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乡村振兴 渔业之兴以科技为“鳍”

2018-07-11 10:22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乡村振兴 渔业之兴以科技为鳍 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对我国渔业转型升级提出了新要求、新方向。 我国是渔业大国,近年来我国渔业生产领域不断拓展、生产水平屡创新高,渔业科技功不可没,十二五末,渔业科技进步贡献率达58%。 目前,我国渔业正处在传统渔业向现
乡村振兴 渔业之兴以科技为“鳍” 



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对我国渔业转型升级提出了新要求、新方向。
 
我国是渔业大国,近年来我国渔业生产领域不断拓展、生产水平屡创新高,渔业科技功不可没,“十二五”末,渔业科技进步贡献率达58%。
 
目前,我国渔业正处在传统渔业向现代渔业的跨越阶段,处于实现渔业现代化的关键时期,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对我国渔业转型升级提出了新要求、新方向。
 
在近日举办的渔业科技支撑乡村振兴论坛上,有关专家表示,新时代渔业发展需要渔业科技发挥更加有力的支撑和引领作用,进而推动“提质增效、减量增收、绿色发展、富裕渔民”目标的实现。
 
发展面临的挑战加大
 
近年来,我国渔业快速发展,综合实力不断增强,养殖业、捕捞业、加工流通业、增殖渔业和休闲渔业等五大产业蓬勃发展,现代渔业产业体系初步建立。
 
不过,我国渔业也存在总量供给充足但结构不合理,发展方式相对粗放,发展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等深层次矛盾。渔业发展的内外部环境发生的深刻变化,也使得推动渔业转型升级的任务更为紧迫。
 
其中,资源环境约束趋紧,传统渔业水域不断减少,渔业发展空间受限;加之水域环境污染、过度捕捞、工程项目建设、高密度养殖等,使天然渔业和养殖业发展均面临严峻挑战。
 
“特别是污染破坏了部分经济鱼类的近岸产卵场和养殖水域,使水生生物多样性下降、鱼类繁殖能力降低,加剧了渔业资源的衰退。”中国科学院院士曹文宣表示。
 
此外,从水产品养殖结构来看,养殖品种单一,结构雷同,名特优产品比例低、病害严重等问题也比较突出。从水产品加工与流通结构看,加工企业规模小、生产设备老化;保鲜、加工技术落后等,严重制约了加工业的发展。
 
“由于水产品养殖品种不合理、名优品种比例很小、产业化水平低、不适应国内外市场的需求变化,主要产区不同程度地出现了区域性、结构性的产品过剩和价格下跌等问题,表现为水产品供给结构的不合理。”曹文宣说。
 
全国水产技术推广总站站长、中国水产学会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肖放指出,水产养殖业目前面临养殖尾水直排直放,不管不顾养殖方式、养殖容量而过度追求高密度,动保产品使用不规范,种业发展质量不高,饲料面临转型升级,疫病防控面临新压力,从业者观念和技能转换跟不上新要求新模式推进速度等问题。
 
“乡村振兴战略下,新一轮产业变革中,技术模式的作用将更为凸显,科技的作用比以往任何时期更加重要。”肖放表示,要把新要求转化为工作新思路,着力推动工作导向的重大转变和工作重心的重大调整,“加快推进养殖技术从重数量向重质量转变,不断增强产业敏锐性和技术敏感性,促进渔业新主体、新产业、新业态培育。”
 
渔业科技推动转型升级
 
2017年年初,农业农村部印发《“十三五”渔业科技发展规划》,提出了到2020年实现渔业科技综合能力显著增强,渔业装备科技水平明显提高,渔业科技创新体系整体效能有效提升,渔业科技进步贡献率提高到63%以上,水产养殖和遗传育种领域的科技综合竞争力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资源环境领域实现与世界同步,水产品加工、装备与工程、信息化等领域跟踪世界前沿的发展目标。
 
“我们要高度重视和充分发挥渔业科技对推进渔业渔村现代化的支撑和引领作用,不断提高渔业科技支撑能力,提升渔业设施装备水平,增强现代渔业建设动力。”农业农村部长江流域渔政监督管理办公室主任马毅说。
 
曹文宣表示,现代渔业是由现代生产资料、现代科技、现代装备、现代管理、现代渔民等要素构成,以提高劳动生产率、资源利用率、水产商品率和生态环境水平为核心的现代产业。他认为,以机械化、自动化、信息化和智能化为代表的渔业第三次“飞跃”,是“目前现代渔业建设的核心内容”。
 
作为科技创新主体,已有渔业企业以科技为引擎迈出了转型发展的步伐,探索产业升级之路,通威股份便是其中的代表之一。
 
据了解,近年来,该企业紧跟行业发展变化,以产业链需求为导向,在品种、营养与饲料、动保、加工等多环节全面布局创新项目,并探索出365健康养殖、智能手机养鱼、池塘循环水、渔光一体等新型科学养殖模式,将最新科研成果、养殖模式和养殖技术三者结合转化为生产力作为发展的强大引擎,推动传统产业全面升级。
 
目前,渔业正由高速发展转入高质量发展阶段,进入提供更多优质渔业生态产品攻坚期。对此,肖放表示,养殖空间布局、先进养殖模式、现代水产种业、团体标准制定、现代专业化人才等方面是技术创新和模式引领的重大领域和重要方向。
 
以团体标准制定为例,肖放表示,将发挥学会优势,针对当前渔业标准对接不准、供给不足、应用不够等问题,组织开展养殖模式、设施装备、关键技术、品质质量四类团体标准制定,特别是开展养殖容量定量化研究,制定不同模式下的容量标准,促进推广工作标准化和规范化。
上一篇:为国家核科技发展提供智库支持   下一篇:精益设计成就世界手工具隐性冠军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