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报

公然无视国际法 日本被指“海盗捕鲸国”

2019-01-10 15:00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公然无视国际法 日本被指海盗捕鲸国 日本未来重启商业捕鲸后的范围,只会在日本近海及日本专属经济区进行,不会在南极进行捕鲸。因为根据《南极条约》,只允许国际捕鲸委员会成员国在南极进行以科学研究为目的捕鲸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刘星 因为捕鲸问题而频招
公然无视国际法 日本被指“海盗捕鲸国”

日本未来重启商业捕鲸后的范围,只会在日本近海及日本专属经济区进行,不会在南极进行捕鲸。因为根据《南极条约》,只允许国际捕鲸委员会成员国在南极进行以科学研究为目的捕鲸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刘星

因为捕鲸问题而频招非议的日本政府,在去年年底明确表示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的坚定立场,并且希望在“退群”后,能重启过去被禁止的商业捕鲸活动。对日本来说,这是一直以来重视国际协调合作战略的一大转变。日本从“二战”后几乎没有退出国际机构的前例,这次退出极为罕见。

消息被日本媒体曝光后,随即引发反捕鲸国家的反弹。实际上,日本政府多年来屡次提案恢复捕鲸的愿望,近年来也获得部分国际捕鲸委员会会员国的支持,日本的退出或许对该组织和鲸豚保育造成不小的冲击。

 

日本为何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

 

在过去两个世纪,人类为了获取鲸鱼身上丰富且昂贵的经济利益,在全球大量捕杀,造成各类大型鲸类数量急剧下降至危险阶段。为保护它们并维持海洋生态平衡,国际社会在多次协商后于1946年组成国际捕鲸委员会,目的是为了保护鲸鱼资源及捕鲸产业有秩序发展,全面禁止商业捕鲸。

日本是在1951年加入国际捕鲸委员会的。在现今总共89个会员国之中,日本与挪威、冰岛等35个国家同为国际捕鲸委员会里的“支持捕鲸派”,而委员会内的主流仍是以澳洲、英美等50国“反捕鲸派”为主,其余的为中立派。

国际捕鲸委员会在1982年通过禁止商业捕鲸公约,从1986年开始严格禁止商业捕鲸。当时有7国反对,分别为巴西、冰岛、日本、挪威、秘鲁、韩国和苏联。中国、智利、菲律宾、南非与瑞士投弃权票。加拿大更因不愿受限制,索性在1982年退出委员会,而有食用鲸肉传统的日本,更是每年与挪威一起成为环保团体抨击的主要对象。

捕鲸禁令实施后,日本从1988年起暂停商业捕鲸。但作为国际捕鲸委员会的成员国,日本政府的立场依然希望能够恢复商业捕鲸,多年来也以“鲸豚数量已经获得恢复”“保存日本传统食文化”等理由,向国际捕鲸委员会提案希望重启商业捕鲸。

最近的一次是在2018年9月举行的国际捕鲸大会上,当时日本在大会中提案,希望能重启部分资源丰富鲸种的商业捕鲸,不过遭到否决。这场捕鲸国与反捕鲸国之战,日本当然不是唯一的鲸类猎杀国。1992年,冰岛便宣布脱离国际捕鲸委员会,不在受到相关公约与规范的限制;1993年,挪威也重启商业捕鲸,冰岛则是自2006年开始。

日本等支持捕鲸的国家与澳洲等反对捕鲸的国家间对立严重,日本政府评估如果继续留在国际捕鲸委员会很难重启商业捕鲸,因此,有意在2018年年底前对外表明退会意向。去年9月,以日本农林水产副大臣身份与会的公明党参议员谷合正明就说,“不得不仔细研究所有的可能方案”,暗示日本有可能选择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

实际上,支持捕鲸的加拿大,过去也在1982年时因不满国际捕鲸委员会而退出。挪威与冰岛对于商业捕鲸的禁令也时常不予理会、同时也是支持日本重启捕鲸的盟友国家。在国际捕鲸委员会成员国之中,有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如非洲的肯尼亚、坦桑尼亚、加勒比海岛国等)支持日本。但如今的国际捕鲸委员会,反捕鲸色彩浓厚,日本眼看重启商业捕鲸无望,加上现行的南极海调查也可能无法持续下去,因此决定退出。

时隔半年左右,日本政府的意向终于在2018年12月20日明朗,根据日本水产厅向媒体透露,政府已确定要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并且将来重启商业捕鲸。

日本在2019年1月1日之前向国际捕鲸委员会秘书处发出退会通知,原则上在提出后的隔年6月30日正式生效。不过日本方面也表示,未来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后,不会在南极海捕鲸,而是回到日本近海和专属经济海域内猎捕,并且希望仍可以观察员身份,继续参加国际捕鲸委员会科学委员会的鲸鱼调查研究。

 

为捕鲸违反国际法院裁决

 

