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如何衡量一个国家的经济活力?

2018-12-05 14:57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如何衡量一个国家的经济活力? 国际知名投资机构SSM副总裁凯伦史密斯,将衡量经济的指标分为: GDP、工业活跃指数、社会零售总额、新房交易量,人均可支配收入,股票指数等共16项。 事实上,某些指标和日常生活关系不大,甚至有时是负相关。 而另一些指标,却
如何衡量一个国家的经济活力?

国际知名投资机构SSM副总裁———凯伦·史密斯,将衡量经济的指标分为:
GDP、工业活跃指数、社会零售总额、新房交易量,人均可支配收入,股票指数等共16项。
事实上,某些指标和日常生活关系不大,甚至有时是“负相关”。
而另一些指标,却切切实实地演绎出了国民经济水平。
对投资者来说,学会从经济指标中读懂某国的经济大环境和发展走势,显得尤为重要。
下面,笔者带大家解读几种常见的重要经济指标。

1
被滥用的GDP
在中国,GDP是衡量政绩的重要指标,也是某些官员“执政合法性”的来源。某些省市甚至修改GDP数据,以求迎合大众对经济发展的期望。那么GDP到底是什么呢?
GDP的英文全写为“Gross Domestic Product”,直译过来便是“国内生产毛额”,表示着本地区在一段时间内,产出的全部经济成果(包括实物产品和服务)。
许多经济学家把GDP视为最重要的经济指标。事实上,GDP有时会误导公众的判断。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
假设美国社会的全部产出就是小麦。并且小麦会被全部消耗,不会进入下一年的流通。
2008年时,美国的总产出为1亿吨小麦。此时小麦价格为每吨100美元,那么这年美国的GDP总量为100亿美元。
但由于遭遇了经济危机,美联储不得不通过量化宽松来释放流动性。在08年到09年间,货币供应量的上涨,推高了小麦价格,09年的小麦每吨定价105美元。
第二年,美国的小麦确实增收了,社会总生产达到了1.01亿吨,加上小麦的涨价,09年GDP总量约为106亿美元。虽然GDP比去年上涨了6%,但社会新增商品总量只增加了1%,社会生产力没有得到相应的提高。
退一步讲,如果09年小麦收成比以前少了100吨,GDP仍然是正增长的,并没有反应出社会生产的真实状况。
由此可见,有些时候GDP的增加和货币政策的关系非常大,而非社会实际生产力。
另一方面,08年辛普森一家收入为100美元,这一年他们能够享用1吨小麦。
到了09年,如果辛普森家收入仍然为100美元,恐怕他们只能购买到950公斤左右的小麦。
换而言之,除非辛普森先生必须在09年赚到105美元,否则一家人的生活水平将不进反退。
要知道,08年后的三轮量化宽松带来的结果正是如此,美国资产价格提高的幅度,超过了国民货币收入,最终大部分人没有从GDP上涨中获得好处。
换而言之,GDP的增加,同样不意味着大部分家庭的实际购买力提高了。
因为货币供应量的变化,会导致物价变化,物价变化率被称为“通胀率”。
收入涨幅跑不赢通胀率的情况下,就算GDP涨幅再高,也与民众生活水平没有关系。究其原因,是因为GDP是由货币衡量的,反应出社会的生产力进步并不精确。
为什么要用美元结算GDP?
在之前的文章中,笔者已经描述过了汇率定价机制。(兑美元汇率即将破7,人民币真的贬值了吗?)
假设在一年间,日元严重超发贬值,但生产力和流通商品量都没有改变,那么以日元衡量的GDP增速有可能会高达100%,GDP数据显然失真了。
但是要注意到,如果用美元衡量日本GDP,就可以消弭日元贬值带来影响,因为汇率定价的基础是购买力平价。
在国际大环境不变化的情况下,如果日元在国内的购买力下降了一半,那么日元兑美元的汇率也会被腰斩。(卢布被腰斩,主要是因为被经济制裁,与笔者所举的例子不同)
最终,用美元来折算日本GDP,就比直接用日元折算要精确得多。

2
融资成本
融资的手段有多种,可以是吸引股东入股,也可以是直接借贷。简而言之,融资成本就是募集资金所需要付出的代价,比如:支付给股东的股息分红,或是给债主的利息。
融资成本的高低,决定了实体经济的活力。实体经济又是国民经济的立足点,金融业是为了服务于实体经济而存在的。
假设小明想要通过借贷来创办工厂。融资方(银行,信贷机构)给出的贷款利率为5%每年,而小明预期未来工厂年收益为6%,这时小明创业的想法就不一定那么坚定了。
毕竟刨去了融资成本,自己只剩下极少的利润空间,一年忙到头,基本等于给银行白打工了。另外,万一市场有风吹草动,1%的利润会瞬间灰飞烟灭。
那么什么时候,小明会接受5%的融资成本呢?因为小明可能有更高的预期,如果工厂的年回报率能到8%,甚至高达10%的时候,小明就会稳保收益。
为什么融资成本比较高?
放贷是银行的主要获利的手段之一。如果央行施行宽松的货币政策,商业银行手里就有充足资金,它们巴不得把钱全借出去来吃利息。这时,银行间就会互相竞争,用更低的贷款利率来吸引借贷者。
当然,银行不是傻子,它们不会让恶性竞争打压自己的盈利空间。许多银行会估算国内实体业的经营状况,倘若实体的投资回报率上涨,社会融资成本也会水涨船高。
很容易能观察到,现在一些东南亚国家的融资成本都比较高,高利率背后依托的是实体业的繁荣,这就是米宅推荐大家购买东南亚房产的原因。
同样的美元债,借给东南亚能获得5%的利息,借给中国可能只有3%的回报,国际资本当然更愿意涌入东南亚。这些资本同时炒高了东南亚的资产价格,楼市能顺势长上一波。

3
耐用消费品销量
耐用消费品销量,能实实在在地衡量出“民富”水平和居民对未来收入的期望。
耐用消费品指的是寿命长,可以反复多次使用的商品,涵盖的范围包括:家电、汽车、家具和手机等商品。
由于能够多次使用,耐用品的价格相对昂贵,通常可以按揭支付。
假设耐用品销量稳步增长,就证明居民手里很有钱,并且消费需求旺盛,或者就是居民相信未来收入有保证。
经济不景气时,一手耐用品销量萎缩。
居民退而求其次,转而购买相对便宜的二手货,所以二手交易市场有所增长。
笔者曾经去过英法德美加,法国是五个国家中民富水平最差的,买得起新车的法国人不多,导致二手车交易市场极其繁荣,路上跑的车都相对破旧。

4
恩格尔系数
恩格尔系数已经是跨越了两个世纪的老生常谈了。食物占总消费比例越高,证明经济越落后,这一点无可厚非。
事实上,恩格尔系数也反应了经济结构的变化。
上一篇:降息与否不是货币政策关键所在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