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什么样的男人才能驾驭得了漂亮女人

2018-04-15 14:25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什么样的男人才能驾驭得了漂亮女人 相信红颜祸水这个词大家都很熟悉,在封建文化中,漂亮的女人往往就是祸害的代表,除了迷惑君王心智,把国家搞得一团糟之外简直一无是处。 口口相传的历史故事和白纸黑字的浩瀚典籍都在无数次的强化这样的印象,把它变成无


什么样的男人才能驾驭得了漂亮女人


    相信红颜祸水这个词大家都很熟悉,在封建文化中,漂亮的女人往往就是祸害的代表,除了迷惑君王心智,把国家搞得一团糟之外简直一无是处。

口口相传的历史故事和白纸黑字的浩瀚典籍都在无数次的强化这样的印象,把它变成无可辩驳的真理。

只要国家出了什么乱子,必然要揪出个女人来顶罪。

比如南朝齐朝的末代皇帝东昏侯萧宝卷,是个挺出名的亡国之君。

他当皇帝的那一年才是刚上初三的年纪,青春荷尔蒙的萌动和近乎无限的权力结合在一起,萧宝卷恋爱了。心上人叫潘玉儿,玉儿是位绝色美女,她的倾城相貌让萧宝卷神魂颠倒。

为了讨玉儿的欢心,这小男生把现在年轻男孩追女生的套路全用了一遍,他做过最出名的一件事就是在皇宫的地砖上放满雕刻成莲花的金箔,让玉儿踩在金箔上行走,他在旁看得哈哈大笑。这就是成语“步步生莲”的由来。

爱情之外,萧宝卷还有他的主业。

这孩子年龄不大,可心理极其阴暗,从上任第一天就把杀大臣玩作为毕生矢志不渝的任务长期坚持,部长和省长们被他杀了好几轮。

他这么胡乱折腾自然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很快雍州省长萧衍就造起他的反来,大军直逼南京城,萧宝卷没什么悬念地掉了脑袋。

杀萧宝卷不是问题,怎么对潘玉儿是个问题。萧衍想留这位艳绝众生的小美女一条性命,手下的一个将军立刻跳了出来反对。

他的话很经典,我们记下全文:

“让齐国灭亡的就是这个东西啊!留她一条命不怕全国议论吗?”

没有任何史料能证明潘玉儿对萧宝卷的昏庸和残暴起到过推动作用或是导致了任何一个人的死亡,可到头来在旁人的嘴里,她就成了导致亡国的那个罪孽深重的东西,没有一点道理可讲,好像自取灭亡的杀人犯萧宝卷倒是完全无罪无辜的。

更加奇葩的是,千年以降的几乎所有人只要谈到萧宝卷,则必把潘玉儿所谓“亡国之罪”拉出来痛骂一顿,这种上述的混账逻辑居然被人们全盘接受,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南朝在萧宝卷死后,又维持了大约一百年。光阴流转,江东迎来它的最后一位君主——陈后主,也就是陈叔宝。

历史往往很相似,这一回被挑出来当作祸水的女人叫张丽华。

陈叔宝纵欲无度,把自己泡在酒缸里,在声色犬马里大搞慢性自杀,同时起劲儿地迫害任何敢于进谏的忠臣良将,放任本来就已经江河日下的南朝一路向死亡狂奔。

但这一切荒废朝政、陷害忠良的罪责都被推到张丽华的身上。

尽管史书上明确写着张丽华多次帮助陈叔宝记录大臣上奏的各条国事而毫无遗漏,又把自己昔日在农村时对底层社会的亲身感知讲述给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丈夫听,但这一切全都没用。

等隋朝大军打过采石矶,陈叔宝和张丽华被从胭脂井里吊上来的时候,这位贵妃的命运就注定了。

南征大军的总参谋长说出了和上文萧衍手下将军几乎一样的话,下令把张丽华杀死。

乏味的结局再度重演,陈叔宝成了风流而不走运的皇帝的代名词,大家谈到他的亡国甚至会感到一阵惋惜,恶人自然全是张丽华去当——尽管很多人唾骂她时甚至还并不知道他们口中的这个祸水到底叫什么名字。

