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基于军事生物科技的新型作战力量

2018-08-09 18:07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基于军事生物科技的新型作战力量 纵观人类文明历史,科学技术的每一次突破与飞跃,都将战争推向了一个全新的高度,并对参与战争的作战力量提出了全新的能力要求和现实挑战。早在工业时代之前,人类就已经开始挖掘并利用生物中所蕴含的军事价值,通过借用生物有机体
基于军事生物科技的新型作战力量

  纵观人类文明历史,科学技术的每一次突破与飞跃,都将战争推向了一个全新的高度,并对参与战争的作战力量提出了全新的能力要求和现实挑战。早在工业时代之前,人类就已经开始挖掘并利用生物中所蕴含的军事价值,通过借用生物有机体来达成某种特定目标,如驯养战马以打造高速机动的骑兵、驯养飞禽以充当传递情报的信使。党的十九大报告深刻指出,我国未来的国防和军队建设必须加快新型作战力量建设,而基于先进科技生成的新质作战能力,则是新型作战力量的最大特征与亮点所在。如今围绕脑机接口技术、会聚技术、仿生技术的发展与应用,基于军事生物科技的新型作战力量正阔步走上战争舞台。

  人员与武器配合提升到全新高度

  军事生物科技将使人和武器装备的结合达到前所未有的新高度,武器装备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人体延伸出的“特殊器官”,进而使其作战效能的发挥最大化。起始于20世纪70年代的脑机接口技术,旨在通过采集大脑皮层神经系统活动产生的脑电信号,经过放大、滤波等方法,将其转化为可以被计算机识别的信号,换言之,就是用人的意识而非肢体去操纵机器。该技术不仅在医学上有着巨大的临床价值,其军事学价值同样也不容低估。据媒体的公开报道,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2016年1月曾在其官网宣称,该局正在开展一个名为“神经工程系统设计”的前沿性研究项目,意欲开发出一种可植入人体的神经接口,从而实现人脑与电脑直联的目标。除了脑机接口技术,动力外骨骼技术同样是当代各国军事生物科技的聚焦热点。在外骨骼的辅助下,使用者将如同电影中的钢铁侠一般拥有强大的力量,甚至于将武器和护甲直接“穿戴”在身上,极大提升单兵作战能力。值得欣喜的是,我军在这方面的技术研发进展迅速,国防科技大学认知科学基础研究与创新团队推出的脑控机器人及脑控汽车,首届中国军民融合技术装备博览会上公开展出的国产单兵外骨骼,都为我军当前基于军事生物科技的新型作战力量建设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撑。

  仿生非人作战力量战场地位凸显

  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局长阿拉提·普拉布哈卡尔曾说:“生物是自然界的终极创新者,任何致力于创新的机构,若是未能从这个极其复杂的网络中汲取灵感与解决方案,都将是十分愚蠢可笑的。”诚如斯言,人类军事科技发展史上的每次重大突破,都离不开对自然界生物体的学习与借鉴,生物演化的原理成为人类进行军事科技创新、特别是军事生物科技创新的重要遵循,仿生学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大自然造就了诸多原生态的神奇,而仿生学就是通过模仿天赋的生物功能,发明创造实用科技的一门学科。军事仿生的案例不胜枚举,如飞鸟与战机、蝙蝠与雷达、海豚与声呐、斑马与伪装、蜘蛛丝与防弹衣,这些都是人类从自然生态中挖掘出的“原生宝藏”。

  当下仿生学的最大应用领域当属无人作战领域。为最大限度减少人员的伤亡,越来越多的军用机器人代替自然人走上现代战场。它们的制造一般都参考了某种特定生物,如飞禽之于各类型无人机、走兽之于四足仿生机器人、昆虫之于微型间谍机器人,而其最终目标则是模拟出类人却非人的机器战士。我国在仿生军用机器人的研发上进展很快,如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研发的“天鹰”仿生扑翼无人机等设备的出现,使基于军事生物科技的新型作战力量拥有了可以投入实战的配套装备保障。

上一篇:保持军事相互尊重的默契很重要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