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媒体评卫校女生被霸凌坠楼

2018-11-30 10:51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媒体评卫校女生被霸凌坠楼 11月30日消息,当你遇到欺凌时,一定要大声呼救,一定要相信你的老师、同学和父母。回忆起当时被欺凌的情景,昆明市卫生学校的王颖(化名)内心很痛。 她说,当王露、严玉梅、潘蓝(均为化名)3人对她开始言语挑衅的时候,她应该往
媒体评卫校女生被霸凌坠楼


 
11月30日消息,“当你遇到欺凌时,一定要大声呼救,一定要相信你的老师、同学和父母。”回忆起当时被欺凌的情景,昆明市卫生学校的王颖(化名)内心很痛。
 
她说,当王露、严玉梅、潘蓝(均为化名)3人对她开始言语挑衅的时候,她应该往楼下跑去找老师说明情况,或者让同学保护她一下。而当时只想息事宁人的她,“以为回到宿舍就安全”。却没想到,就是在宿舍这个封闭的空间里,她遭到了王露、严玉梅、潘蓝用小钢管殴打,迫使她不得不爬上洗漱台打开窗户逃避,却不慎坠楼,造成九级伤残。
 
“反欺凌教育应该成为中小学生的必修课。”昆明市西山区向阳花青少年事务服务中心(以下简称“向阳花”)主任郝万胜指出,由于一些被欺凌者觉得欺凌者人多、自己不会得到帮助、不知道和谁去倾诉、感到没有人站在自己这边,所以常常在被欺凌后不得不沉默和忍气吞声。
 
对此,郝万胜建议,当欺凌发生时,避免待在欺凌者容易实施欺凌的地方,特别是封闭的、难以被老师和同学发现的地方;用打电话、发短信或微信交流等方式,告诉老师、同学和家长;如果告诉的那个人不能帮助你,或者没有采取任何行动,那就找别人,“永远不要把被欺凌变成一个秘密!”
 
在10月26日的庭审中,有150名高一年级的中学生参加了旁听。当庭审结束后,他们向本案的审判长王瑞法官提出了多个问题。而其中一个问题是,“如果我看到了校园欺凌整个过程,但我什么都没做,需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王瑞说:“只是旁观,没有参与欺凌,是不承担责任的。”但是,她告诉孩子们:“当校园欺凌发生时,不要去旁观;我们不建议未成年人直接介入校园欺凌行为当中,但要及时向学校和老师报告,对被欺凌的同学进行有效援助。”
 
郝万胜也认为,要“将旁观者变成英雄”。
 
他在其撰写的《校园欺凌预防与应对手册》中指出,“学校操场观察到的85%~88%的欺凌事件中,均有同龄人在场,并且在目睹欺凌事件”“尽管大多数孩子说他们不喜欢看到另外一个孩子受到伤害,但他们仍然被卷入欺凌事件”“同龄人关注会加强欺凌行为,使其更有可能重复”。
 
他说,芬兰是目前反欺凌做得最好的国家,这主要取决于芬兰鼓励欺凌事件旁观者采取适当的措施举报欺凌。他们将旁观者培养成反欺凌的英雄,这样的教育需要学校、老师和家长共同支持。
 
“欺凌大多数发生在孩子们聚集生活、学习的地方,如教室、学校操场或学校隐蔽的场所,因此,学校在解决欺凌问题上可以发挥主导作用。”郝万胜说。
 
2017年12月,“向阳花”与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检察院共同合作,对昆明市1300名中小学生、职业学校学生的问卷调查显示,超过70%的学生认为,“学校制定严厉的惩罚措施和老师加强关注”,是“最能减少校园欺凌的措施”。
上一篇:国内芯片设计遭逢三大乱流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