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文化大革命十年史:从“娱乐至死”到“娱乐致死”:资本疯狂驱动的综艺产业

2019-12-03 02:25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高以翔 东方IC 资料图 年仅35岁的艺人高以翔在宁波录制综艺猝死引发了大量关注。 这档深夜录制的综艺名为《追我吧》,是浙江卫视今年第四季度用来接棒《中国好声音》的重磅综艺,节目定位是“户外竞技综艺”,包含梅花桩、跑道、徒手爬高楼,高空牵绳跳跃

 文化大革命十年史:从“娱乐至死”到“娱乐致死”:资本疯狂驱动的综艺产业

高以翔 东方IC 资料图

年仅35岁的艺人高以翔在宁波录制综艺猝死引发了大量关注。

这档深夜录制的综艺名为《追我吧》,是浙江卫视今年第四季度用来接棒《中国好声音》的重磅综艺,节目定位是“户外竞技综艺”,包含梅花桩、跑道、徒手爬高楼,高空牵绳跳跃等项目,对嘉宾的体力消耗很大。另外有网友透露,该期录制是从26号早上8点30分左右开始的,截止到事故发生的1点45分,已经录制了超过17个小时。一时间,关于综艺节目录制时长和工作强度的讨论也不绝于耳,许多观众愤怒地在社交媒体上对节目组喊话:“别录了。”舆论压力之下,浙江卫视已经发布声明表示目前节目暂时停录,但观众们并不满意。不少高以翔的粉丝都发出了“希望节目永久停播”的呼声,但他们未必能得偿所愿。与此同时,还有更多的没有曝光于大众视野中的节目依旧维持着高强度、几乎无间歇的录制,似乎并不为此事件所影响。

有网友评价如今的综艺是从“娱乐至死”到“娱乐致死”,综艺产业背后一直潜藏着的危机似乎终于浮出了水面。这些年的积极扩张下,我国综艺产业从节目内容到制作方式上都呈现出一种拼命往前狂奔的姿态,这种资本驱动的结构,造成了今天我们面对的荒诞现状——每个人都停不下来,哪怕有人已经倒在路上。

 文化大革命十年史:从“娱乐至死”到“娱乐致死”:资本疯狂驱动的综艺产业

2019年11月29日,粉丝在《追我吧》节目录制现场为高以翔先生举行追思会。视觉中国 图

进击的综艺明星

《追我吧》事故发生后,同样参与节目的嘉宾陈伟霆的粉丝晒出了他的原定行程,同样清晰的显示了通宵录制,可见明星过劳已成为一种常态。但在综艺产业永不停歇的疯狂运营中,明星既是身心俱疲的受害者,同时也是积极的参与者——无论是否出于自愿,他们都已经被卷入了一个巨大的经济漩涡。

由于受众广泛、周期短、话题多、制作灵活等原因,近几年,综艺节目在中国遍地开花,已经逐渐替代电视剧成为了许多行业重要的经济来源。目前,各大卫视都把自己的核心综艺项目放在周末黄金时间段播出。爱奇艺、优酷、腾讯这几大互联网视频网站的兴起更催生了综艺的火热。据统计,2019年上半年共计有95档综艺在播,其中网综有49档,台综46档。同时期,获准发行的电视剧也只有108部。据中信证券评估,2018年我国综艺市场大盘规模约为332.7亿元。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收视率主宰着电视媒体的生产,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市场经济的背景下,各个电视/网络媒体都把目标放在了收视率/点击率上,尤其以争夺受众的眼球最为激烈。而好奇心、窥私欲和感官刺激这些能够超越阶层、地域、学历等社会属性,具有普遍性的趣味,最被节目制作方所看重——它们能够将受众最大化。因此,天然具有吸引力保障的明星成为了节目的法宝。不可否认,“消费明星”现象的出现,确实引起了收视高潮,引起了大众的追捧。

