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诱奸少女案背后缺爱的英国社会

2017-10-06 14:41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诱奸少女案背后缺爱的英国社会 ■ 《三个女孩》剧照 图GJ 在被吼了一句不许你和这个社区的人接触后,与父亲本就关系疏离的霍莉逃出家,跟同样在家庭生活中没有得到足够关爱的姑娘安布尔和鲁比混在一起。她们认识了巴基斯坦裔的爹地,却最终被这个老男人及其团
诱奸少女案背后缺爱的英国社会

■ 《三个女孩》剧照 图GJ
  在被吼了一句“不许你和这个社区的人接触”后,与父亲本就关系疏离的霍莉逃出家,跟同样在家庭生活中没有得到足够关爱的姑娘安布尔和鲁比混在一起。她们认识了巴基斯坦裔的“爹地”,却最终被这个老男人及其团伙强奸,并被迫卖淫,沦为他们的牟利工具。
  这部今年5月英国广播公司(BBC)推出三集迷你剧《三个女孩》,讲述的是2008年至2012年真实发生在英国小镇罗奇代尔的团伙诱奸未成年人案。由于嫌犯多为巴基斯坦裔,当地警方出于种种顾虑未能充分调查,最终酿成一起轰动全国的丑闻。在长达四年的时间里,近百名未成年少女遭受暴徒的侵犯,而警察在破案方面却鲜有作为。这背后的深层原因令人深思。
  逃离家庭却再陷深渊
  《三个女孩》中,逃离缺乏关爱的家庭的霍莉跟着安布尔和鲁比经常去一家咖喱餐厅玩耍。在那里,一个被称为“爹地”的巴基斯坦裔男人“热情”地为她们免费提供食物和酒。但愉快的、无忧无虑的日子没过多久,男人带着另外几个巴基斯坦裔男人诱奸了这三个未成年少女。
  被迫用身体“偿还”了“爹地”此前的“款待”后,霍莉又被“爹地”胁迫前往停车场,再一次被强奸。两次受辱的霍莉回到“爹地”的店里,却又遭到他人的非礼。羞愤之下,霍莉砸坏了店里的玻璃橱窗,“爹地”却报警反成了受害者。面对警察的盘问,霍莉先是欲言又止,但当警察准备匆匆结案时,她放下顾虑说出了被诱奸的经历。然而,警方的进一步取证,以及“爹地”获保释,却将霍莉的生活进一步推入了深渊。
  一直暗中观察并留意到姑娘们反常行为的当地性健康机构工作人员萨拉试图帮助她们,她向警方和当局递送了上百份关于少女被性虐待的报告,数百次与有关方面交涉。她还帮助霍莉战胜心魔,积极配合调查。但警方和社会救助机构却将这些问题少女被迫卖淫的行为视为是她们的自行选择,并推脱办案。甚至,英国皇家监控署(CPS)仍以证据不足为由撤销了案件。
  而当丑闻被曝光,警方决定重启调查时,因被强奸怀孕而生下孩子的女孩们,以及她们的父母已经不再相信警察,不愿出庭作证。连萨拉也不愿给警方好脸色,担心重新揭开伤疤会带给女孩们更大的痛苦。最终,负责此案调查的探员玛格丽特·奥利弗好不容易说服萨拉,劝女孩们再次直面痛苦的过去。
  不良少女活该被强奸?
