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回顾中国癌症防治史 迎接“癌症社会”

2017-11-01 14:59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回顾中国癌症防治史 迎接癌症社会 那扇沉重的门打开了。有人从里面大喊:20号!等候者们竖起耳朵,被选中者心头一紧。 这是北京一家肿瘤专科医院,外科大楼,手术室的等候走廊。禁止家属陪同,床位依次排开,不允许下床走动,不允许互相交谈。他们等待护士推
回顾中国癌症防治史 迎接“癌症社会”


那扇沉重的门打开了。有人从里面大喊:“20号!”等候者们竖起耳朵,被选中者心头一紧。
这是北京一家肿瘤专科医院,外科大楼,手术室的等候走廊。禁止家属陪同,床位依次排开,不允许下床走动,不允许互相交谈。他们等待护士推着自己的可移动病床,冲向一门之隔的手术台。那时,车轮在泛着杀菌剂光芒的地板上,划出刺耳的声响。
而帮他/她答卷的,是门背后不同手术室、不同肿瘤科室的外科医生团队。主治医师将手关节转角、刀刃滑行距离精确到毫厘,直到摘除被恶性癌细胞浸润的组织甚至器官——赢得一场外科医学意义上的胜利。
狭窄的生命通道,超长的等候时间,“超长待机”的“白衣战士”,在被习近平总书记称为始终处于“战时状态”的大型公立医院,以及一座医院中死亡率相对较高的肿瘤科/肿瘤中心,这是中国大多数肿瘤医院的日常。
其中,有一位患者,已经连续三次听到了癌症的“敲门”声。她的三次癌症,相隔长约30年,见证了整个中国癌症防治体系的成长。
诊疗规范化:30年,3次患癌就医
1986年3月,中国还是一个从“文革”阴影走出不到10年的发展中国家,显然无法支撑起一个高水平的肿瘤防治体系。史安利,作为中国政府选派到世界卫生组织在比利时的首批留学生,“国家卫生部干部”,即便拥有双重光环和公费医疗福利,她依然必须面对1980年代的中国癌症治疗体系。
那一年,她与乳腺癌第一次相遇。诊断在比利时十分钟就确定了,但回国后的治疗却矫枉过正了,她回忆说:“手术做得个彻底,一辈子左侧的手臂比右侧大了一圈,放疗,也把我食道给烧伤了,疼成什么样子,甭说吃东西疼了,做一个吞咽的动作都疼。”
乳腺癌是中国女性发病率最高的癌症。2014年,发表在《柳叶刀·肿瘤学(Lancet Oncol)》的一篇综述显示,90 年代以来,中国的乳腺癌发病率增长速度是全球的两倍多,如果这一趋势保持不变,到 2021 年,中国乳腺癌患者将高达 250 万。
1995年,她又被确诊为结直肠癌。后来的研究数据显示,2000-2011年间,结直肠癌是女性发病率上升最高的癌种。
她接受肠癌治疗的,是中国最好的肿瘤医院之一,即便如此,在当时,化疗、放疗、手术不同分科的医学大咖,各管自己那一段,没有形成统一的治疗方案。她手术刚完就放疗,放疗还没结束就化疗,“白血球一下子降得很厉害,脱发、呕吐、无力……”
2015年,随着多学科综合诊疗(MDT)的铺开,多个科室治疗方案“内部打架”局面逐步减少。取而代之的是,各科室的权力边界、治疗流程得到明确,且跨科室的合作(会诊)乃至合并(成立肿瘤综合诊疗中心),成为可能。
然而,她说道,对待肿瘤这一最大敌人,在全球临床肿瘤学界,依然分裂成两个阵营:“激进派”认为,治疗癌症必须采用激进疗法,“啪”一拳打过去,通过强大冲击力把癌细胞杀灭——只要患者副作用控制在可承受的范围内即可,因为没有什么代价,比失去生命的代价更大。
作为“激进派”的反对者,“缓和派”的声音正在日益得到重视。他们认为,重拳出击容易误伤癌细胞周边的正常细胞,甚至给脏器带来不可逆的损伤;而且癌细胞即便在单一疗程中被杀灭,基于当下有限的“侦查”水平,仍然有可能出现“漏网之鱼”并导致癌症复发。他们主张将癌细胞控制在合理范围内,“带癌长期生存”,将癌症作为慢性病进行管理。
就在两派僵持不下之际,对肿瘤患者过度治疗的幽灵,漂浮在中美上空。这源于一种利益驱动或者医学/科学精英主义的驱动。幸运的是,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开始采取行动——
在放疗方面,中国唯一的肿瘤放射治疗领域的院士于金明,近年来四处呼吁推广“精准放疗”。在他看来,那些“不精准”的放疗,诸如盲目提高剂量、盲目扩大照野,而巨大的放射毒性不仅没有带来患者生存期的显著延长,而且加大了患者死亡率、不良反应率。
在化疗方面,国家卫计委成立了国家合理用药专家委员会抗肿瘤药物专家组,并启动了肿瘤用药大清查。按照国家卫计委的调研,肿瘤化疗仍面临多重难题,包括缺少化疗医生准入制度、过度治疗、剂量和疗程不够、选择药物不当,随意更改治疗方案,等等。
有了成套的临床规则,医者的依从性如何,仍然需要打一个问号。
2015年,史安利再次罹患乳腺癌之后,她当时未被切除的另一侧乳房,有两处肿块都进行了穿刺检查(简称“活检”)。让她感到震惊的是,一位青年外科医生,自作主张地认为,只需对大肿块进行病理检验,小肿块无关痛痒,差点把小肿块的标本扔掉了。
直到她,反复坚持之下,这位青年医生才找到病理大夫,第二块组织样本进行了病理检验。“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病理结果不一样,他差点就误诊了,这会导致治疗方案完全不一样。”
为此,2016年,国家卫计委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强肿瘤规范化诊疗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落实肿瘤诊疗规范和临床路径,实施规范化诊疗。
 
上一篇:新时代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及其现实意义 奸淫幼女罪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