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城镇化进程中的农民家庭 杨紫李斯丹妮吵架

2017-10-14 11:34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城镇化进程中的农民家庭 杨紫李斯丹妮吵架 我出生于福建安溪县湖头镇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现在和妻子在镇上的产业园工作,收入稳定,有五险一金,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我的家乡湖头镇城镇化进程不断加快,呈现出产城互动、产城协调、产城共融、产城共进的格
城镇化进程中的农民家庭 杨紫李斯丹妮吵架

  我出生于福建安溪县湖头镇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现在和妻子在镇上的产业园工作,收入稳定,有“五险一金”,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我的家乡湖头镇城镇化进程不断加快,呈现出产城互动、产城协调、产城共融、产城共进的格局。我身边不少外出务工的朋友开始陆续返乡,在镇上就业和购房,真正实现了就近就业、就近城镇化。
  我叫李镜增,1985年出生于福建省安溪县湖头镇湖三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现在,我和我的妻子黄桂珠都在坐落于湖头镇的泉州(湖头)光电产业园工作,有稳定的工资收入,有“五险一金”,看病有医保,买房能用公积金贷款,孩子上学也不用愁,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我身边的许多朋友都在感慨,这些年,我们的生活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农村和城市的界限似乎变得有些模糊了。我想,这种变化与当地政府部门将产业转型与城镇化协调并进的发展思路密切相关。
  这些年,湖头镇的发展,呈现出产城互动、产城协调、产城共融、产城共进的格局。有了产业的发展,我和小伙伴们可以不用背井离乡去外地务工了,城镇建设,让我们的生活水平稳步提升。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每个人都是产城互动发展理念的受益者。
  2000年,我初中毕业。当时,我们小镇上有两个比较大的企业——三安钢铁厂和三元集发水泥有限公司。这两家企业当时也在招工,但由于我年龄小,只好选择到外地去打工。
  就这样,我跟着一位亲戚来到泉州晋江学缝纫机维修。这个手艺简单好学,我很快就掌握了一些基础的修理技巧。亲戚看我上手快,很快就把我派出去做业务了。那时候,我刚满16周岁,每天带着BP机在自己负责的20多个工厂之间穿梭。只要BP机一响,我就往呼我的客户工厂里跑。
  我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不算辛苦。不过,我在家中排行“老大”,父母希望我能回到他们身边,尽快找一份稳定的工作,一到法定年龄就成家立业,帮忙分担家务。我感觉一个人在城市里打工,也缺乏归属感,自己也不想离家太远。
  2002年,我从晋江回到湖头老家,进入三安钢铁厂的动力车间上班,成了一名锅炉工。在动力车间上班可不轻松,不仅要严格执行8小时工作制,而且车间内常年温度在40摄氏度左右,每天还得人工清运煤渣。工作强度虽然大,但回到家就有可口热饭菜,这种感觉还是挺美的。在那个年纪,我已经能够深深体会到,如果在农村本地能找到一份稳定工作,许多剩余劳动力就不用舍近求远,涌进城市了。
  在三安钢铁厂上了两年班后,我来到武警部队四川某部服役,期间因为表现优秀,还加入了中国共产党。2006年,我退伍后在县城里当了一段时间的基层派出所协警。工作后不久,我就认识了自己的太太黄桂珠。
  我太太也是初中学历,没有稳定的工作。靠我一个人当协警的工资收入,很难撑起家庭的生活开销。在父母的建议下,我带着太太再次回到湖头老家。
  这次回家,我其实已经放弃了再进城的想法,准备做农民。当时,安溪铁观音的市场行情非常好,茶青能卖到十几元钱一斤。我们和父母一起承包了16亩茶园,学做茶园管理。我记得,上山的道路都比较陡,我用摩托车驮着肥料上山,每次只能运载100斤肥料,再多的话,摩托车就“趴窝”了。