  罗奇代尔是一个英国小镇,只有不到3万人口,其中约10%是巴基斯坦裔英国人。这座小镇社会状况不佳,酗酒现象和失业率居高不下。像《三个女孩》中的“爹地”所在的犯罪团伙在这个小镇里侵犯了大量未成年受害者。
  不可否认的是,罗奇代尔案件中受到侵犯的女孩有着诸多相似的特点:来自破碎或混乱的家庭,与父母关系疏远,缺乏社会关注,处于青春叛逆期,浓妆艳抹、作风散漫,酗酒、吸食大麻、参与街头斗殴。在旁人看来,她们都是十足的不良少女。
  而在街头诱奸未成年少女的施暴者中,巴基斯坦裔占据大多数。在施暴者看来,这些贫穷又可怜的女孩子“廉价且轻佻”,更重要的是非常容易得手。但对英国人来说,想与巴基斯坦裔讨论如何处理这类案件却是十分困难的。负责调查罗奇代尔丑闻案件的检察官纳齐尔·阿夫扎尔为英国《每日邮报》撰文称,即便与他们讨论未成年人性虐问题,对方的反应也往往是骇人的。“他们最常见的观点是‘谁让她们自己不小心落入坏人手中的’。”
  不仅巴基斯坦裔如此看待这些出身糟糕的女孩子,甚至连白人,无论是警方还是社会救助机构,也不待见她们。在性健康机构工作的萨拉愤怒地对歧视受害者的社会救助机构人员吼道:“我看到的是孩子们被害得惨不忍睹,你们却认为这不过是一群婊子自找的!”警方办案时也往往以这些受害女孩“可信度不高”“无法取得陪审团的信任”为由,不信任她们提供的证词。有的警察在询问案情时还会戴着有色眼镜看待她们,态度敷衍,甚至使用很多不当言语。一位警察在接受电台采访时就承认,自己将那些女孩称为“雏妓”。即便当案件被曝光,调查重启,当局依然对这些受害者挑挑拣拣。就像《三个女孩》剧中所呈现的,因为涉嫌帮助施暴者诱奸其他受害者的安布尔成了“不完美的受害者”,不被允许出庭作证。
  导致案件迟迟得不到正确处理的,不仅仅是因为人们带着偏见看待这些“不良少女”,还因为所谓的“政治正确”。在罗奇代尔诱奸少女案件中,当地警方一直坚称这些受害女孩之所以会成为犯罪团伙的目标,是因为她们很脆弱,而不是因为她们是白人。害怕被贴上“种族主义者”标签的警方选择对案件采取不作为的处理方式。莉兹·瑟斯克曾是自由党议员,如今是罗奇代尔丑闻后由家长组织的反儿童诱奸行动的积极参与者。她表示,“这类案件并没有停止,而且只要我们选择政治正确,这样的罪行就会一直存在。”
  投入警力不如赢得信任
  《三个女孩》中最终打破僵局的探员奥利弗真实存在。曾经参与调查这起案件的奥利弗认为,这桩案件也暴露出警方面临的信任危机,当务之急是必须要建立起警察与受害者之间的相互信任。否则即使投入上万警力,调查也不可能有进展。
  奥利弗回忆,警方在办理这起案件时对受害者没有丝毫同情。有的警察甚至不愿意走进受害女孩的家中。“他们只是坐在车里吃着三明治,等我回来。我们开车带孩子们去警局时,女孩们提出想听1频道,同事却调到了4频道。他们不会想到要试着做点什么让她们感觉好过一点。而这些小事情恰恰是与她们建立信任的关键。”
  1997年就加入警队的奥利弗曾在处理谋杀案的数年时间里学会了如何与受害者家属建立信任。之后她被派去处理强奸、家庭暴力和儿童保护等案件,这些都是其他警员不乐意碰的,奥利弗却做得很好。
  多年来耐心与受害者打交道的奥利弗意识到,警察在办案时应当牢记自己的身份首先是人,其次才是警察。但奥利弗表示,她的很多同事却只把警察身份摆在第一位。她说,巨大的破案压力,以及奉行的“破案至上”准则,使警察在工作中对受害者缺乏同情心。但奥利弗的许多同事都认为她“太情绪化了”。他们认为,警察应该和所有人保持距离。然而在奥利弗看来,正是这种想法使警察和受害人之间产生隔阂。很多受害者即便饱受暴徒折磨也不愿意报警,因为警方对她们的不尊重导致她们对警方缺乏信任。这也是最终导致警方在罗奇代尔未成年人诱奸案失职的原因。
  性侵案件仍然屡屡发生