皇帝的女人会被骂成祸水,没当成皇帝或是土皇帝的女人一样逃不了。

唐朝有个著名的造反派黄巢,因为高考落榜而一怒之下带着几十万人把奄奄一息的大唐王朝差点掉了个个儿。

唐朝当时的皇帝唐僖宗吓得看着大臣痛哭流涕,在一大票太监的保护下慌不择路地从长安一溜烟跑到四川宅了起来。

当时有人写诗讽刺他,大意就是,“当年唐玄宗被安禄山赶到四川,把责任推到杨贵妃的身上,可现在没有了杨贵妃,你这个当皇帝的还能把责任推到谁的身上呢?”

杨贵妃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也不必浪费笔墨,这首诗就很明确地点出了当年马嵬坡下屈死的美人,其实不过也是个替罪羊罢了。

等到黄巢被垂死的唐朝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镇压下去之后,唐僖宗立刻展现出至尊天子和胜利者的霸气,浑然已经忘记了当初那个痛哭流涕的窝囊废是谁。

回到长安的僖宗立刻下令亲自提审被俘虏的黄巢姬妾,把黄巢造反责任全部推到这几个弱女子身上,好像自己一点也没犯错误,他居高临下地问道:

“你们几个人都是良家女子,国家给你们的待遇这么优厚,你们到底为什么要跟从贼寇、叛变国家呢?”

历史没有沉默,司马光在《资治通鉴》里留下了这几位注定将要被当作“首逆”处死的勇敢姑娘掷地有声的遗言:

“黄巢造反,国家大乱,政府手里有百万大军尚且不能保护江山社稷和祖宗陵寝,皇帝陛下你自己都跑到了四川避难,现在反倒把叛乱责任推到我们几个女人的身上,那你的那些公卿大臣又算是什么东西呢?!”

我猜这话大概还是经过加工处理的,骂的是公卿大臣,还给皇帝老儿留了几分面子。真正该受责问的其实就是唐僖宗自己,你皇帝老儿都保不住国家,还指望谁来替你保护?

就像鲁迅先生曾经说过:

“我一向不相信......也不相信旦己亡殷,西施亡吴,杨贵妃乱唐那些古老的话。

我以为,在男权社会里,女性是绝不会有这么大的力量,兴亡的责任都应该由男的负。

但向来男性作者大抵将败亡的大罪推在女性身上,这真是一钱不值的没有出息的男人。”

这话点出了所有红颜祸水问题的本质。

所谓红颜祸水,不过是男人们左右逢源的自保策略,成功了,是自己英明神武,失败了,就是女人惑乱。

民国人蔡东藩在谈及东昏侯与潘玉儿之事时也说,“美人未必能倾国,祸水都由暗主招。”

只有最没出息的男人才会让女人来承担自己事业失败的责任,但可惜的是,直到今天,依然有很多这样的男人,以及这样的女人。

他们都是一群有着巨婴心态的人,习惯性推卸自己的责任,自己事业不振,反骂女人败家;男人出轨,却怪狐狸精勾引。女人稍微出挑一些,就要活在男人的觊觎和女人的挑剔当中。

那些被称为祸水的红颜们,组成了中国历史几千年里受害人数最多、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桩大冤案。

她们并不清楚自己在历史上的定位,她们所追求的,其实不过是每一个现代女子都渴望获得的,男人的爱与尊重,世间的温暖与宽容,而比现代女子更不幸的是,她们无力主导自己得到什么,更无力主导自己失去什么。

现世的红颜们应该吸取的教训就是,男人的宠爱可能瞬间消散,每个独立的生命所追求的都不该是完全的豢养,而是肩并肩的成长。

上一篇:两性健康:女性私处瘙痒危机从何而来   下一篇:“5元套餐”吃得健康长久是关键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