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用制度经济学探索经济增长的密码

2018-07-10 10:25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用制度经济学探索经济增长的密码 随着现代经济学的发展,人们将经济理论应用到经济史的研究之中,为国家经济制度成败研究打开了一个全新的领域,其中199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道格拉斯诺斯贡献最大,他被称为新经济史研究的先驱。在50多年的学术活动中,诺
用制度经济学探索经济增长的密码



随着现代经济学的发展,人们将经济理论应用到经济史的研究之中,为国家经济制度成败研究打开了一个全新的领域,其中199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道格拉斯·诺斯贡献最大,他被称为“新经济史”研究的先驱。在50多年的学术活动中,诺斯一直孜孜不倦地研究“为什么一些国家富裕起来了,而另外一些国家仍然很穷”? 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理论体系。

1.

在技术没有发生变化的情形下,通过制度创新或变迁也可以提高生产效率和实现经济增长

上下几千年,纵横数万里,世界上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同一片蓝天下,为什么有的经济繁荣,有的却长期衰败落后,这个谜一样的问题,吸引着无数学者为之苦苦探索,刨根问底,得出的答案五花八门,各圆其说。各个国家的地理条件、气候气象、人文传统、历史传承等等,都是其中影响因子,可是这些好像又对又不全对,如果这些是重要原因,那为什么同一个国家,这些因素都相同,可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其经济繁荣程度却有着天壤之别。

随着现代经济学的发展,人们将经济理论应用到经济史的研究之中,为经济制度成败研究打开了一个全新的领域,其中199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道格拉斯·诺斯贡献最大,他被称为“新经济史”研究的先驱。在50多年的学术活动中,诺斯一直孜孜不倦地研究“为什么一些国家富裕起来了,而另外一些国家仍然很穷”? 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理论体系。

新经济史学具有两个明显的基本特征:一是充分利用现代西方经济学理论来考察经济史,二是广泛采用计量经济学的方法。

诺斯以近代英国崛起为例。开始从制度变迁的角度来研究经济史,过去几个世纪海盗猖獗,严重地威胁着航运安全,近代英国通过国家的力量为商船护航,使大西洋成为人类畅通的海上走廊,海洋运输变得安全可靠,加上市场的扩大,使船运制度和市场制度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从而降低了海洋运输成本,最终使得海洋运输生产效率大大提高,这就加强了世界上不同种族、不同地域的交流,促进了经济的增长,英国也因此成为世界强国。诺斯因此认为,在技术没有发生变化的情形下,通过制度创新或变迁也可以提高生产效率和实现经济增长。

诺斯还发现,产权制度是经济增长的重要原因,它使英国形成了更加有效率的经济组织,从而使资源配置更有效。严格划分的产权减少了交易费用,出现了更加紧密联系的市场、更高水平的专业化,从而可以获得规模经济效益。

那时战争频繁,打仗必须花费大量金钱,统治者如何解决财政困难,主要有三种方式,充公,借款,或者向经济群体提供服务以换取税收。这些方法都尝试过,充公无疑杀鸡取卵,借款有时是借了不还,再借就难。只好第三种方法,即提供服务——尤其是产权的授予和实施,以换取税收,这就引起了一系列的结构性变化,从保护本国和外国商人,到合并行会规则和商法,使之成为国家强制实施的法律,到建立国会,制约国王权力,不同意不纳税,制度变迁为经济增长打下稳固的基础。政体的演化使经济制度结构的建立成为可能,它最终也为法律及其实施提供了一个框架,这样一个框架对于经济增长所必需的非人格化交换来说是一种基本的需求。发展就是某些政体从勒索强制转为提供“保护和正义”以换取税收这样一个漫长的过程,建立并实施产权以换取税收的制度因此形成。

诺斯还以中世纪西欧强国法国和西班牙的衰落来反证他的理论。法国经济不能实现长期稳定的增长,是因为法国未能发展一套有效的财产所有权体系,行会、垄断继续存在。西班牙也曾经强大,但同样没有发展有效的所有权,私人产权没有能够得到很好的保护,所以它在竞争中失败并出现停滞和衰落。

2.