日本捕鲸的历史悠久,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捕鲸、食鲸国之一。然而随着近代海洋生物保护意识的增强,日本的捕鲸文化受到许多西方国家的谴责。在日本加入国际捕鲸委员会以后,虽然仍极力争取捕鲸权,但是不敌其他反对捕鲸的会员国的要求,商业捕鲸活动后来也在1988年宣告中止。

无法进行商业捕鲸的日本,此后多半靠冰岛等国家输入鲸鱼肉品,但市面上流通并不广泛、消费数量急剧下降,“吃鲸鱼肉”也逐渐成为日本饮食文化中的世代断层。

虽说不再为了商业活动捕鲸,但日本又拿出另一套说词:为了有效利用科研调查所得的鲸肉,所以将调查研究后所剩的鲸肉提供给食用市场。

1986年,国际捕鲸委员会允许日本以“科学研究”为目的,在南极洲和北太平洋捕鲸,但并未同意其作为商业用途。在这一过程中剩余的鲸鱼副产品(鱼肉、鱼油、皮骨……等)也能够依照国际捕鲸委员会的规定在市场贩售。日本于1987年在南极海、1994年在西北太平洋持续以调查鲸鱼资源为由进行“科研捕鲸”。

然而即使以“科研捕鲸”为名义,日本的捕鲸活动仍然在海上与反捕鲸团体发生冲突。在过去数十年来,国际间对日本捕鲸的施压和抗议不曾减少,甚至屡次爆发双方渔船冲撞、破坏船只的事件。一家知名国际环保团体也曾经指控,日本利用科学调查的名义,来掩护非法走私鲸鱼肉,表面上科研捕鲸、实际上是商业捕鲸!

日本近年的“科研捕鲸”行为也遭到国际社会诟病。反对捕鲸的国家、科学家和环保组织认为,日本根本没有必要“科研捕鲸”,这只是商业捕鲸的伪装。

1994年,日本所谓“科研捕鲸”延伸到北大西洋,非营利组织“海洋守护者协会”也开始与日本捕鲸业针锋相对,日本政府则对其过激的阻扰行为也数度表示抗议,认为已经威胁到日本船员的生命与财产安全。

日本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做法,当然不被反捕鲸国所接受。到了2014年,澳洲为捕鲸问题将日本状告上国际法院,同年3月国际法院作出判决,认为日本在南极海域高达每年935头的“捕鲸科研计划”没有必要,要求在计划改善前,日本政府不得再发出捕鲸许可。同时禁止日本以“科学研究”之名在南极海进行捕鲸。

面对国际法院的裁决,日本政府则坚称,必须通过捕捉来调查鲸豚数量,调查鲸豚是否濒临灭绝。根据日本政府的说法,相关捕鲸工作完全符合规定。因为“共同船舶株式会社”是受日本鲸类研究所委托,专门负责调查捕鲸的公司。而其捕鲸工作则是农林水产大臣依据《国际捕鲸管制公约》第八条第一项予以核准,从1987年开始进行以科学研究及调查为目的的捕鲸工作,调查结果呈交国际捕鲸委员会的科学委员会,调查所得的鲸肉等渔业资源,则按照《国际捕鲸管制公约》第八条第二项规定,由“共同船舶株式会社”负责加工贩售。

日本忍了一年多,两艘“调查捕鲸船”在2015年12月1日还是从山口县下关市出港,航向南极展开新一波“科研捕鲸”,这也是日本因国际法院判决中断南极捕鲸事业近两年来,首度重回南极捕鲸,这一次日本将国际法院的裁决抛在一边。

 

日本将重返“大捕鲸时代”?

 

2018年年底,日本拋出震撼弹,宣布将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并重启过去被限制的商业捕鲸活动,最快会在2019年7月正式生效。日本的宣告遭欧美媒体炮轰。因为捕鲸问题而与日本多次磨擦的澳大利亚政府环境部长普莱斯表示:“我们强烈希望日本能够留在国际捕鲸委员会,不过要退出,那也是日本的问题。”

长年对抗日本捕鲸的澳洲海洋保护协会批评:“日本如果真心想保护鲸鱼,就不应该背离国际捕鲸委员会!”协会同时指出,日本如果退出,将会是一个危险的先例,忧心会引发其他支持捕鲸的国家效尤。

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后,日本将无法在南极海域展开捕获调查,但日本也将加入挪威和冰岛的商业捕鲸行列,日本商业捕鲸的作法无疑将受到国际社会与环保团体的批评。

不少环保人士已经开始担心,日本恐将变成“海盗捕鲸国”。动物保护机构“国际人道组织”负责人贝农指出:“如果日本离开国际捕鲸委员会后,继续在北太平洋残杀鲸豚,将是完全违反国际法的行为。这是无视国际规范,变成海盗捕鲸国。”

虽然日本退出后就能增加恢复商业捕鲸的可行性,不过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捕鲸行为必须通过国际机构进行适当管理,日本是此公约的缔约国也受到制约,至于未来将成立新的国际机构“另起炉灶”或是以观察员的形式与国际捕鲸委员会大会或科学委员会继续维持关系,目前仍在商讨之中。

上一篇:加方要求放人时何曾考虑过孟晚舟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推荐