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妖猫传》:“色即是空”是一个女人与王朝的象征

2017-12-25 14:46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妖猫传》:色即是空是一个女人与王朝的 所有的电影,都是关于过去的。这个道理,陈凯歌是最明白不过的。他最好的电影都是在频频回首,都是要挥一挥衣袖,告别一些云彩的。《妖猫传》里的李隆基打了太监一个耳光,镜头一转,我们看到他一个人的背影,本来要
 《妖猫传》:“色即是空”是一个女人与王朝的

 所有的电影,都是关于过去的。这个道理,陈凯歌是最明白不过的。他最好的电影都是在频频回首,都是要挥一挥衣袖,告别一些云彩的。《妖猫传》里的李隆基打了太监一个耳光,镜头一转,我们看到他一个人的背影,本来要离宫的他,好像准备折返,要回到属于他的旧时光里去。本来这已经极好了,人的行为已是再明显不过的心态的外化。可陈凯歌还是担心我们的理解力跟不上,让他的扮演者张鲁一补了一句:我还是这儿的皇帝。让这起颇具重量的时光穿梭,变的浮表轻浅。片中这样的画蛇添足,还有好几处,就不一一列举了。

《妖猫传》在视觉上还是颇为养眼的,但是否养心就要见仁见智了。先不谈它的大义和要义,像我这样的非情节控,也犯了好几次迷糊。在这桩复仇记里,妖猫为何在赶尽杀绝之前,还要让陈云樵去饱览春色呢?濒死之时尚能逍遥快活,也算是死而无憾的一种。这个当然解释得通,是要引好奇心极重的白乐天也参与其中。这妖猫只有三条腿,那条腿为何不能自由行走,我以为会大书特书一笔,岂料只是草草了事。还有,它为什么喜食鱼眼和人眼,是要让各类物种陪着它盲了目再盲了心吗?不得而知。

这妖猫扬言,报仇要报三代的,照这样的“报”法,泱泱大唐只怕说没就没了。谁要当皇帝,就非死即残,我倒很想看看,还有没有人经不过诱惑,硬要把屁股往龙椅上挪的。关于此,倒不必过于认真。我不理解的是,它为何要杀害那个无辜且善良的前宫女,只因她好心为杨贵妃绣了一方白棱?滥杀到这种程度,所为何来?当年所有进行兵谏的金吾卫,是不是要挨个儿不得好死?方孝孺因当年的一句愤言,而被朱棣诛了十族。这只妖猫怕是要诛上二十族,才肯罢手。血海飘香之余,跟它讲“冤冤相报何时了”这类的道理,也只会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大概是无效的。

我更不理解的是,这个妖猫,也就是白龙,到底跟杨贵妃有过什么可告人或不可告人的深情厚谊,而放弃了幻术师这个极有前途的职业,连累到“做人”也了无意趣。就因为这女人的一句再平常不过的问候语,便立马能让这种极端而疯狂的情感占据了头脑,生生从脑残粉跨越至恋尸狂?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恰巧它还真是一只能一飞冲天的白鹤。和这白鹤一块儿凑热闹的,对那国色垂涎的还不少,老的小的,国内的国外的,都惦记着别人的老婆。他们都不知道这女人是皇上的吗?如此觊觎,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过如此。

说到杨贵妃,影片称其为帝国的象征,象征什么呢?想来还不完全是肢体上的悦目,够富丽堂皇,够震烁古今。应是花见花开,人见人爱,爱她就是爱国。反正思无邪,反正意淫一不用交税二不会犯法。于是,这爱可以落于笔端,也可搁置心底,更可以付诸于一桩桩血腥鲁莽的行为中去。

那场虚与实、人与兽并置的极尽奢华的极乐之宴,就是无休无止的炫耀。而所谓的极乐之乐,只属于唐明皇,只有我才配拥有最丰绕的国度和最美丽的女人,你们只能把这一切的幻想搁浅至脑海的深处。李白《清平调》的起句“云想衣裳花想容”,是连自然景观也要加入到这一臆想的队伍中来。这其实就是一场极乐与极权作捆绑销售的“新闻发布会”,当然这种盛唐气象,被处理成了回光返照,俨然已成盛极而衰的不祥之兆。这样看来,极乐之乐,不光属于个人,其他人等只是陪着傻乐而已。同时,在漫长的历史长河里,再繁盛,再具压迫感和渗透性的极乐也只是片刻而已。眼看那高楼起,眼看那楼塌了。堂堂一个天子连自己口口声声最爱的女人也保不住,除了证明这位对奇技淫巧无所不攻的君王,是个只爱江山不爱美人的负心郎之外,还可一瞥,再浩瀚的权力也自有穷尽之时。这个李隆基像极了《雷雨》中的周朴园,明明是始乱终弃的主,偏偏要给自己建造一座纪念遗情的“院落”。李隆基更无聊,还里三层外三层,机关重重地将玉环的青丝封存起来。他既然是大唐这场幻术真正的施法者,到了最后,他自己也得困在幻术里不能动弹。真正的欺人,是一并要连自己也一并欺瞒过去的。

上一篇:《明星大侦探3》白敬亭密室终结者 杭州卖肾   下一篇:章子怡外国前男友出事,大家心疼撒贝宁,担心汪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