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这家公司娱乐体育界都能坑 一刀毙命

2017-12-12 10:21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这家公司娱乐体育界都能坑 一刀毙命 大家还记得之前著名主持人汪涵的妻子杨乐乐被骗投资款788万元一事不?杨乐乐对新三板挂牌公司贵之步(833789)增资700万,却迟迟没有拿到对应的股份,因而告了这家公司。 在上周,贵之步又有新动作,12月7日的一则对外担

这家公司娱乐体育界都能坑 一刀毙命

大家还记得之前著名主持人汪涵的妻子杨乐乐被骗投资款788万元一事不?杨乐乐对新三板挂牌公司贵之步(833789)增资700万,却迟迟没有拿到对应的股份,因而告了这家公司。

在上周,贵之步又有“新动作”,12月7日的一则对外担保及诉讼进展公告显示,控股股东郑靖陷股权担保借款纠纷共计1900万元,,公司存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变更的风险。

智库君@新三板智库往前翻阅,发现贵之步在这两个月里也是诉讼仲裁公告连连,公司在11月22与23日两天内补发了两则涉及诉讼及司法冻结的公告。23日的诉讼结果公告称,原告李玲于 2015 年 6 月 4 日与贵之步控股股东郑靖签订了《合伙企业出资认购协议》,约定郑靖作为发起合伙人拟设立一家有限合伙企业,原告作为新增合伙人,以现金出资人民币100万元对应购买贵之步 17 万股股份。

但是郑靖在收款后未履行任何承诺,没有注册有限合伙企业,也未给予原告相应的贵之步公司的股权份额,在无正当理由的情况下持续占用着原告的资金拒不返还。原告李玲据此申请诉讼,要求退回投资款项及占用期间利息。看来被骗增资又没给股份的并不止杨乐乐一人。

而在11月22日的仲裁公告中提到,自然人李一婕与被贵之步控股股东郑靖在2014年先后签订了两份增资协议。两份协议显示双方共向贵之步增资1500万元。另在2014年11月20日及次年3月,双方又先后签订了两份补充对赌协议。按照补充协议第一条,贵之步必须连续三年利润增长超过100%,即:2015年利润为500万元;2016年利润为1000万元;2017年利润为2000万元。但是,贵之步不仅在2015年的利润未达到约定,2016年更是巨亏1300多万元。因此增资人李一婕申请仲裁,要求贵之步回购股份,支付1500万出资款项及1000万本金的溢价款。

再往前一点,同11月11日补发的涉诉公告,更是把娱乐圈、体育界的名人都给套进来了。公告显示,2015年5月21日,原告苗彭与贵之步董事长郑靖签订《合伙企业出资认购协议》,约定郑靖作为发起合伙人拟设立一家有限合伙企业,苗彭作为新增合伙人,以现金出资400万元对应购买贵之步67万股股份。

2015年12月31日,由郑靖作为发起人成立了广州云正投资,为了间接持有贵之步之股权,苗彭作为有限合伙人,认缴出资400万元,占投资总额的34.24%。经全体合伙人一致同意,郑靖作为合伙企业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出人意料的是,2016年9月12日,郑靖伪造苗彭签名,变更了云正投资执行事务合伙人并退伙。另外,郑靖自收到苗彭400万元出资后,未将资金实缴,变相以“名为投资,实为借贷”的形式,擅自使用原告大额资金。故苗彭将其诉至人民法院。

透过公开信息可以看到,在郑靖退伙前,云正投资共计有24名合伙人,其中还包括湖南卫视著名主持人李维嘉、前中国羽毛球运动员鲍春来。24名合伙人也都是云正投资的股东,最大股东苗彭。鲍春来为第二大股东,出资200万元,持股17%;李维嘉出资150万元,持股12.8%。

杨乐乐与苗彭涉及到的被骗情况相似,都是投资款到位了而股权却迟迟没有过户。湖南卫视两大主持人接连被坑不止,体育界的明星也被圈了进来。至此,贵之步欠下的债已经超过3900万,这家公司是要搞大事。

一身毛病转型幼教

通过年报数据看到,贵之步这几年的业绩都不容乐观,15年至17年上半年,公司的营收状况呈大幅下滑的趋势,2016年营收跌幅将近50%,2017年上半年更是达到了98%。从2016年开始,公司就一直呈亏损状态。公司在年报中称,业绩不佳的主要原因是其原主营业务女鞋销售的市场情况不佳。

 

贵之步在挂牌初就被市场称为“中国孕妇鞋第一股”,历经18年,创始人兼控股股东郑靖将贵之步做成了国内孕妇鞋领导品牌。继2015年10月登陆新三板后,2016年1月16日,贵之步再发力,在长沙推出了最新研发的“智能孕妇鞋”,正式向国内万亿母婴市场发起冲击,同时公司预期了未来的业绩将会随着二胎政策的开放而越来越好。但以目前的数据看来,“智能鞋”也不能帮贵之步的经营成果带来正向影响。

于是,贵之步在2016年年报中提出,要进行业务转型,向市场火热的K12行业进发。中国的幼教市场推入高速发展快车道,已经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幼教产品市场,贵之步看中了这个市场热点,果断转型。公司在2016年8月1日正式更名为湖南贵之步科教股份有限公司,智库君@新三板智库在股转系统上看到,其主营业务也已更改为幼儿启蒙教育培训与咨询,艺术教育培训。截止至2017年6月,贵之步已在广州、深圳、长沙、衡阳等城市开设了20多家托育中心。

自转型以来已过一年,我们从其2017年半年报中看到,其营业收入仅86万元,而亏损达到了317万元。

对于一家刚转型的公司来说,其前期投入肯定是相对巨大的,而新的业务要产生营收甚至带来利润也需要一定时间。

但介于最近社会频繁爆出的关于幼教行业的各种耸人听闻的丑闻事件,以及业内人士的研究提到幼教企业密集资本操作、谋取利益而人员素质建设方面缺乏的现象,幼教行业似乎需要一番严格的整顿。而贵之步在这一年里爆出来的各种涉嫌违规违法、诉讼事件,让我们不禁深思,这个转型对公司、对整个幼教行业是利好的吗?

 
上一篇:自称没有任何资格当导师,不知别的导师有何感想   下一篇:王源写出5首自作曲 全因为陈奕迅一句话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