在以曝光率为主打方向的诱导下,以明星为主导的综艺节目不断花样翻新,不断挖掘明星的每一个方面,身世、才艺、价值观、家庭/爱情关系,甚至家里的冰箱、背的包、淘宝的购物车都被放大展露在观众面前。明星在节目中不断制造话题吸引观众,例如婚变、素颜、不为人知的癖好等类似的话题往往出现在节目播出后第二天娱乐新闻的头条位置以及微博的话题榜。

明星在艰难的生存环境中开始了对曝光率的争夺。一夜之间迅速蹿红的明星越来越多,但由于没有自己的定位,也没有影响力大的作品,又迅速被大众遗忘。在这个明星过剩、作品过剩的快餐时代,为了保证持续的曝光率,大量被“闲置”的明星便纷纷涌入综艺节目。同时由于国内的综艺节目大部分属于周播节目,内容需求量大,且不像电视剧/电影等需要较长的生产周期,这就给这些明星转战各个综艺节目提供了大量空间,从而成为了明星持续曝光的不二法门。再加上,相比于成本高、不确定性大、周期长的电影和电视剧,综艺是一个显而易见的捷径,能够更轻易的上热搜、立人设、带来财富,越来越多的明星变得依赖综艺。

《奔跑吧兄弟》让杨颖为人熟知,身价暴涨;在央视颇为严肃的撒贝宁参加《明星大侦探》展现出活泼的一面受人关注;多年没有引人关注的作品的小陶虹在《演员的诞生》里被观众交口称赞,贾乃亮李小璐的女儿甜馨靠《爸爸去哪儿》大火,从而让全家都获得更多关注…… “综艺咖”一词本带着演艺圈浓郁的“鄙视链”色彩,指没有演绎、歌唱、舞蹈等专业才华,但随着综艺产业的蒸蒸日上而走红的艺人。被称为“综艺咖”的明星越来越多,许多本来不参与综艺的明星纷纷“下水一试”,更有明星进入了“综艺狂热”之中,例如从2017年到2018年1月,明星沙溢就接了15档综艺。

综艺带来的不仅仅是关注度。对于明星来说,由综艺打造“人设”也许更为重要。英国电影学学者理查德·戴尔(Richard Dyer)在《明星》一书中指出 ,在消费文化的环境中,明星本质上是一种“人格消费”,他们会遵循预先设定的角色和标准维护形象。并且,在综艺中打造的人设变现得比影视作品快得多,这是由于明星在综艺中的人设直接和明星本人形象相关,而不是某一个角色,明星得以把这种人设树立成自身产业链的重要部分。由综艺走红并树立新“人设”的明星除了代言、广告以外,甚至还可以直接建立自己的商业品牌,如谢霆锋在厨艺节目后成立的“锋味”产业,黄磊成立“黄小厨”品牌等等。观众通过综艺节目对明星形象的认可度逐渐提高,随后就会进行相关的消费,从而完成了明星文化价值向经济价值的转化,完成了明星由生产到消费的基本程序,也就实现了明星利益的最大化。

所以,对于综艺节目的超时间、高负荷甚至疯狂的工作状态,大部分明星,或者明星的经济公司都不会拒绝。因为他们自己或经纪公司需要综艺节目带来的曝光。

在娱乐至死的当下,观众们不再是被动的接收者,甚至在唯收视率观念的导向下,他们成了节目成败的决定者。因此,观众的喜好决定了明星表演什么,他们能够为明星加冕,同时也能够对明星戏谑地脱冕。也正是在这一系列的对明星形象的颠覆活动中得到了情绪的释放,明星消费正一步一步走向非专业化和非艺术性的噱头表演。甚至,竞品繁多的情况下,为了脱颖而出,许多节目逐渐大胆起来,明星如同马戏团的动物一样,被要求做着超乎自身能力的表演。

上一篇: fanxishop:盘点娱乐圈高学历明星,个个都是学霸!   下一篇: 胡启立与胡春华:诱导粉丝网贷为明星打榜 违背互联网金融初心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