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记者再走长征路:红军不怕远征难

2019-07-13 23:58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央广网桂林7月13日消息(记者许大为)1934年11月25日,湘江战役在广西北部打响,中央红军在湘江两岸与30多万国民党军鏖战一个多星期。战役中,红军各部以必胜的信念和必死的决心,确保了中央纵队安全渡江。渡过湘江的中央红军,迅速翻越老山界,摆脱追击之

  央广网桂林7月13日消息(记者许大为)1934年11月25日,湘江战役在广西北部打响,中央红军在湘江两岸与30多万国民党军鏖战一个多星期。战役中,红军各部以必胜的信念和必死的决心,确保了中央纵队安全渡江。渡过湘江的中央红军,迅速翻越老山界,摆脱追击之敌,继续书写人类远征传奇。

  盛夏的越城岭,时雨时晴。山脚下一条时隐时现的崎岖小道泥泞湿滑,在绝壁与沟壑蜿蜒而上,从兴安县华江乡同仁村经过雷公岩,一直通往大山深处。这里就是长征中的陆定一笔下的老山界。记者跟随向导的步伐,艰难行进近三个小时,才走到雷公岩。因为路陡道险,85年过去,这里依然人迹罕至。

  1934年12月4日前后,刚刚经历了湘江鏖战的红军队伍在暮色中进入老山界。在陆定一笔下,夜色中的老山界“满天都是星光,火把也亮起来了。从山脚向上望,只见火把排成许多‘之’字形,一直连到天上,跟星光连接起来,分不出是火把还是星星。”为尽快摆脱敌军追击,红军拖着极度疲惫的身体,手抬肩挑武器辎重,连夜行军,仅用一天多的时间,就穿行几十公里山路,翻越了这座长征以来“第一座难走的山”。桂林党史专家黄利明告诉记者:“他们连夜打着火把翻越过去的,有的地方在五六十度,甚至六七十度陡坡。经过湘江战役的鏖战,身体没有得到休息,每个人的营养状况差不多到了一个极限,还要忍受失去战友的痛苦,英勇的红军仍然有一种理想、信念的支撑,任何困难都阻挡不了他们。”

  就在红军主力翻越老山界的时候,全州县安河镇文塘村的枪声正伴着如血残阳逐渐变得稀疏。红军三十四师在完成全军总后卫的任务后,奉命向西追赶主力渡过湘江,在途径全州县文塘村时,遭遇国民党桂军重兵伏击,激战一天,三十四师损失惨重,伤亡殆尽。师政委程翠林等人也在战斗中牺牲。文塘村村民蒋德顺回忆亲父亲曾多次给他讲过的那场战斗:“天刚蒙蒙亮,枪就响起来了,从早晨越打枪声越多,把文塘村高一点的树木全都打断了。一直打到下午日头下山,最后枪声停止。了不得,这一条线到处是死的人。”

  三十四师东西辗转间,湘江近在咫尺,重重围困中却渡江无望。危急之下,三十四师师长陈树湘命令100团团长韩伟带兵突围,自己留下少部兵力掩护。留下掩护即意味着牺牲,生死时刻,两个井冈山时期就已相识的战友争相赴死。韩京京后来通过父亲韩伟的回忆,知道了其中的细节。他说:“陈树湘下达了一个命令,说韩伟你带着师主力东返湘南,我带101团的余部在这里做最后的掩护。到了这个时候,谁心里都明白,最后的掩护意味着什么。韩伟也是第一次违抗军令,说这不行,你带着师主力突围,我带100团在这里做最后的掩护。所以这两个秋收起义就在一起并肩战斗战了7年的老战友就这样分离了。他们分离前共同的约定仍然是那句话:‘万一要是突围不成,誓为苏维埃新中国流尽最后一滴血’。”

  韩伟带着仅剩的百余名战士向西引诱牵制敌人,掩护师长陈树湘带领余部向东转战湘南。伴随着敌人的追击,不断有战友倒下。为了避免成为敌人的俘虏,兑现“誓为苏维埃新中国流尽最后一滴血”的誓言,深陷绝境的最后几名红军战士在灌阳县轿顶山毅然跳崖。韩伟和两名战士落在大树上,经当地村民救治得以幸存。韩京京说,父亲韩伟的伤情刚刚恢复,就又出发去寻找红军了,“长期的革命斗争和革命实践,早已经炼就了他对共产主义矢志不渝的信仰,因此当他伤好了以后,他和他的二营营长侯世奎同志就去找红军了。”

  为了掩护战友过江,红军三十四师浴血奋战于湘江之侧,几乎拼光最后一兵一卒。突入湖南道县陈树湘率余部与敌人的战斗中腹部负伤被抓,为了不做俘虏,他用手从伤口处掏出肠子扯断,英勇牺牲。

  红军从江西跨过于都河开始远征,就面临粮食和弹药匮乏的严峻局面。但是,就是这些衣衫褴褛、给养不足的红军队伍,忠于革命,一路向前,在湘江之侧,面对数倍于己的围追堵截之敌,舍生忘死,以血染湘江的巨大牺牲,确保了中央机关和红军主力突破敌军第四道封锁线,翻越莽莽老山界,继续前行,书写人类的远征传奇。

  心中有信仰,脚下才有力量。无数有着坚定理想信念和坚强革命意志的红军战士,以血肉之躯迎着敌人的铜墙铁壁一往无前,向世人宣告,红军是不可战胜的。长征宣传的革命理想,播下的革命火种,终成燎原之势。

上一篇:国内钢价下跌 进口矿价先涨后跌   下一篇:全面从严治党,今年以来习近平提出了这些新要求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