人类社会中的技术演进或制度变迁均有类似于物理学中的惯性,即一旦进入某一路径就可能对这种路径产生依赖

那么,同样作为欧洲国家,近代英国为何能强盛成为日不落国,前有榜样,为何法国和西班牙不照搬照学。诺斯为此提出了后来广为流传的路径依赖理论,这种理论认为,人类社会中的技术演进或制度变迁均有类似于物理学中的惯性,即一旦进入某一路径(无论是“好”还是“坏”)就可能对这种路径产生依赖。一旦人们做了某种选择,就好比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惯性的力量会使这一选择不断自我强化,并让你轻易走不出去。由于用“路径依赖”理论成功地阐释了经济制度的演进,道格拉斯·诺斯于1993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诺斯创立了制度变迁的“轨迹”概念,目的是从制度的角度解释为什么世界上的国家并没有走同样的发展道路,为什么有的国家长期陷入不发达,总是走不出经济落后制度低效的怪圈等问题。诺斯考察了西方近代经济史以后,认为一个国家在经济发展的历程中,制度变迁存在着“路径依赖”。

诺斯是借鉴阿瑟关于技术演进过程中的自我强化现象的论证,推广到制度变迁方面,从而建立了制度变迁的路径依赖理论。制度变迁如同技术演进一样,也存在着报酬递增和自我强化机制。这种机制使制度变迁一旦走上了某一条路径,它的既定方向会在以后的发展中得到自我强化。

制度变迁不同于技术演进的地方在于,它除了受报酬递增机制决定外,还受市场中的交易因素影响。诺斯指出,决定制度变迁的路径有两种力量,一种是报酬递增,另一种是由显著的交易费用所确定的不完全市场,如果没有报酬递增和不完全市场,制度是不重要的。而随着报酬递增和市场不完全性增强,制度变得非常重要,自我强化机制仍起作用。由于制度变迁比技术演进更为复杂,所以行为者的观念以及由此而形成的主观抉择在制度变迁中起着更为关键的作用。不同历史条件下形成的行为者的不同的主观抉择,既是各种制度模式存在差异的重要因素,也是不良制度或经济贫困国家长期存在的原因之一。

3.

人们过去作出的选择决定了他们现在可能的选择,人们关于习惯的一切理论都可以用“路径依赖”来解释

一个对路径依赖理论最形象的注解例子是,现代铁路两条铁轨之间的标准距离是为何是1435毫米?为何没有人要修改它而沿用至今?

原来,早期的铁路是由建电车的人所设计的,而1435毫米正是电车所用的轮距标准。那么,电车的标准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最先造电车的人以前是造马车的,所以电车的标准是沿用马车的轮距标准。马车又为什么要用这个轮距标准呢?英国马路辙迹的宽度是1435毫米,所以,如果马车用其他轮距,它的轮子很快会在英国的老路上撞坏。

这些辙迹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是从古罗马人那里来的。因为整个欧洲,包括英国的长途老路都是由罗马人为它的军队所铺设的,而1435毫米正是罗马战车的宽度。任何其他轮宽的战车在这些路上行驶的话,轮子的寿命都不会很长。

那么,罗马人为什么以1435毫米为战车的轮距宽度呢? 原因很简单,这是牵引一辆战车的两匹马屁股的宽度。

这个标准宽度甚至影响到美国航天飞机燃料箱的两旁火箭推进器宽度,因为这些推进器造好之后要用火车运送,路上又要通过一些隧道,而这些隧道的宽度只比火车轨道宽一点,因此火箭助推器的宽度是由铁轨的宽度所决定的。 所以,最后的结论是:路径依赖导致了美国航天飞机火箭助推器的宽度,竟然是两千年前便由两匹马屁股的宽度所决定的。

诺斯说,人们过去作出的选择决定了他们现在可能的选择,人们关于习惯的一切理论都可以用“路径依赖”来解释。

诺斯对经济学的贡献主要包括三个方面:第一,用制度经济学的方法来解释历史上的经济增长,探寻国家经济繁荣的密码;第二,作为新制度经济学的开创者之一,诺斯重新论证了包括产权制度在内的制度的作用;第三,作为经济学家的诺斯将新古典经济学中所没有涉及的内容——制度,作为内生变量运用到经济研究中去,特别是将产权制度、意识形态、国家、伦理道德等作为经济演进和经济发展的变量,极大地发展了制度变迁理论。

诺斯通过对市场经济演变史的审视与分析,升华出制度变迁理论的思想,并以这些理论基石来构建他的分析框架,这种理论解释为何人们对现实有不同的理解。

上一篇: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研讨峰会   下一篇:美国贸易保护主义令韩国经济蒙阴影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