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撬动的自然保护区利益博弈

2018-10-09 09:24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撬动的自然保护区利益博弈 肇始于对祁连山自然保护区环境问题的严肃处置,环境部等七部门在去今两年时间里,连续开展两次专项行动对中国各级自然保护区的旧账、难题进行了集中大巡查、大清理。 绿盾是这次巡查风暴的代号。 老牌保护区重发展轻保护、违法问题
撬动的自然保护区利益博弈

肇始于对祁连山自然保护区环境问题的严肃处置,环境部等七部门在去今两年时间里,连续开展两次专项行动对中国各级自然保护区的旧账、难题进行了集中大巡查、大清理。
 
“绿盾”是这次巡查风暴的代号。
 
老牌保护区重发展轻保护、违法问题久拖不决,新建保护区划定随意、管理失位问题突出。更普遍、更难啃的问题是,保护区内甚至核心区居住着大量人口……
 
伴随“绿盾”专项行动、国家机构改革、自然保护区立法、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等一个个重大政策的铺开,目前占中国陆地面积14.88%的2750个自然保护区正处在一个转向的十字路口。
 
一位参与“绿盾”巡查的环保系统专家对说,伴随国家公园体制改革试点,未来如果把国家级保护区管理权上收,实现直管,“这样肯定对违法违规情况的处置力度会大一些”。
 
贵州梵净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被关停的紫袍玉带石矿倾泻而下的矿渣。
 
保护区里的石矿开采了三十余年
 
望着从数百米长的山坡上倾泻而下的矿渣,贵州省梵净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下称梵净山保护区)管理局局长张维勇松了一口气,“这个矿总算关掉了”。
 
坐落在武陵群山中的梵净山保护区自1986年成立以来,紫袍玉带石矿的开采便相伴而生,三十余年连绵不绝的采矿史,恰似一面镜子,映射出保护区发展历程中的曲折道路。按照1994年实施的《自然保护区条例》,保护区内部可划分为核心区、缓冲区和实验区,其中核心区原则上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进入,缓冲区只准进入从事科研活动,而最外围的实验区则可开展旅游参观、繁殖珍稀野生动植物等活动。
 
但无论是自然保护区里的哪个区域,都被明令禁止开展开矿、挖沙、狩猎、开荒等活动。
 
“这肯定违法,《自然保护区条例》有规定,《矿产资源法》也有规定,但还是在采。”一位“绿盾”巡查组人士说,上述采矿点早已被环境部的卫星遥感监测到,但一些地方相关部门一直不为所动。
上一篇:国内外智能网联汽车政策大起底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