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以色列的国内政情却非常的复杂

2019-04-09 10:20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以色列的国内政情却非常的复杂 尽管是一个人口只有八百万左右的地中海国家,但是以色列的国内政情却非常的复杂和多变。一方面,以色列国内政党林立,秉持不同政治理念、代表不同社会团体利益和族群利益的政治党派往往需要组成政治联盟,才能够在以色列国会博
以色列的国内政情却非常的复杂


尽管是一个人口只有八百万左右的地中海国家,但是以色列的国内政情却非常的复杂和多变。一方面,以色列国内政党林立,秉持不同政治理念、代表不同社会团体利益和族群利益的政治党派往往需要组成政治联盟,才能够在以色列国会博弈中赢得总理桂冠,主导政治格局。
 
另一方面,以色列社会构成复杂,尽管是一个以犹太人为主体的国家,但是其800多万人口中,也有150多万拥有以色列国籍的巴勒斯坦人;在犹太人内部,也分为中东欧犹太人群体、拉美犹太人群体、阿拉伯犹太人群体、非洲犹太人群体、俄罗斯犹太人群体(特指1991年苏联解体后移民至以色列的前苏联境内的犹太人)等等不同的种族群体;在意识形态上,除了可以被划分为“左翼”和“右翼”对立之外,也可以被大体上划分为“世俗犹太人”、“改革派犹太人”和“正统派犹太人”。
 
不同的民族和族群,不同的意识形态,使得以色列国内社会呈现出明显的网格化差异,进而导致了政党构建上的碎片化。比如以色列右翼政党“犹太家园党”的主要支持者,就是秉持右翼理念、在约旦河西岸和东耶路撒冷的犹太定居点民众;而前任国防部长阿维格多·利伯曼领导的右翼政党“我们的家园以色列”,其重要的支持者就来自于以色列的“俄裔犹太人”。正是因为这种复杂且敏感的族群、政治理念、宗教信仰交叉网格,给以色列大选带来了非常大的不确定因素。比如各方都会从对手的执政历史、政治理念、族裔构成、宗教倾向等方面来彼此攻击。
 
内塔尼亚胡的“资本”
 
内塔尼亚胡从2009年之后,就一直“连庄”,多次获得大选胜利,持续担任以色列总理。由于以色列法律并没有限制政治人物担任总理的最高年限,因此内塔尼亚胡担任总理职务的时长,仅次于以色列开国总理大卫·本古里安的执政时长。
 
内塔尼亚胡之所以长期执政,除了善于把握以色列国内民众政治心理之外,最大的优势在于能够在不同的政党间纵横捭阖,谋取与不同政党的合作,组成占据议会多数席位的政党联盟。比如在2015年大选中,内塔尼亚胡所领导的利库德集团尽管是议会第一大党,但是仅获得议会120席中的30席,内塔尼亚胡拉拢了中间政党“我们大家党”、右翼政党“犹太家园党”、“沙斯党”等组建了议会多数派联盟之后才顺利执掌总理宝座。
 
内塔尼亚胡最大的优势和政治资本,在于其所提倡的“国家安全”和“犹太优先”的政治理念。一方面,在过去多年里,内塔尼亚胡突出以色列的“犹太国家”属性,在2018年7月通过了“犹太民族国家”法案,突出了希伯来语、犹太民族和“完整、统一的耶路撒冷”在以色列国家中的地位,并宣布鼓励犹太定居点建设;另一方面,内塔尼亚胡在过去的十多年里,一直突出“国家安全”的重要性,强调应对巴勒斯坦极端组织、伊朗、叙利亚等外部威胁,从2005年坚决反对沙龙提出的从加沙地区撤离所有犹太定居点的“单边脱离计划”,到近些年高呼“伊朗威胁”论,内塔尼亚胡都在试图塑造自己是以色列国家安全的坚定守护者形象。
 
内塔尼亚胡本人英语流利,有着非常强的外交能力,因此通过突出安全议题,在各国领导人之间游刃有余地展示自己的外交能力,是他的“加分项”。此次大选之前,内塔尼亚胡不仅频繁接待来自拉美和欧洲的领导人造访以色列,还主动前往美国参加“以色列-美国公共关系协会”的年会,并与特朗普举行会谈。特朗普本人也送上“神助攻”,在戈兰高地问题上宣布支持以色列,给予内塔尼亚胡巨大的外交支持,希望将此转化为内塔尼亚胡的国内政治资本。
 
但必须指出的一点是,美国和以色列的关系,并不是简单的“影响与被影响”关系,事实上以色列在叙利亚问题、巴以问题和伊朗问题上,有着巨大的主动权,美国很多时候则是被动的应对。即使是奥巴马时期与内塔尼亚胡关系紧张,以色列仍然在巴以问题和伊朗核问题上坚持自己的强硬主张。从奥巴马到特朗普,以色列在叙利亚境内的军事行动,大多也是自己决定,不会与美国提前沟通。那种认为美国决定以色列内政外交的观点,往往是不熟悉以色列乃至中东地区具体事务的“美国专家”做出的。
 
来自“蓝白阵营”的挑战
 
但是在这次大选中,内塔尼亚胡面临着来自于“蓝白阵营”(以色列中间政党“未来党”与一些以色列前军界高层组建的政治竞选联盟)的挑战。一方面,针对内塔尼亚胡的贪腐丑闻,极大的损害了内塔尼亚胡的政治形象。其中,内塔尼亚胡主导的购买潜艇事件,负面影响最为严重。2011年内塔尼亚胡担任总理时,曾经力主从德国购入具备“二次核打击能力”的潜艇,而当时就有批评认为,以色列周边敌手并不具备完全摧毁以色列国防的实力,因此购置这类潜艇并无必要;而且德国制造的潜艇,其相关信息和数据很可能被周边阿拉伯国家掌握,比如埃及同样也可以从德国购买潜艇,因此此单交易可能会对以色列国家安全造成损害。事后根据以色列国内调查发现,德国潜艇制造商蒂森克虏伯公司的律师与内塔尼亚胡的法律顾问是同一人,内塔尼亚胡很可能在购买过程中涉嫌腐败。在经历了两年多的司法调查后,以色列总检察长办公室在数月前决定起诉内塔尼亚胡。在以色列国内,司法起诉尤其是针对政治高层的司法起诉,往往意味着司法机构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有信心“扳倒”当事政客。因此未来以色列法院如何判决,将很可能决定内塔尼亚胡的政治前景。
 
另一方面,内塔尼亚胡的“安全先生”美誉,也受到了“蓝白阵营”的挑战。“蓝白阵营”领导人,比如本尼·冈茨曾经担任以色列国防军总参谋长,摩西·亚阿隆曾经是以色列国防部长,拉皮德是以色列中间政党“前进党”领导人。因此“蓝白阵营”既有中间派要求改革以色列政治社会的热情,也展示出能够保卫国家安全的形象。尽管内塔尼亚胡和利库德集团极力将“蓝白阵营”描述为“左翼政党”,尤其是突出本尼·冈茨妻子的以色列左翼社会团体的身份,但是无论从“蓝白阵营”的宣传片还是宣传口号,“蓝白阵营”都俨然一个右翼政党,因此必然会瓜分内塔尼亚胡和利库德集团的选票。因此,内塔尼亚胡和利库德集团在此次大选中面临极大的政治压力。
上一篇:美国国会内部“惩俄”热情有所减退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