高、流量多的并不一定是好作品,真正能引起社会反响才是好作品,“现在我的期许已经达到了,大家都在议论这个剧”。

      3

       和大家分享“四十不惑”的心得

       谈到这部剧的创作初衷,果靖霖说:“每个人不管到什么年纪,总会有一个阶段会去忆青春,想稍微停一下脚步思考一下过去、现在和将来。在思考的过程中,你就能看到自己是怎么从年轻时代一路走来的,也可以想一想将来怎么办。”创作中,他将自己前半生的思考与感悟都放置在了其中,“创作这部剧,也是想和大家分享一下‘四十不惑’的心得。尤其得益于电视剧较长的篇幅,使得我们可以更多地展现从‘惑’到‘不惑’的心路历程”。

       身兼编剧、艺术总监、主演数职,果靖霖在承担更大压力的同时,也过足了创作的“瘾”。剧中,从北京胡同,到70后的独特精神气质,都能找到果靖霖成长的影子。在他看来,70后有着独特的精神底色,他们经历了几个重大的历史时期,就好像成长于历史的交叉口,“这些经历刻进了我们的成长历程,影响着我们的事业、生活,成了我们成长本身的一部分。我希望通过这部戏告诉大家70后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以及这代人的无畏精神。可以说,这部剧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成长史”。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细心的观众不难发现,每集片尾低沉浑厚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正是果靖霖自己配音朗诵的。诗歌中朴素美好的祝愿与希冀,也是果靖霖寄托在本剧中的心志表达,“这首当时脍炙人口的诗,可以说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共同心声。我自诩是个有一些诗情的人,这不仅仅是个人的文学爱好,更是受那个大时代的影响”。

       4

       艺术需要合适的表达途径

       在这部剧中,一些台词、镜头语言会给人一种“不那么电视剧”的感受,这种话剧化的呈现方式与果靖霖的“话剧人”出身有着不可割裂的关系。

      他一毕业就一头扎进话剧的舞台,曾主演过《半生缘》《新北京人》《普拉东诺夫》《进入黑夜的漫长旅程》等话剧,被称为“话剧才子”。已经毕业20余年,直到现在他都不会穿着T恤、短裤进剧场,而是总要正儿八经地穿上长裤、衬衫。他说,这是对自己钟爱的艺术的一种敬畏与尊重。

       “我是学戏剧的,戏剧和影视本来就不分家,有一些东西我是故意戏剧化了一些,好玩。”果靖霖坦陈,自己在创作中确实也进行了一些探索性尝试,“我选择用这样一种方式处理,可能有的地方确实更接近电影化或舞台化。我觉得电视剧需要一些技术上的进步,不能老是家长里短那些‘水词’,是要有这样一个提高或者改变的,我希望在这方面也做一下尝试”。

       说到这儿,果靖霖顿了顿,又说道:“我不知道这样的处理方式观众是不是接受,是不是舒服,但这也算是我的一种‘诗与远方’吧。”

       近些年演艺圈里有“演而优则导”的现象,但少有人像果靖霖这样编、导、演三种身份自如切换。他说:“我热爱的是艺术,和艺术沾边的事情都会做。艺术需要一个合适的表达途径,适合书写就写,需要演就去演,但万变不离其宗,都是为了表达我的艺术观点。”

上一篇:婆婆帮儿媳带小孩,竟然要开价1万5   下一篇:女生吐槽男老师进女寝突查:开内衣盒 被子被掀开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