  检察官阿夫扎尔表示,在罗奇代尔诱奸未成年少女丑闻之后,英国的相关机构迅速做出了改变。新的指导方针使起诉案件变得更加容易,“可信证人”也被重新定义了。在法庭上由六个律师当场对证人进行交叉讯问的诉讼程序也被废除,以免造成二度伤害。如今,未成年受害者可以在预先录制的交叉讯问中提供证据,以便在审判开始时向评审团播放。英国法官也必须接受专门的培训,学习如何主持复杂的儿童性虐待类案件。而在调查此类案件的警察也被要求接受相关专业培训,并持有相关执照。
  然而,糟糕的境况很难一下子得到改变。处理虐待未成年人案件机构的一名负责人在接受英国《每日邮报》采访时表示“问题甚至变得更糟”,在曾曝出过性侵未成年人丑闻的小城罗瑟勒姆,类似的案件依旧屡屡发生。“这周,一个被犯罪团伙控制的17岁孩子抱怨说,社会救助机构和警方没能阻止这些侵害行为,也没有逮捕犯罪团伙成员。”去年,仅仅在曼彻斯特,诱奸未成年人的案件就增长了五倍。
  用心赢得那些饱受伤害的女孩子们信任的奥利弗表示,如何兑现对孩子们的承诺依旧是个难题,这取决于负责案件调查的上司的态度。她无奈地表示,依然有很多强奸犯多年来逍遥法外。她曾在办案时多次探访青少年受害者搜集证据,替她们奔走维权,但最终即使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她也还是只能眼睁睁看着案子不了了之。“我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自己不得不直视这些脆弱的孩子们的眼睛,告诉她们那些毁了她们一生的施暴者将逍遥法外,而我对此却无能为力。”
  相关链接
  一部韩国电影
  改变国家法律
  韩国电影《熔炉》是根据发生在一所聋哑障碍人学校的真实案例改编的。学校里的孩子们一直遭受着校长、教导主任和老师的性侵。电影暴露出社会福利机构内存在的问题,也引发了韩国社会的关注。
  为此,案件所在地的光州警方组成专案小组重新侦办此案。调查发现,现行性侵害防治法刑责太轻,两名性侵教师已过追诉期。韩国网民要求提高性侵案量刑标准和废除追诉期。光州警方提出因强奸致伤,公诉期延长到十年。调查显示14人涉嫌性侵,由于涉嫌性侵校长已过世,将由韩国政府负起连带责任,赔偿受害学生。
  《性暴力犯罪处罚特别法部分修订法律案》(又名“熔炉法”)是针对电影《熔炉》中反映的针对残障人士的性暴力犯罪而制定的法律。2011年10月,韩国国会以207票通过,1票弃权压倒性通过熔炉法。法案规定,对残障人及不满13岁的儿童的性暴力犯罪不受时效限制;对残障人性暴力犯罪的,删除“不能反抗”的构成要件;强奸犯罪的处以七年以上或无期徒刑,强制猥亵犯罪的处于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且不得宣告缓刑;从事残障人保护及公益事业的人员,对残障人实施性暴力犯罪的,在量刑标准的基础上加重二分之一刑期以严惩。新法于2012年7月实施。电影《熔炉》也催生了“熔炉防治法”——《社会福祉事业法》修正案,确保社福机构经营公开透明并纳入外部监督力量。
  光州私立听障学校被取消社会福祉许可证,学校由光州政府接管,缴回57亿韩元法人财产,用于残障者福利基金,并成立国立特殊学校。
  2011年10月起,韩国教育科学技术部对全国所有寄宿型特殊教育学校和普通特殊教育学校实施联合检查,并成立预防对残障学生实施性侵犯的“常设监督团”。同时还将对幼儿园、学校等教育机关从业人员的性犯罪经历进行调查。
  韩国各级教育机关对残障人学生性侵害现状进行调查,并加强性教育以防止再次发生类似事件。韩国京畿道、光州、首尔等城市也相继出台《学生人权保护条例》禁止间接体罚,禁止性别歧视等。
上一篇:中国游客买东西比当地人还便宜 农产品滞销案例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