  在父亲的鼓励下,我又和当地几个小有名气的制茶师傅学习茶叶加工。当时也看到了茶叶行情好,就想着让我父母主要管理茶园,我负责茶叶加工,我太太负责卖茶。就这样,我父母帮忙拿了两三万元,我自己又找亲友借了25000元,置办了一整套的制茶设备,准备大干一场。
  事非经过不知难。等我开始忙活的时候才发现,茶叶加工没那么简单。每天,我父母得早早就到山上去采茶青,我负责茶青的晾晒加工,我太太每天早上4点左右就得出门,把制作好的毛茶送到40公里外的茶叶市场卖。
  那时候,我的孩子还小,经常搞得家里人连饭都顾不上吃一口,这让我内心十分愧疚。
  更让我沮丧的是,铁观音加工对生产环境的要求非常高,我当时加工条件有限,茶青的品质受到影响。因此,加工好的毛茶拿到市场上卖,一般一斤只能卖十几块钱,好的时候也就30元钱左右。
  忙碌了两三年以后,我意识到,无论是种茶,还是茶叶加工,都不适合我。巧合的是,在我动摇的时候,湖头镇开始规划建设泉州(湖头)光电产业园,据说总投资规模超过百亿元。
  2012年,这个对我来说毫无概念的产业园完成了前期的项目建设,入驻企业开始大规模招工。镇上的驻村干部建议我去产业园里的晶安光电公司应聘保安。
  我到晶安光电上班的时候,晶安光电的厂房刚开始建设,厂区连保安室都没有。我每天的工作,就是绕着厂区巡逻,每天工作8个小时,三班轮换。
  就在我进入园区当保安的第二年,我太太也在光电产业园的莱力普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当时,莱力普公司给我太太开的工资是2000多元。这样下来,我们夫妻俩每个月的收入就有5000多元钱了,这比我们加工茶叶的收入要高不少。
  也许是因为工作能力得到认可,2014年,园区另一家企业天电光电有限公司“挖”我去做保安队长。当时,天电光电也处于起步建设阶段,我从一个普通的保安,被提拔为保安队长,还负责整个公司的安全生产和消防工作。工作岗位的变化虽然细微,但让我很有成就感。
  后来,我太太也到了天电光电上班,担任工程部技术员,虽然每天要工作12个小时,但是每个月的工资有3000多元。我们俩的工资都有了增长,这让我感到十分喜悦。2015年,我和太太决定给自己的小家庭买辆小轿车。我记得,当时那辆车要花8万多元,我们自己凑了凑钱,又办了车贷,每个月按揭,倒也没有太多压力。有了车,我们利用业余时间陪家人出去玩就方便了。
  今年以来,天电光电的效益很好,我太太每个月工资收入有5000多元。我被提拔为安全副科长,工资也涨到了5000多元。我们夫妻俩的收入达到了10000元左右。家庭月收入过万元,这是我们过去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现在,我弟弟已经成家立业,也有了两个孩子。我们两个小家庭,还和父母住在一起,显得有些拥挤。我和家人商量后,决定买套商品房。今年6月份,我们在镇上的泰湖家园买下了一套119平方米的商品房,总价40万元。在办理买房贷款的时候,工作人员提醒我,有缴纳“五险一金”的可以办理公积金贷款。我粗略算了一下,用公积金办理房贷比商贷可以少付大概5万元的利息呢!等到明年2月份,这新房子就能交付了。到时候,我们家的生活条件就会有更大的改变。
  现在,我们光电产业园的绝大多数员工也有了医保卡,医保卡里面有钱,到镇上的医院看病都可以刷医保卡。
  这些年来,我个人在不断成长,家庭的面貌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在我的家乡湖头,还有成百上千个家庭在城镇化进程中迸发出崭新活力。我身边不少外出务工的朋友开始陆续返乡,在镇上就业和购房,真正实现了就近就业、就近城镇化。
  我相信,随着光电产业园加快发展,随着湖头小城镇建设越来越宜居,城乡差距会不断缩小,广大人民群众会有越来越多的幸福感和获得感。

  家庭小目标
  李镜增:我年纪不大,但吃过的苦头不少。现在,我对自己的工作状态十分满意。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光电产业园里的企业能够落地生根、蓬勃发展,为像我一样的年轻人提供更多实现梦想的机会。
  黄桂珠(李镜增的妻子):希望孩子们可以有更好的学习和生活环境;期待我们的新房子能够尽快交付,早点住上新房子。
  李嘉烜(李镜增的大儿子):我爸爸以前当过兵,是一名武警战士,他是我的偶像。我的梦想就是长大以后,也要成为一名英勇无比的特种兵,保家卫国。
  李嘉洋(李镜增的小儿子):我长大以后,要穿上警服,做一名人民警察。因为我爸爸以前也当过“警察”。
上一篇:原来中国女性喜欢肌肉男,而这两种绝对不喜欢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